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有片】清華畢業來港「做地盤」 內地90後這樣融入香港

影片:橙新聞

【橙訊】走入位於新界的一個地盤內部,衝擊是來自全方位的——碎石機高頻率的鑽孔聲來自四面八方,持續地隔空敲擊耳膜;打樁機則更富有節奏感,每一次轟鳴都伴隨著地面所有物料及人的震動;挖掘機的機械手臂就在身邊揮動、搬運沙石,揚起陣陣塵土令人不自覺地屏住呼吸——這些都是李思成在清華大學讀書期間從未體驗過的。

頭頂內地頂尖大學的光環,今年27歲、來自廣西柳州的李思成,從工程管理專業畢業後,第一份工就被派駐香港,在公司承建的地盤中從工程師做起,4年後已經升至地盤副經理。

「不要說名校不名校。在這個時代的青年,如果真的想對自己有高一些要求,就千萬不要去想別人有多舒服,」李思成說。「不如自己做好手上的每一樣東西,這個時代一定會獎勵有擔當有作為的人。」

【有片】清華畢業來港「做地盤」 內地90後這樣融入香港
李思成已在香港工作超過4年。圖:橙新聞

巡香港工地受啟發 「地盤都可以好溫馨」

這份香港「地盤佬」工作,結緣於一份校園招聘通知。當時準備申請出國留學的李思成,了解到這間公司有派駐境外的工作機會,「覺得人在不同的環境之中,一定會離開自己的舒適區,才會有進步,於是想換一個環境,試一試在其他地方有沒有能力實現對自己的要求」。

但躊躇滿志的高材生一來到香港地盤,發現最大的困難是「雞同鴨講」,遑論學習香港工地的規則。公司要求不喑粵語的內派員工,3個月內需要與香港同事「打成一片」,但工程進度瞬息萬變,哪有人有空教廣東話?

李思成於是利用中午休息的時間,一路又英文又普通話同香港工友請教,3個月內基本能夠以粵語溝通,避免被調回內地。而正正是通過這段經歷,令他摸索出同香港人溝通的技巧,產生自己對於地盤的新看法。

【有片】清華畢業來港「做地盤」 內地90後這樣融入香港
李思成現時任職地盤副經理。圖:橙新聞

「當時與管安全的同事一起巡地盤,見到一些師傅不戴安全帽、吸煙,一定會制止他們。同事有時激動可能會罵師傅,我就問,為什麼我們要罵人呢?其實我們說他們是為他們好,但為什麼要罵他們才肯做呢?」

李思成後來嘗試用自己的方式提醒:「喂師傅!今晚幾點返去食飯啊?屋企有人等你,你現在這麼危險,老婆仔女見到都會擔心。」當工人們笑著戴回安全帽,他發現地盤不一定要呼呼喝喝。

「為什麼地盤不可以很溫馨、不可以很乾淨、不可以很融洽?為什麼不能開開心心返工,付出血汗,帶著這種成就感收工?」他說道。「不如做一些事情去改變自己的心態,通過自己去改變工作環境、氛圍,地盤也可以很歡樂的,這是我的心態,事在人為。」

【有片】清華畢業來港「做地盤」 內地90後這樣融入香港
李思成自己摸索出一套與香港工友溝通的方式。圖:橙新聞

克服超長工時 「做實業是我的動力」

李思成的工作從每朝7時50分開始,安排好地盤的工作流程後,固定會去整個地盤走一圈,即場解決出現的問題。中午在區內唯一一間餐廳草草解決午餐後,下午就針對資源問題、管理問題,同業主開會、溝通,或者安排翌日工作。

「雖然我講得很籠統,但過程中塞滿大量工作,負責我所管轄的分區的全方位工程管理工作,包括質量、進度、成本、安全、環保;要向公司和業主匯報情況、聯絡各個環節的工人、供應商,」他補充道。「加班一、兩個小時是比較正常的,9、10點收工都不一定。」

公司規定,由內地派駐香港的員工,星期一至六都要上班,公眾假期及周日則需要輪流當值。若遇上地盤趕工,「直踩兩三個月都很正常」,基本上是「來得比香港員工早,走得比香港員工晚」。

早年若出現8號風球,內派員工需要回地盤駐守,即時掌握地盤有沒有受到影響,每一小時要向管理層報告一次情況。不過近年「天鴿」等颱風太過極端,公司為員工安全考慮放棄了這種做法。但去年「山竹」來襲時,李思成住在地盤附近、同事租住的私樓,從30幾層高眺望工地,直至風球除下。

【有片】清華畢業來港「做地盤」 內地90後這樣融入香港
李思成說,做實業是一種情懷,也是他的其中一個動力。圖:橙新聞

去年一位地盤工被問道「年輕人,究竟有咩動力驅使你喺暴雨下工作呀?係愛呀?定責任呀?」時,嬉笑著回應說︰「係窮呀!」影片在網上瘋傳,李思成也看過這段對答。訪問時面對同樣的問題,他答得一本正經:

「我們這份工的確是很辛苦。但我說服自己,我是見到實實在在的人,付出實實在在的血汗,去落成實實在在的建築物。當你有朝一日經過,可以說『這座商場是我起的,那座樓我建的』,是人生在世離開之後,自己也可以留一些東西下來。我覺得是做實業的一種情懷,也是我其中一個動力。」

清華「地盤佬」的心理落差

在工地,無論是做紮鐵、開挖掘機還是管工,在香港全部被統稱為「地盤佬」,給人的刻板印象是日薪「高過大學生」,惟工作環境惡劣、工時長、社會地位低下。

而李思成的許多同學,畢業後在內地金融公司、諮詢公司任職,他坦言「說沒有心理落差是假的」。

不過,他提到去年清華大學百年校慶的紀念電影《無問西東》,細數每個角色在不同時代都獻出自己的一分力,「我們每個人都是這個時代的產物,承載這個時代給我們的任務。我是學土木工程的,畢業的時候,不論是香港還是內地,都是大興土木的時代。我覺得我做工程自然而然就是這個時代的產物,我是為這個時代奉獻。」

「名校給我的包袱,就是我們要在這個時代舞台上扮演應該做的角色,而不對自己的處境feel sorry,」他說道。「任何一個時候,有人說『這個後生仔ok,清華畢業的』,不是我成功,是我的母校成功。如果有人說『這個後生仔ok,做事有交代』,是忘記了清華這個字,我覺得我就成功了。」

責編:陳正偉

編輯:CK Li

編輯推薦

【有片】北漂10年「回流」深圳 80後港青:心之所屬便是家

在內地讀書、工作近10年的香港人吳舒景,輾轉濟南、北京、南京、杭州等地,去年決定回到深圳工作,希望離家人近一些。

2019-04-19 09:52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