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您當前的位置:美人計 > 一禾 正文

一禾

旅港寫手,著有短篇小說集《破繭》,中篇小說《拯救條形碼少女》,受邀在多個網站開設專欄。

【型女有話兒】旅美時裝設計師Bei Kuo:顛覆標籤的性感

掃描QR Code 分享到WeChat ×

文 | 一禾(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型女有話兒】旅美時裝設計師Bei Kuo:顛覆標籤的性感
  
2015年紐約春夏時裝週結束後,一個被譽為「台灣之光」的設計師Bei Kuo在大小時尚媒體裡不斷曝光,她男裝系列「你不存在」(You Don’t Exist),在展示之後受到style.com、英國版《VOGUE》等青睞,更入選i-D雜誌「5位最喜愛的Parsons設計師」,還被Lady Gaga穿上了身——這樣獨特的光芒,讓筆者也忍不住留意起來,直到真正訪問到了Bei Kuo時,她卻這樣說:
   
「不想要『台灣之光』這個稱號,因為我真的不是。每天,我只是為生活汲汲營營,努力做好自己想做的事情。不是為台灣付出很多貢獻的人,才算台灣之光嗎?我不知道我到底為台灣做過什麼。」
  
儘管媒體將這廿幾歲的女孩捧得天高,Bei Kuo坦言,自己在紐約打拼4年,一路走來,困難重重:「沒有朋友、沒有家人,沒有任何的人際關係,不管你在台灣接到的案子再怎麼多,合作的客戶再怎麼厲害,來紐約根本沒人認識你,一切就是從零開始。」
     
【型女有話兒】旅美時裝設計師Bei Kuo:顛覆標籤的性感
Lady Gaga身穿Bei Kuo的設計

  
Bei Kuo在台灣本就學習服裝設計,畢業後趕上台灣新銳設計師熱潮,去了朋友的品牌下工作,卻因看不到發展前途而焦慮,這才輾轉去紐約讀Parsons研究所。
   
「還在研究所時,我費了很大勁才過語言關,努力做完畢業製作,得到了一些媒體青睞,卻因身份問題,很難找到工作,好不容易拿到了工作簽證,又因為要自己的牌子還在初期階段,缺乏資金而煩惱。」
   
Bei Kuo告訴我:紐約的機會雖然很多,可是生活壓力真的很大,你以為天天過得光鮮亮麗,其實常常躲在被窩裡哭。 
   
或許是骨子裡透著倔強,Bei Kuo撞破南牆,也想闖出一條自己的路。在台灣,Bei Kuo以設計女裝出身,卻不安於台灣對於美麗的刻板印象,終於走去紐約,嘗試不一樣的事情,決定試試看男裝。
   
終於,Bei Kuo的畢業展以男裝呈現,並用上解構的中國字布花和hologram embossed,雖然有國字的元素,但其實整個系列的顏色其實充滿未來感,令她在時裝週上,贏得矚目。
  
【型女有話兒】旅美時裝設計師Bei Kuo:顛覆標籤的性感
  
但這還沒完。Bei Kuo做了一個更為勇敢的決定:設計內衣,開創內衣品牌The End,在女人貼身衣物上,貼加環扣元素,配以獨特剪裁,打造獨特的美麗。
  
【型女有話兒】旅美時裝設計師Bei Kuo:顛覆標籤的性感
  
【型女有話兒】旅美時裝設計師Bei Kuo:顛覆標籤的性感
   
「台灣很多事情都非常的單一,種族,膚色,語言,流行,連對美的定義都非常單一,單一到非常無趣。在台灣的審美標準來看,我從小就被框架住覺得自己不是一個漂亮女生,塌鼻子小眼睛的,對自己的樣子沒什麼自信,但是我也就deal with it,反正從來不是想要照著體制走,也不會去迎合別人的喜好做樣子。搬來紐約之後,來到的是一個種族,性別和文化非常多元的城市,我的亞洲式小鼻子小眼睛,變成exotic的,莫名其妙,開始有人以『What is it like to be the hot girl?』作為訪問我的開頭。我當然還是不知道『What is it like to be the hot girl?』,但是我知道 empowered in my own skin 比任何外在的打扮都還來得重要,而The End 的源頭算是來自這裡吧。」Bei Kuo如是說。
   
儘管如此,說起台灣,說起家庭,Bei Kuo依然滿是無奈,她甚至在臉書上表示,不敢讓父母看自己的訪問,對此,她又向筆者做出進一步的解釋:
   
「我臉書上的親戚大概會把這篇訪問轉給我爸媽看吧(無奈)。我爸媽就是普通的亞洲父母,我的家境小康但他們非常地省,我和妹妹其實也有點遺傳到省錢這件事,我們從大學到台北甚至一路到紐約念,五六年來都是住在一起,睡在同一張床上,一直到去年搬家才有自己的房間。為了省錢,住過的房子也都怪的不可思議。爸媽沒有談得上特別嚴格,但也不是特別開明,小的時候貼個紋身貼紙,我爸爸是把我們臭罵到哭還被用菜瓜布狂刷。國中的時候我跟著人家穿著低腰褲,被媽媽罵著這樣出去會被人家強暴(但我媽很少這麼偏激啦,在此澄清)。」
   
【型女有話兒】旅美時裝設計師Bei Kuo:顛覆標籤的性感
       
【型女有話兒】旅美時裝設計師Bei Kuo:顛覆標籤的性感
    
但我就是一直去挑戰他們吧,可能最後拿我沒輒才讓我去念設計。說到這樣,應該多多少少懂我的意思,為什麼『不敢讓爸媽看你的訪問』,今天如果我把我整個品牌和我現在的形象搬到台灣去做,說真的我會被貼上的標籤會是什麼?更別提我的父母了。我不認為台灣的市場和文化還夠開明到接受我的形象,在紐約生活雖然辛苦,可是我的活很忠於自我,不會被任何人judge。他們支持我做我喜歡的事情,但完全不知道我在幹麻,一直到現在我在紐約,天邊皇帝遠,我做什麼他們也看不見。」
  
就算被誤會,Bei Kuo依然努力著,希望把The End做起來,「品牌在今年3月正式上線,一開始前幾個月的經營模式本來是made to order,但是前幾個月突然有一個很大的買手店在San Francisco下了訂單,made to order的模式無法負荷,所以開始要逐漸轉型。不過還是計畫能有一些mini collection能保持在made to order的模式,當然也在努力尋找新的買家!」
  
最後,當問起Bei Kuo對於型女的看法時,她如是說:「不要當個廢物,好好生活,知道自己在幹嘛,就是型女。」
   

你可能喜歡

熱門評論

為橙新聞OrangeNews「讚好」 ×
橙新聞 每日發現新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