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夢專訪】曾用飲管擴耳 女穿環師最愛學生帶家長見證穿環

拍攝:譚健斌、劉智恒

剪接:譚健斌

撰文:黃展豪

在耳珠穿環是女生愛美的表現,在耳窩耳骨甚至身體穿上幾個環是壞孩子的形象,這種以貎取人的邏輯從我們小時候便植根心裏。雖然以往被認為是三合會象徵的紋身已經蛻變成一種時尚,穿環是前衛的舉動,但面對大眾無形中定性的美與醜、「正常不正常」,穿體環數目較多的人彷彿是一種異類:活在「亞洲國際都會」(近幾年很少聽到了)的異類。

這目光是迂腐還是「見人於微」,年輕和年長人士各有看法,反正沒有人能夠左右我們喜不喜歡自己及他人的外表,我們都有大家有「自由」吧。

【夢專訪】曾用飲管擴耳 女穿環師最愛學生帶家長見證穿環

【夢專訪】曾用飲管擴耳 女穿環師最愛學生帶家長見證穿環

【夢專訪】曾用飲管擴耳 女穿環師最愛學生帶家長見證穿環

曾用珍珠奶茶膠管擴耳

加拿大華裔女生Sara身體共穿了十三個環:包括肚臍、乳頭、鼻,嘴及耳朵,另外耳窩已割穿了一個洞,原因很純粹:「喜歡穿環」,「我小時候看《國家地理雜誌》,看到有土人用動物骨頭或削尖的木頭,插在身體上修整外表(body modification),用作分辨不同群族,以及令他們看上去更強悍更可怕更像一名戰士。」Sara不需要強悍的外表,亦不是故意突出自我,在她眼中穿環如同女士穿戴飾物一樣,只是追求美麗外表,「那時候看到一個售貨員嘴上穿了一個環之後,我知道長大後一定要像他(或她)一樣。」

用過牙籤、用過筷子、用過珍珠奶茶的飲管,甚至用過電燈膠布(因為表面平滑,較易穿過耳孔)包裹水樽膠蓋來擴耳(不是會流血的穿耳),Sara強調自己當年的所作所為絕不衛生,大家千萬不要模仿,惟「當年我沒錢亦途徑擴耳,既然我有勇氣想嘗試,就找辦法達成心中所想,因為我真的很想擴耳!」

「可能她是瘋的!」

家人是移民到加拿大的香港人,當然不鼓勵女兒用千奇百怪方法擴耳,但對於日後找專業穿環師穿環,身上和面上愈來愈多環,難免會不以為然,「他們沒有覺得很難接受,亦沒有討厭我面上的環,但媽媽經常想:或許有天Sara會徹底改變。」

Sara沒有徹底改變,相反是「變本加厲」,現在身上共有十三個環,耳窩更割去一塊肉,不過家人最後還是接受了。她幾年前回流香港,雖然最多被人「眼望望」,未去到遭人指手劃腳批評,但一河之隔的內地,人們的反應差別很大,「那次我排隊玩機動遊戲,正在打蛇餅,我站在蛇餅的中間,周遭的人不停用普通話說:『喂,這個人很奇怪,可能她是瘋的!』」人們有批評自由,Sara亦有穿環的權利,她沒有當作一回事,只是一場「奇遇」而已。「西方國家對穿環接受程度較大,不再視為punk或年輕伙子做的事情,相反亞洲地區就很保守,耳珠穿粒小耳環可能已經覺得足夠。」

【夢專訪】曾用飲管擴耳 女穿環師最愛學生帶家長見證穿環

【夢專訪】曾用飲管擴耳 女穿環師最愛學生帶家長見證穿環

【夢專訪】曾用飲管擴耳 女穿環師最愛學生帶家長見證穿環

【夢專訪】曾用飲管擴耳 女穿環師最愛學生帶家長見證穿環

最愛學生帶家長來穿環

喜愛穿環的Sara還是一名穿環師。在加拿大拜師兩年多,之後穿環三年,回流香港後再有六年經驗,有約十年穿環經驗的她可能已為過千人穿環。但說到最喜歡為哪類人穿環,她坦言是做學生生意,「他們在網上做好資料搜集找我穿環,令我回想起自己年輕的時候一樣不顧一切要擴耳。」如果帶同父母來見證穿環,Sara更為感恩,「我可以教導他們一家人甚麼是正確穿環。」

有人覺得穿體環好型,有人覺得是反叛,從外表初步判斷別人性格亦是無可口非,但反正街上遇上的陌生人最多擦肩而過,如果因為偏見而故意躲開,這樣做是隔離自己,隔離自己於不斷前進的世界。

編輯:Wong Chin Ho

編輯推薦

【夢專訪】在掌聲傳不到的後台 有一班忙碌的黑衣人

「發覺很多黑衣人在舞台忙碌,他們完全在掌聲背後,那時候已經覺得這些人更加可貴。」King Kong中學時是一位演員,當他發現一班黑衣人在舞台光照不到的後台努力時,被這種默默的付出吸引。

2019-01-09 17:24

【夢專訪】女IT狗攀石挑戰自我:生活不可全奉獻給工作

工作明明是生活一部分,現實卻是慢慢遭扭曲成生活的手段,人人為了生活,彷彿不得不為五斗米折腰。Charlotte自認是「IT狗」,她找到攀石來平衡生活和工作。

2019-01-04 17:14

【夢專訪】OL睇完Busking即辭職 Handpan樂手:香港人太憂柴憂米

打工究竟是生活一部分,還是維持生活的手段?Handpan(手碟)樂手阿初認為工作可能是人生的羈絆。他數年前辭去高薪厚職,選擇到街頭表演,每日賺取一二百元,為的就是要更認識自己,追隨從心而發的「自由」。

2018-12-31 11:43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