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夢專訪】與相機進餐 飲食Youtuber的日與夜

文:Dustin
攝:Leo、Kevin
剪:細Ming


這年頭很多人都想當網紅、KOL,而在眾多不同類型的影片中,又以「食」的影片看似最不需要技術。不論在Instagram、facebook、youtube都有大量人不停的在上傳飲食片叫自己Foodie,但個個都想做Foodie,難道個個都懂得做Foodie?

「我叫雅軒是一個飲食Youtuber,我以前是一個舞台劇演員,做一些表演、舞者、主持的工作。」雅軒曾經參加網媒的選秀獲勝,之後就做了主播,一直也有想做飲食片的想法,可惜當時公司已經有人在做,輾轉換了兩間公司,最後決定獨立出來自己經營一個頻道:「由零開始,不停拍一些自己知道,覺得好吃的餐廳」。

吃的是壓力

「女孩子不開心的時候,吃東西會使自己愉悅,我也一樣吃東西很能抒發我的感覺。」雖然說女生都愛吃,每個人也懂得吃,但要做一個Foodie就要有不同的技巧:「用文字去形容一件東西需要技巧,我本身當幕前也給予我信心去做,別人覺得我在跟觀眾對話。」而綜合觀眾回饋的意見,雅軒覺得最重要是要食得開心,才能使觀眾也會想去試。

「有壓力的,壓力大部分都是來自觀眾,因為飲食真的很主觀,即使我覺得好吃,世界上也有一大堆人口味跟你不同。」要做公眾人物難受的地方當然不只如此,隨著讚好及追隨者數目上升的,還有體重:「到目前我重了30多40磅,剛剛最近減了15磅,現在我們整個團隊去做,大家一起吃,我會吃他們多吃一點,推說自己要出鏡。」從初初一個人拍,到漸漸找朋友客串,現在雅軒也算是有一個團隊去做,幾個人一起吃一起肥,當然遇到有贊助的時候,報酬也要對分。

飲食廣告的那些事

「為何當初會少人做飲食Youtuber是因為賺的錢少,相比美容類的是任你開價,我兩方面的廣告也有接過,價錢相差2、3倍。」拍一條片要經過資料搜集、實地視察、拍攝及後製,由構思到播出要一星期時間。每月收入試過6位數3人分,也試過要倒貼出來維持出片。雅軒強調做飲食影片的人是表面風光,要靠其他的工作如跳舞、主持、扭氣球等收入才穩定。

「欺騙人的有很多,尤其在一個飲食平台上,那些人有一份正職,覺得寫幾隻字換一餐就很好,但對我來說要製作出一份專業的食評才有價值。」已經慣於被質疑「廣告就要讚」的雅軒,已經有一套方法同時應對客戶及觀眾:「食物是否好吃我會真的在片中說,我不會說不好吃,我會說很特別,因為不排除有人會喜歡。」而廣告客戶千奇百怪,有不少老闆會當自己是導演提供劇本,雅軒會照做,但會多拍一個「真實」版本才上載。

吃到盡?

見到雅軒的頻道幾天就有一條片,香港真的有那麼多值得推介的餐廳嗎?還是為了片量不理質素去做?「香港的餐廳結束得很快,全港有4萬多間餐廳,每年會有8至9千間結束,又有8千多間開業。一天有三餐 就算不拍片也可以去試試。」雅軒從來沒有想過會缺乏題材,也不怕像電競、美妝類的Youtuber只有幾年黃金時間:「蔡瀾也做到,其實年紀愈大說話愈有說服力。我不覺得自己是KOL,我只是一個愛吃的人去跟大家分享,你問我十年後會否仍在做,可能要到十年後我才真的累積夠知識去講飲食」。

回想剛剛開始時,一腔衝勁換來的是身心俱傷:「人身攻擊甚麼 肥、醜、扮可愛、賣弄風騷、妝化得不好…重複出現太多所以我記得。他們在螢幕背後說甚麼都可以,當你每件事都放上心 那時候是經常哭。」不斷的質疑自己令當時的雅軒極受情緒困擾,而身體也響起警號:「一天拍5、6間吃到吃不下,時間完全錯亂,經常胃痛、腹潟,胃完全運作不了,長期要看醫生。」之後終於醒覺了,每天限定拍一、兩間,明白到保持進食時的開心感覺才重要。

「我覺得香港太多負能量了,很多人會說我任何食物都讚,但其實不好吃的我都沒有上傳。」目前雅軒的頻道有二百多條片,但沒有上傳的有三分一,當中都是一些名過於實,或誤信媒體、朋友的推介,寧願選擇放棄,都不想拍片散播負能量。

責編:林偉德

編輯:Dustin

編輯推薦

【夢專訪】學習喜悅地死亡 尺八虛無僧:吹尺八是一種修行

尺八是源自中國吳地,在日本發揚光大的樂器。許諾學習尺八逾十年,在學習其間他同時學習如何喜悅地生活和面對死亡。

2018-12-07 14:39

【夢專訪】有錢都唔賺 90後少女客製師︰我要話事

客製師這個行業,沒有課程可讀,亦沒有證書可領,能夠被人認可,靠的是自己慢慢摸索當中的技巧,用一對又一對精緻的作品說話。

2018-11-30 18:13

【夢專訪】香港都有馬戲團? 沒有獅子老虎 卻有令港人共鳴的故事

原來香港都有個馬戲團。雖然沒有獅子老師,但故事因為香港人而萌生,帶出的訊息為港人帶來共鳴,「這就是香港馬戲團,叫作『香港』、馬戲團的原因。」

2018-11-27 16:21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