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夢專訪】學習喜悅地死亡 尺八虛無僧:吹尺八是一種修行

拍攝:陳文樺、劉智恒

剪接:陳文樺

撰文:黃展豪

尺八源自中國吳地的樂器,及後傳到日本發揚光大。許諾學習尺八逾十年,在學習其間他同時學習如何喜悅地生活和面對死亡。

【夢專訪】學習喜悅地死亡 尺八虛無僧:吹尺八是一種修行

尺八撥開人生迷霧

現代社會太混亂,人人馬不停蹄、繁忙地生活着,生活看似很充實,但其實都是走馬看花;我們看不清世界,享受不到生活。許諾以前都是這樣的一個香港人,他19歲踏入社會工作,做過攝影師、做過印刷機技工、做過推銷員,寫過劇本……涉獵的工種繁多,接觸過社會各層面,看似閱歷豐富,但他卻不諱言:「就是因為學習每樣東西都很快上手,這就糟糕了,因為你樣樣皆能,反而不知投身何處。」

就像睡前腦海不停閃爍的念頭讓我們失眠一樣,許諾二字頭年紀的時候對人生感到困惑,如飄泊溪流的孤舟小葉,看似安泰,卻對將來無從掌握。

有云「三十而立」,對人生仍然迷茫的許諾打算學一種樂器,意外遇上尺八,「首次見到尺八的時候發覺吹出來的聲音很有趣,且由一支竹製作,方便攜帶;五個指孔看似吹奏簡單,就買一支回來一試。」他當時未有想過這個源自中國吳地一帶,傳至日本的樂器,能夠幫助他撥開人生迷霧,覓得一片淨土,「尺八由一支竹製造,純天然而不經加工,所以吹出來的音準並不如西洋樂器般穩定,惟吹奏者身心穩定才能吹奏好尺八,真正吹出尺八的聲音,所以這亦是修行的最佳工具。」

【夢專訪】學習喜悅地死亡 尺八虛無僧:吹尺八是一種修行

【夢專訪】學習喜悅地死亡 尺八虛無僧:吹尺八是一種修行

【夢專訪】學習喜悅地死亡 尺八虛無僧:吹尺八是一種修行

【夢專訪】學習喜悅地死亡 尺八虛無僧:吹尺八是一種修行

像吹尺八地生活

許諾學習吹奏尺八時候,尺八的聲音就像發自內心的聲音;為了掌握自己穩定的狀態,從掙扎中他看到自己很多的問題,「修行的時候,你會見到很多黑暗面,生命像被翻出來清洗一樣,但正正因為這樣,你開始了解自己,明白為何會產生喜怒哀樂等情緒,然後你能夠更中性地看這個世界。」

許諾現屆「不惑」之齡,雖然學習尺八已逾十年,但每隔兩三個月仍會到日本稽古。回想當初到日本學藝,跟隨數位名師學藝後,發現京都明暗寺的古典曲目適合自己,幾經長時間溝通,終於入門明暗寺,「我記得入明暗寺的第一日,我問寺院住持,除了吹奏尺八外,我還有甚麼需要注意。他說我已經掌握好吹奏尺八的技巧,我需要的是如常地生活,把尺八學到的東西應用到生活上。」始終吹奏好尺八需要穩定身心,亦幫助我們生活上穩定身心。

【夢專訪】學習喜悅地死亡 尺八虛無僧:吹尺八是一種修行

【夢專訪】學習喜悅地死亡 尺八虛無僧:吹尺八是一種修行

【夢專訪】學習喜悅地死亡 尺八虛無僧:吹尺八是一種修行

喜悅地生活 喜悅地死亡

尺八不同一般西洋樂器,音準並非吹奏的一大課題,因此吹起來會有無限的可能性,慢慢從對聲音的敏感,變成開始對周圍事物敏感。

與其說吹奏尺八需要高超的技巧,倒不如說需要達到一定的境界。許諾說,我們愈是專精一門技藝,愈易產生自我;問他想達到一個怎樣的境界,他說想回到當時初學尺八時充滿好奇和謙卑的初心。

尺八是一種樂器,亦是學習人生的工具,如何尋找真正喜悅的人生,是他正在修行的課題,「喜悅地、快樂地生活和面對死亡,這就是我最想做到的事。」

編輯:Wong Chin Ho

編輯推薦

【夢專訪】有錢都唔賺 90後少女客製師︰我要話事

客製師這個行業,沒有課程可讀,亦沒有證書可領,能夠被人認可,靠的是自己慢慢摸索當中的技巧,用一對又一對精緻的作品說話。

2018-11-30 18:13

【夢專訪】香港都有馬戲團? 沒有獅子老虎 卻有令港人共鳴的故事

原來香港都有個馬戲團。雖然沒有獅子老師,但故事因為香港人而萌生,帶出的訊息為港人帶來共鳴,「這就是香港馬戲團,叫作『香港』、馬戲團的原因。」

2018-11-27 16:21

【夢專訪】「致命牙齒」熱力600度 火刀舞者:火就是我的舞伴

因為工作關係接觸到來自薩摩亞的傳統技藝火刀舞,Chris自此不能自拔,經過多年練習後成為火刀舞表演者,「跳舞有舞伴,火就是我們的舞伴。」

2018-11-23 15:13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