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夢專訪】把寵物繡上衣服 動物刺繡師讓愛繡作思念

拍攝/ 剪接:潘暢
文:黃展豪
死亡看似是一個終結,但對其的思念可以長存。動物刺繡師Matt把寵物的模樣刺繡在客人的衣服上,讓人延續對寵物的思念。
2017年,家中養有的寵物貓咪「爆谷」離世,當時對Matt的打擊很大,「作為貓咪及主人的關係,我想一生都會很難忘記牠。貓咪的世界只有你和牠的一個家,這個家便是牠一生,我想,貓咪去世後,我反而有沒有方法帶牠到不同的地方,和牠一起經歷更多,令思念可以延續下去?」身為時裝設計的Matt讀書時曾專修針織一科,對刺繡有基本認識,於是便把「爆谷」變成一個刺繡,印在一件白色恤衫上,這亦是牠第一件動物刺繡作品,「去旅行或出國的時候,甚至乎重要的日子都會穿上這件恤衫。」

助朋友客人延續思念
初時Matt只是因為對「爆谷」的思念而做動物刺繡,碰巧當時有些朋友同樣面對寵物離世的痛苦,「我想大家都面對同一個問題,大家都捨不得,很傷心,不停哭。」他們看到Matt的動物刺繡,亦出言希望Matt能為他們製作寵物製刺繡,Matt索性開了一個Instagram帳戶,把製作的動物刺繡作品放上網,漸漸,陸續有更多人找他製作動物刺繡。
無誰寵物是生是死,只要有相片,基本上都可以交給Matt做刺繡。因為Matt幫人做刺繡的出發點是幫人,所以每完成一件作品,都會盡量面對面與客人交收,除了可以看到客人喜歡作品與否,有時亦感受到客人與寵物的情感,「有個客人收到刺繡後,打開盒子一看說很美麗呀,謝謝你,立刻便拔足狂奔消失得無影無蹤。兩天後他給我們訊息指,如果他繼續逗留說下去,會忍不住哭起來。」

工作「享受多過辛苦」
另外有位客人,他的貓咪已二十歲了,是十足的貓瑞,難說還能留在主人身邊多久。他向Matt說,他的貓喜歡在沙化某個位置俟着靠墊躺下來,想趁貓咪在生的時候製作一個印有牠模樣刺繡的靠墊,讓牠有天離世的時候放在那個位置,就像生前的畫面一般。雖然會收客人的錢,但與期當這是一門生意,Matt反而當動物刺繡是一門工藝及藝術去做,目的是延續人與寵物的思念。

Matt每做一件動物刺繡,均需時約十五小時,這段時間無論是身、心、眼都是高度集中,愈做得多,難免對身體造成壞影響,「因為白天需要應付時裝生意工作,唯有回家晚上做刺繡,結果現在習慣了晚睡。因為刺繡工作不能隨便停下來,一做便需要起碼五小時;五小時不停繡,雙眼會感到疲勞,現在雙眼會比以往容易疲勞,加上自己本身有近視及散光,看近的東西亦較難聚焦。」

縱使刺繡工作辛苦,但Matt還是覺得「享受多於辛苦」,「滿足感在於客人收到作品後給我的反應。」有人收到後馬上哭起來,有人事後會和Matt做起朋友,交換社交媒體帳戶,「不是故意做一些事令人哭,但大家的眼淚都是出於思念。大家都可能有寵物的相片,但除了相片以外,有沒有一些東西可以穿上身,可以在特別日子讓牠們陪伴自己?」
一張枱、一個繡花架、一支針及一些毛綫便可以製作動物刺繡,寄予人們對寵物的無盡思念,每一針一綫都在編織人與寵物間的感情,是愛的延續,延續兩者的關係與經歷。
責編:林偉德

編輯:Wong Chin Ho

編輯推薦

【夢專訪】疫下大學生的生活日常 真情剖白:不覺得自己是大學生

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各間大學的上課模轉為網上授課。Vincent是今年year1的大學生,卻被疫情破壞了滿心期待大學生活。

2020-04-08 16:52

【夢專訪】追鷹13年 每週相見互相見證大家成長

由懵懂中學生開始,到現在畢業投身社會從未間斷,看著麻鷹長大、成家立室到徐徐變老,人和鷹互相見證著大家成長。

2020-04-03 13:33

【夢專訪】麻鷹用口罩築巢 疫下野生動物悲歌

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全球人人自危,人類的生活產生了覆天覆地的變化。但對於野生動物來說呢?

2020-04-01 15:40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