首頁

您當前的位置:港人自講 > 橙現·OranSee 正文

【專稿】陳弘毅:「政改」第二輪諮詢初探

掃描QR Code 分享到WeChat ×

文|陳弘毅(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特區基本法委員會委員)

【專稿】陳弘毅:「政改」第二輪諮詢初探
港大法學院教授陳弘毅。圖片來源:網絡

全國人大常委會在2014年8月31日就香港「政改」問題作出重要決定(以下簡稱「八三一決定」)後,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2004年對香港《基本法》的解釋中所確立的香港「政改」的「五部曲」程序,下一步便是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起草並向香港立法會提交具體的「政改」方案。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已經表明將會啟動這次「政改」的第二輪諮詢,就2017年行政長官普選的具體方案諮詢香港社會人士的意見。但是,香港的「泛民主派」政黨和立法會議員已經表示,他們反對八三一決定就特首普選所設定的框架,他們不會參與第二輪政改諮詢,並且會在立法會投票否決特區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另一方面,雖然在九月底開始的「佔中」抗議活動到了12月15日終於全部清場,但社會的分化和撕裂仍然嚴重。

在這情況下,香港的政局和社會狀況正處於香港回歸祖國以來最困難的時刻,香港前面的路——包括政改的路——怎樣走下去,的確需要我們群策群力,尋求出路。現在我們面對的其中一個主要問題,就是「政改」第二輪諮詢的問題。

香港「泛民主派」人士反對八三一決定,主要是不滿意它就特首普選的候選人的提名程序定出的框架,認為它不符合關於民主普選的「國際標準」,不是「真普選」。更具體來說,「泛民主派」人士認為在八三一決定所規定的提名制度下,中央將對於哪些人會成為最終「出閘」的兩至三名候選人,進行操控,導致香港選民在普選時將沒有「真正的選擇」。

我認為在政改的第二輪諮詢的階段,特區政府應鼓勵香港社會人士參與設計一個既符合八三一決定、又能爭取到絕大多數香港市民支持的具體提名和普選方案。這個方案一方面應能保證最終候選人是「愛國愛港」人士,避免普選選出與中央對抗而中央拒絕任命為特首的人的「憲制危機」。另一方面,這個方案應具備足夠的開放性和民主空間,以表明中央無意對於哪些人會成為最終「出閘」的兩至三名候選人,進行操控。

【專稿】陳弘毅:「政改」第二輪諮詢初探
首輪政改咨詢報告。圖片來源:港府

更具體來說,以下課題都值得在第二輪諮詢時予以重視:

(1) 按現有的選舉委員會設計提名委員會時,現有的三十八「子界別」是否和如何調整和優化,以增強其代表性和擴大其選民基礎;

(2) 產生候選人時,是否採用「兩階段」的提名程序,第一階段採用現有提名委員會的提名安排,由若干名提名委員會成員聯合推薦「參選人」,然後在第二階段,由提名委員會全體成員投票產生正式「候選人」;

(3) 如採用上述「兩階段」的提名程序,是否和如何安排香港社會人士就有關「參選人」應否成為「候選人」表達民意,以供提名委員會參考;

(4) 如果第一階段產生的「參選人」人數不超過三人(例如是三人),是否可考慮採用「十三學者」建議的「名單投票制」,由提名委員會全體成員就三人名單一次過投票,如果三人中沒有與中央對抗人士(即不符合「愛國愛港」標準者),那麼三人名單應獲得過半數票通過成為正式候選人(如果不能通過,則採用其他投票方式產生最少兩名得到提委會過半數支持的候選人);

(5) 在普選的階段,是否採用「十八學者」、楊艾文教授和一些其他人士建議的「由市民守尾門」的方案,即任何候選人如要當選,必須在普選的第一輪或第二輪投票中獲得過半數(或一定比例的)參與投票的選民(包括投「白票」者和投票支持某候選人者)的支持。

總括來說,我認為最終設計出來的方案的最理想運作情況是,在提名的第一階段(即產生「參選人」的階段),產生兩名「建制派」的參選人和一名「泛民主派」提委願意支持的、並被中央視為「愛國愛港」而非與中央對抗的參選人,以上三名參選人一次過由提委會過半數通過,成為正式候選人;而在市民普選的階段,三名候選人的其中之一在第一輪投票或第二輪投票中得到所有投票者(包括投「白票」者)的過半數支持而當選,並獲中央任命為特首。當然,以上只是最理想的情況,為了處理其他可能出現的情況,第二階段諮詢時設計的政改方案也需要訂出相應的規則,以保證最終能普選產生出一位同時得到中央和廣大香港市民支持和信任的特首。

此文系作者為橙新聞獨家供稿

你可能喜歡

熱門評論

為橙新聞OrangeNews「讚好」 ×
橙新聞 每日發現新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