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夢專訪】曾壓力大致鬼剃頭及抑鬱 從西洋書法覓療癒良方

拍攝/ 剪接:范騏韜
撰文:黃展豪

【橙訊】西洋書法是一門藝術,但對Tammy來說,它還把她從壓力中拯救出來,並改變了她。

圖:橙新聞

圖:橙新聞

不能受壓 讀書時已「鬼剃頭」

Tammy自小讀書的時候,經常給自己無形的壓力,結果讀書成績不令人稱羨,反而導致身體負荷不了,「突然有一日不知為何頭頂有一部分頭髮脫落了,發現是『鬼剃頭』……之後我投身社會工作,試過有幾次都有同樣問題,才知道自己不能承受很大壓力。」英國讀書的她回港當時裝採購,繁忙工作令朝九晚六的正常工作時間變得奢侈,「旺季的時候可以是朝九晚十一,期間連去廁所也沒有時間,每晚回家匆匆食完飯睡覺。」壓力令她身體出現不良反應,而且心理上都有影響,試過崩潰爆喊,亦試過抑鬱。

圖:橙新聞

平時工作繁忙,難得的周末假日,Tammy選擇上堂學習新東西,滿足好學的心之餘還可以好好減壓,結果給她遇上了西洋書法,「本身想學的東西香港沒有相關課堂,最接近的東西就是西洋書法。我在網上簡單了解這門藝術之後,就決定報名參加了。」與酒洋書法不經意的偶遇,結果帶她脫離工作的苦海,而且還改變了她的一生。

圖:橙新聞

圖:橙新聞

從書法中忘憂


Tammy本身喜歡畫畫,但創作上絕非天馬行空、期望產出石破天驚的作品,她喜歡在藝術創作過程中按步驟班,從「focus point」中一筆一劃建構作品;與其形容建築物是藝術作品,Tammy較像一名工程師,而非建築師,「有機會可以在寫書法中達成一些東西,筆劃應該怎樣寫得好呢?寫得好,我就會有一個成功感。」如果在書法中取得成功,是她最享受的時候,「每個筆劃都很重要,你只專注第一個筆劃,但未有思考下一個筆劃如何去寫,第二或第三個筆劃可以令你寫的字前功盡廢。」

圖:受訪者提供

結果Tammy在西洋書法中找到從吃人的工作中救贖的方法,「最誇張的時候試過一星期寫足四日書法。晚上放工食完飯洗完澡便寫,寫到凌晨兩點才去睡,翌日一早七時起身上班。周末放假的話,一起身便寫,寫到食午飯,食完再寫,寫到食晚飯,食完又寫,寫夠十二個小時才捨得去睡。」

圖:受訪者提供

問她為何這麼喜歡寫書法,她說不僅當西洋書法是一種藝術,過程亦是療癒自己的方法,「寫書法的過程中我會忘記很多事,例如不記得覆電話或手頭上很緊要的事,我真的可以放低它們,令我情緒冷靜下來。」然而因寫書法而可以放下的事,理應不是非常緊急的事吧,所以書法把她從咄咄逼人的壓力中解放出來,讓她心身好好清空一會兒。

圖:受訪者提供

最佳的拯救


壓力與情緒有關,壓力不僅可以打垮一個人,因而衍生的情緒問題更加摧毀人與人之間的關係。Tammy坦言自己以是一個脾氣暴躁的人,但自從學懂寫書法之後,壓力大減,情緒都變得平和,「不是說現在自己沒有脾氣,但我知道那一刻我不應該發那麼大的脾氣,我應該好好忍耐。」「就算不是執行書寫的一刻,我都會回想很多東西,內觀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人。」

圖:橙新聞

Tammy現在已經辭去時裝採購的工作,全職教授西洋書法,教過的人數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她憶述兩次上堂的時候如何面對情緒,「有一次是祖母去世,有一次是得悉朋友快要去世,剛才我還哭得肝腸寸斷,下一刻我便要抹乾眼淚出去對着學生笑。」她說她不是故意隱藏眼淚或壓抑情緒,而是她學懂當時有需要做回老師的角色。Tammy的打工經過崎嶇不平,現在從西洋書法中找到與趣、事業及減壓的方法,脫胎換骨,「西洋書法不僅拯救了我,還改變了我。」

圖:橙新聞

責編:Emma Kwok

編輯:Wong Chin Ho

編輯推薦

【夢專訪】不甘變成社會奴隸 法律系女生上山學剷泥

崔睿玲剛滿20歲,是港大法律系的學生。她走入元朗八鄉,參加一個與別不同的實習──學習生存技能。

2020-07-22 13:45

【夢專訪】寧為木碎不為瓦全 三個鬥木男的苦行生活

錢,無論如何有點銅臭的,卻不得否認是生存的條件。在觀塘某工作坊,三個大男孩玩字當頭,為求超越生存綫,就埋首木頭堆,誓要好好做個鬥木男。

2020-07-15 14:37

【夢專訪】24歲仔裸辭上門收垃圾 一個人的回收路

黃靖羲今年24歲,半年前,他裸辭。「很孤單,環保路上感到很無力。」在疫情最嚴峻的時期,他把家居回收服務推出市面,以將軍澳區作為試點。

2020-07-08 14:21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