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夢專訪】OL睇完Busking即辭職 Handpan樂手:香港人太憂柴憂米

打工究竟是生活一部分,還是維持生活的手段?Handpan(手碟)樂手阿初認為工作可能是人生的羈絆。他數年前辭去高薪厚職,選擇到街頭表演,每日賺取一二百元,為的就是要更認識自己,追隨從心而發的「自由」。

【夢專訪】OL睇完Busking即辭職 Handpan樂手:香港人太憂柴憂米

【夢專訪】OL睇完Busking即辭職 Handpan樂手:香港人太憂柴憂米

別掙錢買虛榮

工作是為了實現抱負?說這句話的人不是自欺欺人,就是太幼稚了。多少畢業生踏入社會工作不久便被權與利所染,當年求學時的理想都拋諸腦後。然而拼博多年,回頭一看,我們其實又得到甚麼呢?可能我們會發現自己像圓形跑步機上的倉鼠,辛辛苦苦跑了很久,但其實只是原地踏步,驀然回首,發現當日的夢想已成空中樓閣。我們不禁要問,自己在哪裏迷失的?

阿初未到二十歲便出來社會工作,一度在一家跨國物流公司工作好幾年,二十幾歲便晉升至推銷員管理層職級,薪金豐厚,「那時候可以一個月不開新單,憑既有客戶的舊單都月入數萬元。」多少人因高薪厚職而「腐化」,追逐權欲物欲,但阿初心中的一把秤衡量清楚「需」與「求」,「很多人愈掙錢多,愈是愛買奢侈品來炫耀,今日我戴上這一隻『撈』,明日我換那一輛車,你最終把你掙來的錢花光買虛榮。」

【夢專訪】OL睇完Busking即辭職 Handpan樂手:香港人太憂柴憂米

【夢專訪】OL睇完Busking即辭職 Handpan樂手:香港人太憂柴憂米

Handpan中找自我

沒有被權與利所染的阿初還是一名「異見分子」,「當時我手下的低層員工底薪只有兩千元,計上佣金的收入都很低,僅夠食飯搭車,遑論溝女;而且公司工時設計很奇怪,要求同事早上九點上班,但這麼早根本未有工作可以做,工作量中午開始才增加,結果每天OT很長時間才可以放工。我向上司多次要求,讓同事早上十點上班,經好幾次爭論才爭取成功。」阿初的目的不想同事辛苦之餘,同時增公司營運效率,但換來上司「老海鮮」的一句:「為這班同事,你一個人這麼辛苦去爭取,值得嗎?」

在大公司享受高薪厚職,我們或許清楚工作和晉升的方向,卻容易迷失人生的目標。每日營營役役地工作,工作上又會遇上種種不合理的事情,阿初本來以為自己只是一個普普通通、勤勤力力的打工仔,不過自從他在YouTube上看到有人玩一件叫handpan(手碟)的樂器,一切靜悄悄地起了一場革命。

「為何這個像鑊一樣的樂器,聲音可以這麼美妙?」這是阿初當時對這樂器的感覺。手碟是2000年首次在瑞士出現的樂器,用鐵鑄造,演奏者用手指、手掌、手肘等部位擊打樂器來發出聲音。正因為樂器新穎,演奏方式未被定型,不像傳統樂器有特定的規範,阿初在學習手碟的時候,好像脫離了規範甚至是枷鎖,在相對自由的演奏方式中尋找自我。

一切就像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阿初辭工做全職街頭表演者,由穩定的生活突然變得朝不保夕,只因肯定自己厭倦受公司和客人「操控」的打工生涯,放棄做一枚社會經濟中可有可無的小齒輪,希望在人生中踏自己的路,「我自己需要甚麼?我發覺需要認識自己。我之前的二十幾年人生根本從未認識自己,唯有玩上音樂才開始慢慢了解自己。」

【夢專訪】OL睇完Busking即辭職 Handpan樂手:香港人太憂柴憂米

【夢專訪】OL睇完Busking即辭職 Handpan樂手:香港人太憂柴憂米

錢非快樂的載體

要找一個形容詞概括阿初的本性,應該是「自由」、超越名利權慾的「自由」,「基本上我的收入足夠交屋租、夠養活我的貓和夠我食飯就可以了,奢侈品我不需要。」在尋找自己的道路上,除了音樂呼喚他的靈魂,家中堆成一堵矮牆的電影光碟,及歐遊經歷都是他認識自我的方法。

錢,在阿初眼中已經變成維持生活的工具,而非快樂的載體,所以他寧願選擇少人的時間做街頭表演,也不想為了多些收入而選擇人生人海的假日做晚上表演。拍攝他街頭表演當日是平日下午兩至三時,演奏了約一小時,獲約百多元打賞。阿初微笑說:「其實已經很不錯,平均時薪都有百多元,有時候整個下午可能只有三四十元。」

阿初喜歡做街頭表演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可以接觸不同的人。有一次一個OL看他表演後,走近阿初說,之前看過他的訪問報道,現在再看他的現場表演後,回到公司會立即向老闆辭職,「她說工作很不如意,但礙於收入問題,給不到自己藉口辭職,擔憂辭職後的種種問題,但她覺得既然我都可以辭職全心全意玩音樂,自己都不好意思太猶豫。」

【夢專訪】OL睇完Busking即辭職 Handpan樂手:香港人太憂柴憂米

【夢專訪】OL睇完Busking即辭職 Handpan樂手:香港人太憂柴憂米

【夢專訪】OL睇完Busking即辭職 Handpan樂手:香港人太憂柴憂米

收入極不穩定的阿初坦言自己完全沒有儲蓄的習慣,亦難以預計下個月的收入是否肯定足夠維持生活,但他仍然一派樂天,別人看他做人不顧一切,事實他卻是事事從心出發,沒有一點矯揉,完全忠於自己,「如果想到前景的話,我做生意算了罷。說到尾都是一句說話:我很享受現在做的事情。無錯,難保有朝一日我不再喜歡手碟,但誰保證意外不會突然出現,令我不能再做我想做的事?遇到想做的事情,就落手做吧,我寧願這一刻好好生活,快快樂樂,也不想殘留半點遺憾。」

編輯:Wong Chin Ho

編輯推薦

【發緊夢實驗室】男友救星 動動手麥記變身(偽)高級聖誕大餐

如果到最後一刻仍然未找到適合的餐廳,不仿兵行險著試試用心思補救,用快餐店的食物重新裝飾一下,看看能不能蒙混過關!

2018-12-24 18:43

【夢專訪】同人畫師畫學生妹 只因想探究自己是否愛香港

「我是想透過創作去弄清楚我對香港是愛是恨,我愛它的甚麼地方、討厭它的甚麼地方。」如果以上說話出自政治畫家口中很正常,但原來說出這句的是一個大眾只覺得會畫BL(同志漫畫)、H漫(情色漫畫)的同人插畫家。

2018-12-21 13:33

【夢專訪】與相機進餐 飲食Youtuber的日與夜

在Instagram、facebook、youtube都有大量人不停的在上傳飲食片叫自己Foodie,但個個都想做Foodie,難道個個都懂得做Foodie?

2018-12-12 15:27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