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您當前的位置:美人計 > 一禾 正文

一禾

旅港寫手,著有短篇小說集《破繭》,中篇小說《拯救條形碼少女》,受邀在多個網站開設專欄。

【型女有話兒】台灣插畫師陳狐狸:繪畫與寫作 缺一不可

掃描QR Code 分享到WeChat ×

  
文 | 一禾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型女有話兒】台灣插畫師陳狐狸:繪畫與寫作 缺一不可
  
說起狐狸,大多數人會想起狡猾或魅惑的妖精,而在台灣,卻有一位插畫師以狐狸自稱。
   
「多年前在英國念書時住處對面時常出現一隻紅狐狸,沒有雨的下午她一定會出現,她會躺在大石頭上曬太陽,跳上跳下的,她不知道我每天都趴在窗口看著她。對我來說我們一起度過了一整個夏天,那個夏天是焦慮困惑同時也是溫暖快樂的。後來回到台灣想要有一個新的開始,便取了這個名字,不確定這樣的名字帶給人們什麼感覺,對我來說只是個代號而已。」插畫師陳狐狸如是解釋。
       
【型女有話兒】台灣插畫師陳狐狸:繪畫與寫作 缺一不可
  

【型女有話兒】台灣插畫師陳狐狸:繪畫與寫作 缺一不可

她的名字來由好似一個童話,她的畫也如是。你可以見到,植物在女孩的身體裡生長,動物在城市裡瀰漫,爬上碩大人頭邊,化作飾物,或是夥伴。
    
「我好像擁有別人看不見的花園,大概是這樣既盲目又快樂的生活型態吧。」陳狐狸如是說。
    

【型女有話兒】台灣插畫師陳狐狸:繪畫與寫作 缺一不可

「以我自己的創作 blindness/inner garden 這個project來說,我覺得圖中的人物隱喻著我自己。某個程度上,我的生活非常自我而且封閉,工作的型態讓我可以離群索居,對於外面的世界時常感覺非常隔閡,但同時我卻覺得自己擁有非常多,可以從閱讀或電影或藝術作品裡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
   
圖中的女孩都沒有眼睛,她們可能喪失觀察現實世界的能力或興趣,但在頭的內部卻長滿了植物,開滿了花。」
   
據陳狐狸介紹,她大學唸的是純美術,但有意識地開始畫插畫是在英國念插畫研究所時開始的。畢業之後便開始全職畫插畫。
   
「一開始畫很多報紙副刊的插畫,靈感來源多是文學作品裡的片段,我喜歡把片段化為圖像再重新組合起來。特別喜歡有一點超現實的構圖,圖畫可以超越文字,有可以被獨立解讀的意義。不確定受哪個藝術家影響比較大,厲害的藝術家或插畫家太多了,無形的影響也太多了。」
   
除了繪畫外,陳狐狸亦在網絡撰寫專欄。
   
「這個專欄是自發性的,是我與工作室的夥伴陳吉寶一起進行的,會開始寫專欄的初衷其實是當時我們想要做獨立出版的雜誌,但沒有錢也沒有任何實務經驗,便決定從blog開始。我們特意捨棄一般介紹藝術家的方式:像是專注於藝術家背景、創作脈絡或是較嚴肅的critique等書寫方式,而以比較私密的語言表達我們對攝影以及插畫的想像,這個形式的書寫後來也延續成《視覺講義 —— 二十四位當代青年藝術家的圖像敘事》這本書。」
  
陳狐狸表示,可能因為有閱讀的習慣,書寫是一直在她的生活中。
 

【型女有話兒】台灣插畫師陳狐狸:繪畫與寫作 缺一不可

【型女有話兒】台灣插畫師陳狐狸:繪畫與寫作 缺一不可
   
「寫東西不容易,但慢慢想慢慢建構還是可以完成,反倒是繪畫,雖然一直在走這條路,但試圖建立自己的圖像風格,試圖避免流俗與媚俗,嘗試拒絕不屬於自己的工作,這些對我來說都非常難。」
在香港,出書從來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出版社看中作者在網絡上的人氣,這種情況在台灣是怎麼樣呢?陳狐狸也有她自己的看法。
  
「我不確定在台灣出書是否容易一些,但幾年前收到出版社的出書邀約時確實是非常驚訝與開心的。我的確覺得現在的出版市場可能在意『會不會賣』多過『作品好不好?』,但台灣漸漸有些微型的獨立出版社是跳脫這樣的思維的。」
  
在出書過程中,陳狐狸遇到最大的挑戰便是「時常消失幾個月不回信的出版方吧。」
  
【型女有話兒】台灣插畫師陳狐狸:繪畫與寫作 缺一不可

【型女有話兒】台灣插畫師陳狐狸:繪畫與寫作 缺一不可

她回憶,當時常常陷入不確定這本書還要不要做的情況裡,同時必須完成訪問二十幾個藝術家的工作。
  
「其中來回的信件往返,藝術家們有的比較隨興回信很慢,有的藝術家非常願意幫忙而且溫馨,但這也讓我們處在覺得出版時間再拖下去實在對不起人家的痛苦裡面。這些挑戰實在沒辦法克服,只能忍受....。但是和藝術家聯絡、訪問以及撰寫專文的過程完全是開心的,email裡的那個人的說話方式、他們的訪談回答,再和他們的作品對照,真的是非常有趣的過程。」
    
作者Blog:https://fussyching.wordpress.com/

你可能喜歡

熱門評論

為橙新聞OrangeNews「讚好」 ×
橙新聞 每日發現新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