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夢專訪】在掌聲傳不到的後台 有一班忙碌的黑衣人

文:Dustin
攝:Pan、Carson
剪:Pan

「發覺很多黑衣人在舞台忙碌,他們完全在掌聲背後,那時候已經覺得這些人更加可貴。」King Kong中學時是一位演員,站在台前的他感受到很多掌聲的鼓勵,覺得很美好接受了很多光、鼓勵、認同。但當他發現一班黑衣人在舞台光照不到的後台努力時,被這種默默的付出吸引,繼而轉居幕後,成為了一位劇場的音響設計師。

為聲音化妝

「坊間都會以為推推控制板的按鍵、或是播播音樂,就是音響設計師的工作。」正因為大眾對這工作的不認識,造成一種「不知道在忙甚麼」的錯覺,而實際上,凡是跟聲音有關的都要做,音樂、音效、音響的擺位等等:「例如一些派對音樂、電子舞曲,在同樣的劇場空間內就令觀眾覺得現場是一間夜店、酒吧。」

King Kong覺得音響設計師,其實是一名化妝師:「如果一個人現場唱得不太好,經過音響都只是變得好一點,不會變得十分完美;但如果本身唱得很好的話,唱得好的地方會放大,將細緻的部分呈現。」的確聲音創作很受限於整個演出的畫面部分,好的創作未必可以起死回生,但差的聲音卻可以摧毀整部作品。

最後一次支持

「在比較商業的製作中經常聽到『有聲當嬴』,他們不會稱讚你,只要求大聲、沒有回饋噪音,那時候你還會要求多加一個效果嗎?」在急促的商業製作中,聲音經常被放在畫面之後,連喇叭的擺位也會因外觀的問題去遷就,難免令人沮喪。「我們盡力吧,做好自己,總會有認識和注重音響的人會發現到在製作當中的努力」。

「我有個夢想就是擁有一個地方,可以跟人喝酒聊天、又可以有我設計的音響設置,任何朋友想來玩,這個平台都很歡迎。」在香港這片文化沙漠,King Kong和朋友建立了一間live house,除了店內裝潢加入了劇場元素,也沿用了一些對演出者友好的劇場規定:表演期間禁止打擾,當演出進行時,live house停止點餐以及進出。面對過往大小live house倒閉的經驗,King Kong也自認有一點魯莽:「我決定一試,因為這一刻不試成家立室後就沒有空間和勇氣去試,也是我最後一次可以去支持這件事。」
責編:林偉德

編輯:Dustin

編輯推薦

【夢專訪】女IT狗攀石挑戰自我:生活不可全奉獻給工作

工作明明是生活一部分,現實卻是慢慢遭扭曲成生活的手段,人人為了生活,彷彿不得不為五斗米折腰。Charlotte自認是「IT狗」,她找到攀石來平衡生活和工作。

2019-01-04 17:14

【夢專訪】OL睇完Busking即辭職 Handpan樂手:香港人太憂柴憂米

打工究竟是生活一部分,還是維持生活的手段?Handpan(手碟)樂手阿初認為工作可能是人生的羈絆。他數年前辭去高薪厚職,選擇到街頭表演,每日賺取一二百元,為的就是要更認識自己,追隨從心而發的「自由」。

2018-12-31 11:43

【夢專訪】同人畫師畫學生妹 只因想探究自己是否愛香港

「我是想透過創作去弄清楚我對香港是愛是恨,我愛它的甚麼地方、討厭它的甚麼地方。」如果以上說話出自政治畫家口中很正常,但原來說出這句的是一個大眾只覺得會畫BL(同志漫畫)、H漫(情色漫畫)的同人插畫家。

2018-12-21 13:33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