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夢專訪】不能曬但偏愛運動 學霸白化症女:不必追求與他人一樣

拍攝:譚健斌、李家明、潘暢
剪接:潘暢
撰文:殷凱怡

白化症是由於體內缺乏黑色素,導致眼呈紅色、毛髮與皮膚顏色呈現白色,故又稱為「白子」。患有先天性白化症的鄧麗銘(Eli),雖然外表和視力都因病而與常人有異,但她卻偏偏熱愛運動:跑步、踩單車、溜冰、打保齡,她無一不做,而且她更是一名「學霸」。

熱愛跑步、踩單車、溜冰、打保齡的Eli,「從小就愛出外玩,哪怕是陽光猛烈的時候,也會去海灘游泳。」但由於皮膚中缺乏了黑色素的保護,Eli經常曬傷,皮膚會出現紅腫的情況,令家人十分擔心,甚至曾揚言如果她再一次曬傷,就禁止她外出遊玩。「他們跟我解釋說,我再曬下去,很容易會得皮膚癌。那次之後我才意識到我要多做防曬措施。」為了能夠繼續做自己熱愛的戶外運動,長手袖、帽子、太陽眼鏡從此就成了她必備行裝。如果陽光猛烈的日子,更要戴上能包裹臉部和耳朵的「大媽帽」。

Eli坦言,在香港這種潮濕的地方,以幾乎是只露眼睛的衣著做運動,「其實會很熱的,而且會很奇怪」,亦會引來旁人的異樣目光。「但如果你真的想去玩,你就什麼都肯做了」她笑稱。

Eli性格樂觀,對新事物敢試敢學,其實是受家人的影響,「他們沒有把我當成有特別需要的人,他們覺得我應該要去做,或者我想去做的,他們都會叫我去試。」問及Eli有什麼例子時,她竟然第一時間就說出「做家務」三字,讓小編立刻明白她的家人是真的沒有把她當成「有特別需要的人」。

對於Eli來說,這一種無差別的對待,卻是一種幸運。每逢過節,Eli都會跟家人合照,但礙於她的視力只是健視人士的一成,所以一直想「揸機」的Eli卻沒有機會「揸機」拍照。後來,Eli向家人提出想學攝影時,即使家人亦曾懷疑她的能力,但他們仍是一口答應,更從此成為家中的御用攝影師。「他們沒有為我設下框架,某程度上是告訴我,我亦不需要因為身體上的限制而為自己設下框架」,亦是這一份來自家人的信心,令Eli更願意接觸新事物。

雖然家人和Eli自己都把Eli當作普通人看待,但在旁人的眼中,Eli始終是與別不同。Eli憶述當初從心光盲人院暨學校轉到主流學校的時候,發現不少同學都對視障學生有刻板印象,認為視障學生必定是文靜乖巧、勤奮好學,但礙於視障問題,成績不會太好。好勝的Eli,為了打破這些刻板印象,證明自己與常人無異,特意成為同學間愛說話的人,亦發奮讀書,甚至成為在DSE中取得42分的「學霸」。

可幸的是,她從未被歧視過,反倒是常被誤以為外國人,而鬧出笑話。「同學第一次見到我時,會以為我不會說中文而跟我說英文,但我都會跟他們解釋自己是百分百的本地華人」一個小小的誤會,不但成為了Eli與人打開話題的好機會,亦讓她明白自己的與別不同並非壞事︰「現今的社會,每個人都想找到自己的特別之處。正因是我的外表令我有自己的特別之處,未必所有東西都要追求與其他人一樣,而是去接受自己有些方面是比較特別的,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嗎?」

Eli的社交圈子中,有健視人士,亦有視障人士,「最初健視的可能不會知道要為視障朋友讀餐單、踩單車時也不會主動提醒視障朋友留意身旁的路障,反而是我會先做這些事。後來,健視的朋友也學會主動做這些事。」真正接受了自己的不同,讓Eli更清楚自己的能力和定位,成為健視和視障人士之中的橋樑,讓雙方都學會如何與對方相處。現時在香港科技大學就讀計量金融的她,期望日後能夠用自己所學的,去幫助初創社企發展,為社會作更多貢獻。

責編:林偉德

編輯:OrangeNews Editor

編輯推薦

【夢專訪】遮骨變樂器 垃圾設計師:翻新垃圾有成功感

垃圾不代表等於「廢」物,「垃圾設計」師張瑋晉把垃圾化腐朽為神奇,雨傘骨可以變樂器,電飯煲內膽則變單車鈴;把垃圾翻新升級就是他的任務。

2019-01-18 15:56

【夢專訪】四萬收藏跌至八千 黑膠唱片收藏家:要糊口

黃國恩曾收藏七十年代起九成以上的香港唱片公司黑膠唱片,高峰期四萬張的收藏現已跌至八千張,「要糊口就要出售唱片。」這幾十年,演藝界由盛轉衰,唱片業市場一落千丈,到底盛極一時黑膠唱片,還有甚麼價值?

2019-01-17 14:49

【夢專訪】曾用飲管擴耳 女穿環師最愛學生帶家長見證穿環

Sara有約十年幫人穿環的經驗,自己共穿了十三個體環加耳環。現在是專業穿環師的她,竟然曾用膠飲管擴耳?

2019-01-11 13:52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