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夢專訪】夫妻檔橋底補卅載 補鞋師傅想當年:問外母准不准轉行

拍攝/剪接:張卓傑

撰文:黃展豪

【橙訊】補鞋是工藝卻賺不到大錢,蘇永權子承父業,近三十年來都在美孚的橋底補鞋。他記唯有當鞋是藝術品,補鞋功夫是藝術,才會把鞋補得好。

傳統行業要傳承下去,子承父業是正路;蘇永權在美孚新邨一條行人天橋底踎了近三十年,曾為千萬客人補過鞋,回想師傅兼已過世的父親蘇暖,與自己在這一百平方呎左右的空間裏,一起打拼掙糊口,但不時又會爭吵起來,一切一切蘇永權都記得清清楚楚,「他和我一樣有師傅脾氣,他性格較固執,不容易接受我另類一點的補鞋方法,合作的時候會有火花出現,有時候會爭吵起來。」蘇師傅說爸爸一生氣就會離開店舖,一去幾個小時,唯有靠蘇太,即老蘇的媳婦充當和事佬,「太太出去『呵吓佢』,他啖氣就很容易嚥得下,只要嚥得下他就會沒事了。」

一隻手掌拍不響,與父親吵架,自己心中難免還有未澆熄的火,蘇師傅都需要太太「呵返」嗎?「不用啦,我會忍讓的……要學懂說對不起,對方才會順氣。」

圖:橙新聞

圖:橙新聞

問未來外母准不准轉行補鞋

雖然蘇師傅自小跟爸爸學過補鞋,但讀完書後他本身出過去闖一闖,做過印刷廠,但當日打算子承父業,他說不可以讓當時的女朋友、今日的太太覺得委屈,「她以前打算嫁給一個做印刷廠的,不是嫁給補鞋佬,我轉行準備結婚的時候,我叫她問問她媽媽,會不會不讓我做這一行,最後她們都沒大問題。」

星期一至六朝十晚七,蘇永權夫婦都在美孚新邨橋底小小的舖位默默埋首補鞋;兩個人四隻手,鞋永遠補不完,今日舖內還有好幾十雙鞋債未還,「有時候人們會在網上罵我不準時交貨。」皆因蘇師傅把鞋當成工藝品,視補鞋功夫作藝術,遇上難補的鞋又要動腦筋,結果往往舊鞋債未清,新債又至,「你交鞋給我補就預了我會遲交貨,沒辦法,我的死症來的。」

圖:橙新聞

圖:橙新聞

補鞋說易不易,說難不難。蘇師傅說,鞋廠一次大規模生產一兩個鞋款,相反做補鞋的沒有揀鞋的資格,「我們需要面對全世界的鞋款,不論是皮鞋、運動鞋、靴子、拖鞋等。」雖然追鞋債的人多,但蘇師傅未想過加價來減少工作量,讓兩夫妻工作都輕鬆一點,「低下階層確實需要我們的補鞋服務,所以收費要較大眾化。」至於收費準則,大約是同款新鞋價錢的一半左右,「客人的新鞋需要一千元,可能他們最多投資五百元補鞋,高過這價錢他們未必會補。」

根記的路?

根記補鞋由爸爸傳給蘇師傅,將來自己百年歸老,根記何去何從?他說傳承問題是難答的,「首先我有兩個女兒,但她們都沒想過做這一行,第二我們小本經營,就算請個學師仔,他的目的都是學滿師自立門戶,我很難叫他完全繼承我衣砵

。」你問蘇師父感到欷歔嗎?「地球不會因為我不存在而停頓,我不補鞋,行業又不會因為我而中斷。」「世界潮流會變,補鞋都會變……將來自有將來的方法去補鞋,不一定要有我。」

圖:橙新聞

訪問完畢,還是不時有人拉開玻璃門,低頭進入空間小小的根記。人們走上行人天橋會踩着根記,鞋踩壞了就會找根記,根記細小而頑強,永遠默默地街坊補鞋,確保街坊好好行路。但根記自己的路呢?就像靜靜的河上乘着小舟,五年後?十年後?蘇師傅兩夫婦退休的一天,大槪就是靠岸的一天,留下的是一種懷緬,但對於某些人,難免有些感慨。

責編:Emma Kwok

編輯:Wong Chin Ho

編輯推薦

【夢專訪】手粗腳粗兼增磅廿公斤 嬌小女生玩拔河絕不放手

外號「寶寶」的鄧善盈是港隊女將和教練,這個可愛的稱號來自她嬌滴滴的外表和150 cm的身高。束着馬尾的她站在其他隊員旁邊,更顯得嬌小玲瓏。

2020-06-24 12:04

【夢專訪】競技疊杯的玩法與好處

競技疊杯的玩法看上去非常單調,難道這是對小朋友毫無益處的運動?原來事實剛剛相反。

2020-06-19 16:59

【夢專訪】運動冷門被指不會成功 競技疊杯教練領港隊奪金

Winnie熱愛冷門運動「競技疊杯」,雖然她已成為教練、成立總會、帶隊參賽,但這一切,只是成功的前奏,她還要繼續付出無比的努力。

2020-06-17 13:37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