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妄指人大無主動釋法權 法律界狠批包致金誤導

妄指人大無主動釋法權 法律界狠批包致金誤導
包致金昨在論壇上發言。圖:文匯報

【橙訊】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昨日出席一個論壇時聲稱,全國人大常委會「沒有主動釋法的權力」,認為此舉會影響香港的司法自主,並會對法治帶來「長期傷害」。但本港法律界人士批評包致金的言論誤導,指根據《基本法》,全國人大常委會絕對有權主動釋法。

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執行主席、大律師馬恩國直指包致金只以普通法立場去理解《基本法》,忽略了中國憲法的地位。

《基本法》第158條列明釋法的程序,一開始便列明「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但包致金明顯忽略了這一條,只著眼之下條文,認為釋法要由終審法院提出。

妄指人大無主動釋法權 法律界狠批包致金誤導
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執行主席、大律師馬恩國。資料圖片

馬恩國說,包致金從普通法觀點單看《基本法》第158條,沒有好好理解中國憲法和《基本法》關係。「《基本法》在包致金眼中是香港的小憲法,但在中國憲法中,《基本法》只屬全國性法律。而中國憲法列明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權修改全國性法律,亦沒有預設程序,故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有權力主動釋法。」

而回歸後全國人大常委會只作了5次釋法,馬恩國認為已相當克制,並不是包致金所言沒有制約。馬恩國對包致金作為司法界重量級人物,執意說出一些有偏頗的看法,沒有教育市民正確理解《基本法》,感到遺憾。

身兼國際公益法律服務協會(IPLSAL)會長的立法會議員何君堯亦表示,九七之前,香港是跟從英國系統的普通法,但九七之後,香港是跟從《基本法》框架之下的普通法,設置了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的權力。他說,這是其他普通法地區沒有的機制,「佢哋係無一個叫人大常委會喺度解釋法例」。

妄指人大無主動釋法權 法律界狠批包致金誤導
身兼國際公益法律服務協會(IPLSAL)會長的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資料圖片

何君堯說,按照《基本法》,全國人大常委會絕對可以按需要,主動提出釋法。全國人大常委會獲人大授權去釋法,只有人大可以推翻其釋法決定。

何君堯批評包致金的言論謊謬,顛倒事實,坦言人大主動釋法是為了維護法治,法例有不清楚,自然要解釋清楚,以免有人有恃無恐,破壞社會秩序。他質疑說:「如果跟包致金咁講,便會任由梁游犯法,唔通我哋會支持犯法自由?」

妄指人大無主動釋法權 法律界狠批包致金誤導
身兼大律師的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資料圖片

身兼大律師的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表示,在1999年的劉港榕居港權案中,包致金同樣不同意人大釋法,但終審法院在判詞中清楚指出,全國人大常委會的釋法權力是憲制的權力,即使不經法院主動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也可以行使這項普及(general)且無條件限制(unlimited)的權力。

梁美芬表示,很顯然,包致金和一些法律界人士認為人大對釋法沒有主導權的說法是一廂情願,且不是法律的事實。

責編:陳正偉

編輯:s.Kong

編輯推薦

轟包致金滿嘴歪理 何君堯:人大主動釋法維護香港法治

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昨日出席一個法律論壇時,認為人大主動釋法影響香港的司法自主,身兼國際公益法律服務協會(IPLSAL)會長的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批評有關說法錯誤,相反人大主動釋法是為了維護法治,他質疑說...

2018-12-09 14:58

包致金稱人大無主動釋法權 馬恩國:相關說法無視國家憲法

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昨日出席一個論壇時聲稱,全國人大常委會「沒有主動釋法的權力」,更稱釋法會為法治帶來「長期傷害」。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執行主席、大律師馬恩國直指包致金講法有問題,認為他只以...

2018-12-09 13:20

梁美芬反駁包致金釋法言論:觀念錯誤 不是法律的事實

針對日前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言論,包認為人大主動釋法影響香港的司法自主,身兼執業大律師的立法會議員梁美芬反駁其觀念錯誤。

2018-12-09 16:11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