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您當前的位置:美人計 > 一禾 正文

一禾

旅港寫手,著有短篇小說集《破繭》,中篇小說《拯救條形碼少女》,受邀在多個網站開設專欄。

【型女有話兒】塔羅牌占卜師EKEE:自稱很悶的自由人

掃描QR Code 分享到WeChat ×

文 | 一禾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型女有話兒】塔羅牌占卜師EKEE:自稱很悶的自由人

   
如果你經過銅鑼灣,那你或許會在怪誕小店裡,偶遇這樣一個塔羅牌占卜師:時常扎一對丸子頭,雙眼閃著緋紅眼影,手臂飄著桃紅心形紋身,對著鏡頭,露一個陽光笑容或冷酷表情,沉著又俏皮地把玩手中的塔羅牌,助人排憂解難——這就是EKEE。如果這世上真有小魔女的存在,那她一定是其中之一。
    
「自我介紹其實幾老土的一件事。」EKKE在訪問開始時如是說,「因為我沒什麼特別的嗜好,說起職業也很尷尬,你可以說我是塔羅牌占卜師,也可以說我是老師,因為我也教其他人占仆,我曾經也是一個傳媒人,做了七年電台DJ,我還寫書,做音樂,唱歌,寫歌,寫詞,畫畫,兩年前開過一個畫展,之後就懶了。所以,我其實是一個自由人。」
    
【型女有話兒】塔羅牌占卜師EKEE:自稱很悶的自由人

    
對於聽開電台的人來講,DJ Evita Wong(伊維特) 這名字大概並不陌生,但或許不少觀眾都難以將這甜美聲線,與占仆師EKEE聯繫到一起。我覺得DJ這個工作我玩夠喇。不是說它不好,但我覺得自己可以玩的、體驗的已經够了,人生也就幾廿年,我已經擺了七年在DJ這個工作上,它也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我想是時候去試試其他我喜歡的事情啦。」說起從媒體界的華麗轉身,EKEE瀟灑地好似一陣風,並沒有想太多,卻一口氣做了很多。
    
離開七年的DJ生涯後,EKEE發現了她的心頭好:塔羅牌。
 
「塔羅牌好靚,而且好抵,幾百蚊就可以買幾十張畫,最初就是這樣喜歡它的。」EKEE笑談自己對塔羅牌的情有獨鍾。後來她發現,原來塔羅牌可以幫到好多人,可以解答許多人的問題。「別人的問題對於我來說其實一面鏡,所以答得多其他人的問題,其實也幫助了自己。」
    
【型女有話兒】塔羅牌占卜師EKEE:自稱很悶的自由人
  
EKEE在怪誕小店裡閱人無數,依靠塔羅牌為他人治愈心靈,同時也成了許多人的「樹洞」。
  
「因為做塔羅牌占卜私隱度比較高,所以好多人會將好多自己的秘密講出來,例如我見過一個比較年輕的男仔,他好靚仔的,他說好多女仔好鍾意他,我說那不是很好?然後他說:但我好想有一個男朋友。那一刻我覺得很詫異,可能他的樣子並不讓我覺得他喜歡男仔。然後我又覺得,真是慘了,阿仔又不敢將心事說給其他人聽。於是我便想辦法幫到他。還有一些客人身份比較特別,例如有外國唐人街黑社會的老婆,不知為何回來香港找我來塔羅牌占卜。」說起這些經歷,EKEE滿是笑聲,或許每一次與客人的互動,都是值得回憶的快樂吧。
    
但在崇尚科學的今日,塔羅牌是否是一種值得在香港甚至全球進行推廣的文化呢?
    
對此,EKEE如是說:「我覺得塔羅牌不是一種文化,而是上天給我們的一個工具。這種占卜的市場是很大的。有無限種方法可以占卜,解答心中疑惑,可以說這是上天給我們的禮物,我想對世界各地來講,它都有一席之地。」
  
同時,EKEE表示,在香港開店做塔羅牌占卜,經濟完全無問題,又開心又幫到人。「所以我都鼓勵其他人試下自己搞生意、做自由人,不一定要幫人家公司打工,為人家拼命賺錢,你可以試試爲了自己而拼命。」
    
除了占卜之外,EKEE仍然堅持書寫血腥故事與錄製專輯。
    
【型女有話兒】塔羅牌占卜師EKEE:自稱很悶的自由人

   
「我的新歌已經做好了,但還沒有錄,因為我的團隊比較忙,而我九月三個禮拜去靈修。同時,之前我已經寫了一系列的血腥故事,但最近停了,一些讀者表示想繼續看,所以我會繼續寫下去。」
    
說起血腥故事,EKEE自認內在除了喜歡幫人外,另一部份很黑暗,很多血腥、現實中不可能做的事情,都在她的腦海里進行,於是她選擇用文字來實現。
    
「但我的私生活好悶。」EKEE笑著說,「說了恐怕會叫你失望,我起身就返鋪頭,完成工作後就回家,好少同朋友出街,就算和最好的朋友也可能一個月食一兩次飯。我屋企無電視。唔煙唔酒,唔去夜店,回家看到貓就好滿足。」
    
【型女有話兒】塔羅牌占卜師EKEE:自稱很悶的自由人

  
最後,說起心目中的型女這個話題,EKEE表示,她心中的型女,未必是大眾眼中的那款型。「現在大多數人將型同潮歸為一類,但我覺得潮人這個說法已經老土得不得了。我覺得型女這件事是天生的人,天生的樣子可以襯到有性格的衫,或者天生就有與眾不同的性格,所以這不是後天能培養出來的氣質。」EKEE如是說。

你可能喜歡

熱門評論

為橙新聞OrangeNews「讚好」 ×
橙新聞 每日發現新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