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夢專訪】一心連繫人與人的木工愛情小物店

文:Dustin
攝、剪:Leo

一個刺繡老師加一個結他老師,結合成了一間木工愛情小物店。白犬木工的Dickens本身有一個結他品牌,選購木材時常常會得到一些木的樣辦,隨手拿起木材就試著造一些木戒指、木筷子放上網,之後有人表示想買、甚至想學造,身旁的Canter就充當起打雜,兩人開始營運一間木工店。

初時二人是把家中的一間房當作工房,邀請客人來上課,或許是香港少見的經營模式「不需要想太多在家中是否適合,做了再說,家人不喜歡、看更不喜歡、隣居不喜歡,你自然就會租地方。」Dickens說假如當初要顧忌太多的話,或許就卡在那裡,不會有今天的白犬。

犬與木

雖然二人不介意把家當作工房,但是卻有另一位「主人」皮皮不滿「我們有一隻北京狗,牠不喜歡太多人出入,而且那些客人進進出出,牠的眼睛會沾上木粉。」就是這隻白色的北京狗,使得Dickens和Canter命名自己的品牌叫「白犬」,而且當二人在木房工作時,皮皮經常搏取關注跑進去玩,雪白的身軀會隨著花梨木粉變紅,又會因黑檀木變黑,亦因此二人另外租了一個工場。

在二人將一批木戒指放上網時,除了吸引客人,也有人找他們擺市集「但原來是在台灣的,當然不會搭飛機去,但第二次再邀請我們就決定試試,那一次就正式跟別人學木藝。」當時二人去了台灣參加一個木工市集,遇到了很多木工愛好者,市集完後更受邀去吃飯,也參觀了別人正式的工場「平時只會接觸幾種木材,那裡足足有幾十種。」二人先後去了三次台灣,每次木工場主人都會在市集後密集式教他們。

但原來Canter並不是一開始就喜歡木工「我本來是極度抗拒,因為刺繡是很需要乾淨,他每次打磨木頭會塵土飛揚,我的布都會遭殃。」但是在Dickens的「強逼」之下,也發掘出Canter的興趣「發覺木工也很有趣,每塊木也有自己個性,木紋也要到最後才知道是怎樣的,很有驚喜」。

打與捱

二人一起了4年多,相處的方式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捱「一路以來教結他或者工作上都比較嚴謹,她年紀比我少7歲,我比較兇狠會恨鐵不成鋼的去鞭策她。」Dickens也覺得自己的性格不是每個人也受得了,而Canter也不打算隱瞞「他很惡的,現在算好了一點,他爆發時就像火山一樣,在這裡罵人大堂升降機處也會有迴音,會從早上罵到晚上。」

二人有多重的身份重疊,既是情侶也是師徒、同時又是工作伙伴。初初Canter也會渴望甜密一點的關係,但因為經營這個地方,基本上跟他的活動就流連在此工作,即使離開了也是談這裡的事,不像一般情侶拍拖看戲的生活。「不過因為大部分時間都在一起,跟他磨合的時間也有很多,會慢慢互相接受和改變」。

連繫與支持

二人平時的分工會是Dickens去構思一些新的東西,像玩具槍、層層疊等,Canter就會製作一些現有的產品,去維持工坊的運作。目前二人販賣的主要都是一些情侶小物「客人有八成是情侶來造禮物,如果造戒指會二人一起來,造筆或者卡片盒送給別人的,就會自己一個來」。

Dickens打算未來多造一些玩具,而且是多人一起玩的玩具,像是爸爸造給一家人玩的彈珠台,希望作品可以連繫到人「過了三十歲就會想克服自己一些弱點,教結他時也逼學生要合奏,原因就是老師我要克服自己不懂得交流的缺點。」特別在今年6月之後Dickens想連繫的想法更強烈,因為很多相安無事的家庭,現在吃一頓飯也未必安落「我教學生也是,總有不同想法的人,
但來到這裡大家愛結他就玩結他,愛玩具就玩玩具。」身邊的Canter在現場也是初次聽到Dickens的這個想法,決意支持老闆的決定繼續營運這裡,讓他可以安心做他想做的事,這想法首先連繫到的想必就是眼前這打與捱的一對。

責編:林偉德

編輯:Dustin

編輯推薦

【夢專訪】用唐卡二次創作 畫家從藏民學懂活在當下

西藏的文化背景及風土人情令人嚮往,給人一種脫俗的感覺,難怪每天營營役役的香港人都想到西藏一洗凡塵。藝術工作者Chantal於2014年赴雲南香格里拉學習藏族傳統繪畫藝術唐卡後,不僅走出藝術作的瓶頸,用唐卡進行...

2019-08-12 14:33

【夢專訪】被指變態如雨夜屠夫 標本師:魚檔肉檔都是處理屍體

塵不一定歸塵,土不定歸土,標本師「肥文」小時候學雜貨舖店員醃製鹹魚的方法,為自己養的死去動物製作標本。曾經被人批評是「雨夜屠夫」般「變態」,他反問:豬肉檔掛着一頭豬,你會害怕嗎?劏魚及斬燒臘都是處...

2019-08-06 15:37

【夢專訪】工廈裏的陶藝植物園 籍著小物亦能表達生活看法

阿Fa和阿Jun二人也從事過室內設計,幾年前創立一間屬於自己概念的工作室。在工廈中建立綠化的小角落,更將陶藝融入其中。

2019-07-30 10:49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