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夢專訪】我鍾意返工 巴膠車長:載人返放工 感覺和他們一起打拼

攝影、剪接:邱澤銘

撰文:黃展豪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我鍾意返工!」有誰說得出這句話而不打冷顫?巴膠Kris沒嫌巴士司機身段不高,一句「I’m loving it!」就想以此為終身職業。喜歡返工的他,是不是黃子華所說的鬼上身?

【夢專訪】我鍾意返工 巴膠車長:載人返放工 感覺和他們一起打拼

找到喜歡的工作是福份

在香港,夢想很昂貴,就算可以堅持夢想做一名音樂人、藝術家、運動員,有多少人可以藉夢想賺得稍為舒適的生活?「夠食就好了!」但不能糊口的夢想,可能很快會輸給現實。同真愛一樣難以尋覓,我們肩負上身直到退休的工作,有多少人可以笑到最後,大叫「我鍾意返工」?「講得出『我好鍾意返工』呢句說話嘅人一定係鬼上身!」黃子華的黑色幽默道出港人無奈的現實。

然而巴士司機Kris或許是萬中無一的一個。「我真係鍾意返工,好變態呢件事。」他每天為第一輛駕駛的巴士拍照,又不時上載工作的奇遇到facebook,像默默寫一本日記,「係福份,可以搵到自己鍾意嘅工作,而且可以一直做落去,只可以講係好彩。」做巴士司機不難,但找到一份forever love工作的人無疑非常罕見。

因失業得理想工作

他小時候獲得家人送贈的一輪巴士玩具後,便開始對巴士着迷。當年這個小巴膠觀察家中樓下巴士總站進進出出的巴士,「駕駛巴士周街行嘅感覺好似好型。」當年就算是56K網速,Kris都不厭其繁上網看有關巴士的資料,「巴士路綫由邊度去邊度,新車定舊車,全部記得。有時候聽到引擎聲就知道是甚麼巴士,多長多闊、載客量多少,全部好似data輸入腦中。」為了拍攝訪問,他帶來一架小時候父母買給他的巴士模型,「這個巴士玩具買了三十年,一直放在家中飾櫃內。我收藏幾多架巴士?三百多架吧。」

正如愛玩電動遊戲不一定以電競選手為志業,愛巴士的Kris以前根本沒有想過要做巴士司機,遑論想做過世。遠赴澳洲完成電影課程的他,回港後成為當時香港電視新聞部門的攝影師,「奈何港視不獲發免費電視牌照,很快我便成為一波三百多人的裁員潮的其中一員。」突然失業的Kris有點徬徨,「嗰刻真係唔知做咩工作好,突然諗起自己鍾意巴士,點解唔做巴士司機?」填表、遞form、面試、試車、考牌,就這樣順利成為巴士司機,「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因為失業反而找到一生最愛的工作。」

【夢專訪】我鍾意返工 巴膠車長:載人返放工 感覺和他們一起打拼

【夢專訪】我鍾意返工 巴膠車長:載人返放工 感覺和他們一起打拼

(受訪者提供圖片)

【夢專訪】我鍾意返工 巴膠車長:載人返放工 感覺和他們一起打拼

(受訪者提供圖片)

路邊停車衝入報案室大便

成為巴士司機的這五年,遇過好事,亦遇過壞事:Kris曾經有一段時間駕駛來往觀塘順利邨和上環619路綫。乘客每朝都是差不多的面孔,Kris心中對那班熟客很有印象。有一次有一名熟客上車把袋子放在座位後,回頭送Kris一份早餐,「盛情難卻,結果接受了該份早餐。雖然不是鮑參翅肚,只是一個小撻,但感覺真的很窩心。」

至於壞事,則是乘客怪責等車等太久,「黑面甚至粗口問候都有,我唯有當佢唱歌,等佢講完就入去坐,唔好阻住人,如果佢繼續嘈就等佢嘈完,因為我要有好心情才可以做出正確決定,始終百多條性命在我雙手。」做到安全、舒適、快捷就是Kris眼中「好叻」的車長。問及有沒有憋着大小二便駕車,他說開車前避免多喝水之外,亦會逼自己去小便,但無奈有一次始終「失守」,「有次肚痛,憋得冒冷汗那種,唯有停車衝入附近警署報案室的廁所。落車前我老實向乘客說要去廁所,我回來就繼續駕駛,乘客沒有特別反應。」

【夢專訪】我鍾意返工 巴膠車長:載人返放工 感覺和他們一起打拼

【夢專訪】我鍾意返工 巴膠車長:載人返放工 感覺和他們一起打拼

駕巴士到老

能夠以駕駛巴士為職業,有人覺得只是尋常的工作,是高不成低不就的人的做的,但Kris每次開工,特別是舊款巴士,都覺得自己在駕駛着兒時的回憶,所以每當有舊款巴士退役,他盡可能都會抽空「送殯」,「我自認係一個巴膠,你會諗返以前日日陪住你的巴士,從今以後就會消失了,無奈的,但都要接受,始終時代會轉變,舊巴士需要退役。」

問Kris兩三次,他都是明言想直到退休前一刻,都是一名巴士司機,「每朝每晚載着同一班客人返工放工,凌晨時分又載一些夜歸客回家,感覺很像和他們一起在這個城市打拼。」兒時夢想、滿足感、使命感,巴士司機這份工滿足Kris三個願望,他相信沒有其他工作可以令他這麼享受,「除非公司唔要我,否則我會一直做下去。」平凡的幸福,不在乎薪金高低和他人眼中的身段問題,而在於有沒有認清自己去蕪存菁的赤子心。

編輯:Wong Chin Ho

編輯推薦

【夢專訪】漫遊世界尋找自我人生 台灣女居港十年︰我屬於這地方

Chienie曾經在世界各地讀書、工作,最後選擇在香港定居。她更笑言正是因為香港人的包容度很大,令她儘管在香港生活了10年,都沒有真正的去學好廣東話。

2019-05-23 15:01

【夢專訪】IT仔寫武俠玄幻小說 工餘時間連載400萬字

作家楓成當初只為興趣寫小說,迫使自己每週六天也要寫2000字,寫連載作品約6年,終完成他的出版夢。

2019-05-22 17:53

【夢專訪】日籍攝影師學廣東話:否定語言等如否定自己文化

一次旅程令日本攝影師Raylie喜歡上香港,更學習廣東話與香港人溝通,希望能更了解香港。

2019-05-20 11:29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