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您當前的位置:美人計 > 一禾 正文

一禾

旅港寫手,著有短篇小說集《破繭》,中篇小說《拯救條形碼少女》,受邀在多個網站開設專欄。

【型女有話兒】雙面插畫師李思汝:從「邪惡」中認清自我

掃描QR Code 分享到WeChat ×

【型女有話兒】雙面插畫師李思汝:從「邪惡」中認清自我

                           

Afa Annfa 李思汝,一枚英俊又漂亮的「矛盾體」:蓄超短的髪,男仔頭打扮,卻天生有股纖瘦的性感;一眼望去,你猜她一定是模特兒,那只對了一半,另一半,則是頗有天賦的插畫師,包攬平面廣告、雜誌專欄、電視廣告、網上短片甚至手機軟件等媒介,與Dr. Martens、 i.t、Jurlique、Free People、McDonald’s、WeChat以及Fujifilm等品牌合作過聯乘企劃,及為方大同、陳奕迅、和盧凱彤等歌手MV畫動畫;2015年6月舉辦了首個個人畫展《The Silent Family》,吸引超過十多個媒體相約邀訪。你想,她的簡歷該是從插畫開始吧?那又錯了:2009年,她因心癢,才棄4AS廣告公司美術總監,兩袖一揮,才做了freelancer。

「理工大學設計學院畢業後,在4As廣告公司McCann Erickson( 現已改名為McCann & Spencer) 當了幾年美術指導,不分晝夜地工作。其實老闆Spencer待我很好,給了我很多非常好的學習機會,也教會了我很多,只是自己始終不安於份,想試試插畫的工作。」李思汝回憶道。

               

【型女有話兒】雙面插畫師李思汝:從「邪惡」中認清自我

                    

【型女有話兒】雙面插畫師李思汝:從「邪惡」中認清自我

                 

在李思汝看來,作為廣告人,工作是構思創意點子,定下方向,再實踐;而自由插畫師則不同,除了工作上的自由外,構思也更獨立,做出的項目也完全屬於自己。掙扎將近半年,她提出離職。「為了生活,當時選擇做廣告freelance, 插畫師和模特兒一起做。老闆和我現在還是朋友,當時我離職後的第一份廣告插畫工作,都是他給我的。」回憶過去,李思汝心懷感恩。

香港廣告界最出名大概是「chur」,坊間傳言:OT無極限,客戶大晒。除此之外,廣告的設計也要應付各種市場需求,光有好點子不可行,要有觀眾buy,才可——相信這也是許多文青難以接受的。不過,李思汝不以為然:「廣告本身就是為客戶服務、省靚招牌的行業,商業就是廣告的本質,工作很商業化是必然的,但其實今天有甚麼工作是不商業的呢?藝術?藝術買賣才是現今世界上最蓬勃的商業活動吧,比股票和房地產更炙手可熱。」

她指出,不會為工作或職業去標籤人文不文藝,「更何況我討厭今時今日的『文藝』一詞,有點變質的感覺,『文青』更像個hashtag一樣,無處不在,實在太濫用了些,甚至逐漸失去個性。說起來,讀書的時候,我們看書、到圖書館借書本來不就是生活的日常?那麼理所當然,為什麼今天某某拿著一本書拍照,馬上就變成了文藝男神女神呢?」她發出這樣的疑問。

                

【型女有話兒】雙面插畫師李思汝:從「邪惡」中認清自我

              

儘管告別廣告圈數年,但李思汝眼中的廣告圈從不缺乏文青:廣告人一樣喜歡音樂和電影,也喜歡逛美術館,在廣告界,文藝的她也從沒有交朋友上的障礙。

            

 [1] [2] 下一頁

你可能喜歡

熱門評論

為橙新聞OrangeNews「讚好」 ×
橙新聞 每日發現新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