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夢專訪】00後劍球運動員:香港玩劍球的女生單手可數完

文:Alice
攝:Jacky、Pan
剪:Jacky

劍玉,又稱劍球。一般人對劍球的認知,可能僅限於童玩,然而它已經發展成一項運動。00後的Yaka接觸劍球一年多,現為香港花式劍球協會的成員。

小時候看過的卡通,都不難看見劍球的蹤影。美好的童年回憶驅使Yaka買了第一支劍球,「那支劍球是在逛街時買的,其實不符合規格。」礙於劍身設計問題,當時Yaka做基本招式亦有困難,她不禁懷疑是否自己沒有天份。及後她才發現,只是那支劍球未達標準。買了正規的劍球後,她便慢慢投入於這項運動當中。

【夢專訪】00後劍球運動員:香港玩劍球的女生單手可數完

「玩劍球其實很自由,我當下有甚麼想法,就可以成為新玩法。」這正是吸引Yaka玩劍球的主因,花式劍球融合了搖搖和雜耍的元素,玩法不設規限,創作空間很大。將球拋出後,想辦法用劍身的各個部位接著球即可。如劍尖和大、中、小皿,即左右側及底部的「杯子」。

「始終劍球不是一項主流運動,但正式投入去玩時,真的很有成功感。」Yaka直言她未接觸劍球前性格較內向。現在認識到的朋友,她可以用最真實的自己與他們相處。「小時候有些人不太喜歡自己,有些欺凌的情況發生。現在邊玩邊學新花式,漸漸自己也變得更開朗了。」

【夢專訪】00後劍球運動員:香港玩劍球的女生單手可數完
【夢專訪】00後劍球運動員:香港玩劍球的女生單手可數完

談到Yaka最難忘的經歷,就是她第一次參加比賽。「本來只是幫忙去做工作人員,誰知道竟被推上台比賽。」她笑說當時根本毫無準備,在台上手腳都在抖顫,十分緊張。「始終不習慣有很多人看著自己,好像一做錯就全部人都會知道。」雖然她最後沒有進軍到決賽,但表現亦不是太差,是個相當寶貴的經驗。

香港玩劍球的人不多,女生更是寥寥可數。「包括我在內,可能一隻手也數得完。」云云興趣中,Yaka選擇劍球跟繪畫,兩者看似風馬牛不相及,她卻為劍球塗上色彩。「劍球款式大多都一式一樣,我想擁有屬於自己的劍球,便開始在它上面畫畫。」她把作品照片放上社交媒體,得到台灣品牌「玉木」賞識,更被邀請協助畫劍球,希望籍此推廣劍球文化。

【夢專訪】00後劍球運動員:香港玩劍球的女生單手可數完

【夢專訪】00後劍球運動員:香港玩劍球的女生單手可數完

除了以手繪劍球作推廣外,Yaka亦親力親為,試過帶劍球回校。雖然同學們只是試著玩,實際上想延續下去的人很少,但她仍嘗試邀請同學出席劍球練習。「始終我也想這個運動有更多人認識。」

責編:林偉德

編輯:Alice Kan

編輯推薦

【夢專訪】由零開始製作 銀屑症木偶師 :沒人為你造就自己動手造

患有銀屑症的Ben由表演木偶到製作木偶,「由零開始」是他認為當中最有趣的體驗。由最初空無一物,直到木偶成形,再用它作表演,令他一做就做了十年。

2019-04-04 12:50

【夢專訪】磨刀磨上癮 學廚少年把全家全校的刀都磨了一遍

正當全世界都在追求3D、4D、高清等不同感官刺激時,21歲的Kenneth興趣竟然是機械式重覆一下一下的磨刀。

2019-04-10 11:04

【夢專訪】兒童游泳教練 走到幕前做「會長」

會長Nico現在是一名演員和網台主持,但她以往卻是一位教小朋友游泳的教練。從泳池走到幕前,會長經歷了甚麼呢?

2019-03-29 14:01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