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夢專訪】24歲仔裸辭上門收垃圾 一個人的回收路

拍攝/剪接:范騏韜

撰文:周涴楠

【橙訊】堆填區不勝負荷是鐵一般的事實,近年香港人環保意識有所提高,「藍廢紙、黃鋁罐、啡膠樽」人人都懂得唸,不過早前有傳媒用GPS追蹤三色分類回收桶的處理過程,發現回收物最終竟然送往堆填區,不少市民大呼白費心機。

「街邊的三色回收桶早已失效,你不能怪清潔姐姐直接倒上垃圾車,因為只要有一個害群之馬掉了有咖哩汁的膠兜進去,整袋回收物都變成垃圾。」家居回收公司創辦人Jorch解釋,回收商只會收清潔的膠和鋁罐,因為清洗非常耗時費力,因此受污染的膠無奈只剩堆填的下場。

成立一人回收公司

黃靖羲(Jorch)今年24歲,大學畢業後在廣告公司打工,過了兩年忙碌的生活後,他開始思索自己的價值。「我每天辛勞加班,有沒有為世界帶來什麼改變?」未幾心裡有了答案,與其工作只為金錢勞勞役役,他更想做一些對環境有意義的事情。

圖:橙新聞

圖:橙新聞

「買外賣用了發泡膠碗,我覺得人之常情,但用完要回收是每一個香港市民都應該要做的事。」Jorch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是環保人士,只是盡責任處理好自己生產出來的垃圾──清洗乾淨然後送去回收廠(而不是街邊回收箱),好讓垃圾重生,再次成為有用的物料。

他發現,香港欠缺一個簡單方便的渠道去處理可回收的垃圾,於是他想到上門逐家逐戶回收,「沒有人會將一堆咖哩汁的膠碗,放在自己家裡一個星期,我嘗試用這個方法迫每個人洗乾淨回收物。」不靠政府和物業管理公司,他一手一腳把收回來的垃圾直接送往他信賴的回收廠。

無薪六個月

半年前,他裸辭。由看YouTube學寫App,到訂造回收籃和宣傳,全部都是他一腳踢。「很孤單,在環保的路上感到很無力。」在3月疫情最嚴峻的時期,他正式把家居回收服務推出市面,並以將軍澳區作為試點,「將軍澳的屋苑較密集,我一個人容易走完。」

圖:橙新聞

圖:橙新聞

被問到為什麼不和女朋友一起創業?Jorch搖搖頭:「要她和我一起乞食咩!」最初只有幾戶客人,到6月有近100戶登記,以月費48港元計算,公司的營業額只得4,800港元,兩個迷你倉的租金加上運輸成本,前期的創業支出仍未取回,更別說發薪給自己。「放棄?幾乎每天都在想。堅持下去是因為看到一些本來是垃圾的物品,變成有用途的原材料和廁紙,我就感到很滿足。」

他把教育視為自己的一大使命,未妥善處理的垃圾他不會收。「有一個客人,他好喜歡喝朱古力奶,我第一次上去的時候他沒有清洗,我沒有收。下星期我來到,他把包裝盒剪開了,但仍然沒有洗,我也沒有收。第三次,他不單洗乾淨裏裏外外,還剪掉塑膠扭蓋,我收了。自此,那家人所有回收物都很潔淨。」

圖:橙新聞

圖:橙新聞

垃圾徵費胎死腹中

「我給你膠樽廢紙,不問你收錢已經很好,你還要倒過來向我收費?沒有可能!」家人直斥Jorch的計劃不可行,這無疑亦是不少港人的心聲。香港人不習慣付費丟垃圾,都市固體廢物收費政策討論15年無果,本屆立法會更終止審議有關草案。他覺得很可惜,慨嘆本港環保政策非常落後,寄望自己的家居回收服務,能為減少本港整體廢物棄置量出一分力。

訪問當日,記者與Jorch共進午餐,雖然堂食但餐廳只提供即棄筷子。Jorch小心翼翼地收起筷子的包裝膠袋,免得食物沾污它,然後珍而重之地把這個看似微不足道的小袋子放進背包裡。其實環保的概念就是如此生活化,他淡淡然道:「即使今天我只收到一袋膠,我都成功阻止這一袋膠流入堆填區,阻止到它污染我們的海洋,那我今天就算是活得有意義了。」

責編:Emma Kwok

編輯:Crystal Chau

編輯推薦

【夢專訪】夫妻檔橋底補卅載 補鞋師傅想當年:問外母准不准轉行

擦鞋不光鮮,補鞋是工藝卻賺不到大錢。蘇永權子承父業,近三十年來都在美孚的橋底補鞋。他記唯有當鞋是藝術品,補鞋功夫是藝術,才會把鞋補得好。

2020-06-30 16:00

【夢專訪】手粗腳粗兼增磅廿公斤 嬌小女生玩拔河絕不放手

外號「寶寶」的鄧善盈是港隊女將和教練,這個可愛的稱號來自她嬌滴滴的外表和150 cm的身高。束着馬尾的她站在其他隊員旁邊,更顯得嬌小玲瓏。

2020-06-24 12:04

【夢專訪】競技疊杯的玩法與好處

競技疊杯的玩法看上去非常單調,難道這是對小朋友毫無益處的運動?原來事實剛剛相反。

2020-06-19 16:59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