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夢專訪】玩音樂不是負擔 少女靠賣唱遊30國

文:Dustin
攝:Kevin、Leo
剪:Kevin

「人生大概去了三十多個國家,泰國、柬埔寨、越南、緬甸、日本、東歐、西歐、南歐都有去過,大部分的使費都是來自街頭表演。」在香港,當你有工作以外的任何興趣都仿佛是奢侈,但90後少女Kimby卻認為玩音樂不是負擔,反而街頭表演使她可以走得更遠。Kimby 14歲開始接觸音樂,和朋友組樂隊負責彈電結他,但玩了一年就放棄。直至2014年才再重拾結他而且開始街頭表演。

「和朋友在樂隊室玩像是自我陶醉,但是街頭表演的文化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觀眾亦因為喜愛而留低、決定打賞」。Kimby曾經被稱作乞丐,甚至說她拋頭露面賣唱會令家人蒙羞,但她著眼的,是那些願意停下來欣賞、甚至用打賞來支持她的觀眾。「我不想白白浪費別人的打賞。」與其用這些金錢去吃喝玩樂,Kimby情願用來去旅行,再將見聞分享給觀眾,當作一種回報。「我喜歡去旅行,但以我本身的收入,不足以支持我去做,正好街頭表演令我做到」。
異地賣唱

Kimby在香港街頭表演了半年,就開始了第一個旅行,去了兩星期內蒙古和上海,「當初我沒有想過在其他地方表演,在內蒙古時認識了一些當地人,就帶了我去街頭做表演」。Kimby一個人一支結他,沒有音響沒有舞台,席地而演出,卻引來了不少路人駐足圍觀。

「一開始我的家人都很不贊成,特別是父親,他一知道就和我吵了一架,到現在也沒有聯絡。」媽媽雖然也有擔心到哭過,但就在Kimby完成一個又一個旅程後開始支持。主要是因為看見女兒平平安安,而且不影響「正常」工作,在這5年中,Kimby有差不多3年不在香港,「為何可以去這麼久?當我有正職時,不會隨便放假,將假期儲起來去一個我覺得開心和有義意的旅行」。
害怕回香港

剛剛去了一年多歐洲和摩洛哥的Kimby,出發時帶著三千港元,回程時也帶著三千多。「我這一年的每一元都是靠做音樂得來,這是我一直很想做的事:作為一個音樂人,以音樂為生在各地生存」。而如何做到收支平均,Kimby有攻略分享,「東歐和南歐會比較難,因為物價指數低;德國、比利時、英國、愛爾蘭
都算容易賺的地方,我會在比較容易賺錢的地方先儲錢,再去其他地方。」她一個星期唱4天、每天2小時,一個月能掙到2萬元港幣。

當然不是每一次旅途都一帆風順,「試過在西藏街頭表演,城管在沒有警告下
拿著武器追趕我,要和觀眾一起逃跑;也試過在捷克表演途中,被流浪漢拿我的咪打我的臉。」而一個女孩孤身上路,亦試過在船上及不同地方受到性騷擾。但這些都沒有嚇怕Kimby,「我從沒想過自己會回不了香港,但是我曾經害怕自己要回香港。」初到德國時人生路不熟,身上的錢差不多用光,Kimby每晚都夢見自己要回香港,「光坐在窗前也會無故留淚,擔心自己只來了一個月就要結束,我不甘心」。
不容易

「絕對不容易,去做一件這樣的事,但我覺得每個人都可以做到。說樣子我不賣外表,說唱功我也不是比其他人更能唱。」Kimby覺得香港人覺得難,是因為太習慣物質生活,她在外地時可以幾套衣服穿一年,結他袋破了再補破了再補,明明可以選擇再買,可是她寧願用這些錢繼續去旅行、去生存。Kimby現在正在學西班牙文,計劃去南美洲順風車旅行,「當你去了解當地人語言,也是一件有趣的事」。

Kimby說其實一直去旅行,是為了找一個舒適能夠定下來的地方,「我遇過一個人,他給我很大的啟發,我們有想過5年後買一輛露營車,他做手作和駕駛,我就做音樂、規劃行程,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去過日子」。

責編:林偉德

編輯:Dustin

編輯推薦

【夢專訪】我鍾意返工 巴膠車長:載人返放工 感覺和他們一起打拼

「我鍾意返工!」有誰說得出這句話而不打冷顫?巴膠Kris沒嫌巴士司機身段不高,一句「I’m loving it!」就想以此為終身職業。喜歡返工的他,是不是黃子華所說的鬼上身?

2019-05-24 16:18

【夢專訪】漫遊世界尋找自我人生 台灣女居港十年︰我屬於這地方

Chienie曾經在世界各地讀書、工作,最後選擇在香港定居。她更笑言正是因為香港人的包容度很大,令她儘管在香港生活了10年,都沒有真正的去學好廣東話。

2019-05-23 15:01

【夢專訪】日籍攝影師學廣東話:否定語言等如否定自己文化

一次旅程令日本攝影師Raylie喜歡上香港,更學習廣東話與香港人溝通,希望能更了解香港。

2019-05-20 11:29

熱門評論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2.2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