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夢專訪】童星成劍擊新星 棄讀名校:想用有限的時間做好一件事

文:Alice
攝:Ming、Pan
剪:Ming

中學五年級,忙於學業是常態,大部份學生仍思索前路該如何走。吳諾弘現年19歲,中五時毅然放棄學生身份,沒有報考公開試,沒有升讀大學——而是選擇成為劍擊運動員。

童星出身 遇上劍撃一刻便愛上

兒時在電視台演出的經歷,吳諾弘自言這令他人生經驗更加豐富。「我四五六歲便開始做童星這個歷程,與同齡的小朋友相比,見識的事一定是比他們多。」年紀輕輕便能看到成年人的工作環境,甚至與他們一起工作,無疑是難能可貴的經驗。「自己挺喜歡做演員的,也有想過會否回TVB拍劇集」然而,一日身為全職運動員,也只會把所有心神放在運動上。

小學三年班時,吳諾弘遇上劍擊,一試就著迷了。「小時候很膚淺,看到劍擊這個運動,衣著和裝備都很帥氣。」他記得自己的第一把劍,回家後仍緊緊拿著,恍如找到至寶般不停撫摸,來回拭擦。當時他有學習游泳和跆拳道,而跆拳道更是快到黑帶等級。正正因為劍擊,他放棄了跆拳道。

珍惜運動員時間 放棄升學考DSE

吳諾弘與隊友相比,19歲相對是年輕一代。他在兩年前決意成為全職運動員,毅然棄讀拔萃男書院,沒有如同齡學生一樣報考公開試。「可能有些人認為,只要多讀一年書就可以中學畢業,公開試後就能升上大學,但這條路是不是真的最好呢?」吳諾弘坦言從小便想做全職運動員,而運動員的時光有限,可能在二十五或二十六歲,體能便開始下降。他思前想後,與隊友和父母討論,決定及早開始自己的劍擊生涯。

「我不想浪費時間去做些我不喜歡做的事,坦白說我真的不喜歡讀書。的確,讀書是重要,不過為何我不能有限的時間,去做好這一件事?」投身劍擊後,往日偶像級數的劍擊手突然成了隊友。吳諾弘憶述曾在網上尋找他們練習或比賽的影片,大多都找不到。現在竟可以每天親眼看著他們練習,覺得距離一下子就拉近了許多,「最初與他們相處是難免會有壓力。」因年紀相差較大,隊友成為運動員時,他只是一個小學生。

公開賽前四名 夢寐以求的成績

2018年的香港公開劍擊錦標賽,吳諾弘獲得成人組男子花劍個人的亞軍。面對這個被喻為年度裏難度最高的本地賽,他謙虛說當時自己只是抱著「陪跑」的心態,只是意外發揮得不錯,才獲得殊榮。「我小時候夢寐以求的成績,今天終於能做到了。」

劍擊這項運動,要在十五分鐘,甚至五分鐘內了解你的對手。劍手需要在有限時間內知道對方的慣性的動作,再思量如何應對,不然的話便會輸了這場比賽。挑戰性極高的特點令吳諾弘著迷其中。「我有自己的一技之長,在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我做得開心,那便足夠了。」

新的身份 重回片場

現時的吳諾弘把精神和生活重心都放在劍擊上,然而兒時合作過的導演,主動聯絡他,以別的身份重回片場——武術指導。「收到電話時很驚訝,從來沒有試過做這個崗位。」身份搖身一變,無疑是嶄新體驗。「重遇一些幕後的工作人員,會跟他們聊聊天、打招呼。」他也遇到曾經一起拍過劇集的演員,「當然他不認得我了,不過當我跟他說起這件事,感覺十分有趣。」

責編:林偉德

編輯:Alice Kan

編輯推薦

【夢專訪】黑社會變社工 印裔社工為難民發聲:難民都可以交稅

香港一直是華洋雜處的地方,為何土生土長的南亞人會往往處於社會邊緣的位置?印度裔社工Jeffrey歸咎教育問題及社會定型。由黑社會人物變成社工,今日的他站在協助難民的最前綫,給大家談談香港的難民情況。

2019-07-03 18:49

【夢專訪】不想巧固球在香港消失 流浪教師:女子隊能奪世界冠軍

相信不多人認識「巧固球」,但原來香港有一隊有望奪得世界冠軍的巧固球女子隊。一路以來缺乏贊助,連預約政府籃球場都諸多掣肘,球隊隊員練栢希正在苦苦掙扎,不想巧固球從此在香港消失!

2019-06-19 09:29

【夢專訪】二胡玩Jazz玩Funk 靚仔空少潮玩二胡搣甩老土

二胡不一定是阿伯玩的樂器,靚仔空少Longman都可以用二胡來玩爵士樂、放克、氛圍音樂等。對他來說,玩音樂就是要破除框架,哪怕是被認為老土的二胡,就可以玩出大膽的音樂。

2019-06-10 14:31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