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夢專訪】有錢都唔賺 90後少女客製師︰我要話事

拍攝/ 剪接:Leo
文:Samantha

香港地,儲鞋、「炒鞋」大有人在,不少波鞋迷將球鞋視如己出,深怕鞋面上多了一丁點污積之餘,甚至會影響鞋價。然而在波鞋界卻有一班人喜歡在愛鞋上畫上幾筆,打造自己專屬的限量波鞋。

「我決定成為客製師,不像是讀書時期寫的『我的志願』,一切都是機緣巧合。」90後的Kiu,讀過酒店管理、學過服裝設計,原本是一名新娘化妝師,「那時化的妝容都是大眾能接受的,但未必是我喜歡的,而且當初的我比較不喜歡與人交談,每次工作完都會想這工作其實適合我嗎?」成為化妝師的熱情亦因此慢慢被消磨。剛好當時的她想要一對獨一無二的鞋,心想「出面買不到,倒不如自己畫吧」。就是憑了自小愛畫畫的天份,和這個「膽粗粗」的想法,Kiu買了一對全白的布鞋,以自己喜歡的美式漫畫風格,畫好了自己客製生涯的第一對鞋,亦令當時迷茫的她找到了工作的新方向。「無端端的不會有人願意把自己的波鞋給我改」為了成為更多元化的客製師,Kiu從當初只畫布鞋,慢慢嘗試客製波鞋、牛仔褸、和皮褸等皮革類的製品。

客製師這個行業,沒有課程可讀,亦沒有證書可領,能夠被人認可,靠的是自己慢慢摸索當中的技巧,用一對又一對精緻的作品說話。「那些接駁位高低不一,畫的時候要特別小心」,正因每對波鞋都不一樣,所以每一次顏料的選用、圖案的擺位、上色的處理,全憑Kiu的經驗。而能夠成功半途出家、專做客製工作,除了有賴自身的努力和畫畫天才,亦要感激一班來自台灣的「改鞋大師」。你以為Kiu為了成為客製師而去拜師學藝? 事實上,是這班大師十分熱血,眼見香港居然有女生做客製師,為了推廣客製文化的他們,決定自動聯絡Kiu,為初出茅廬的Kiu解難。

「客製」一詞顧名思義就是按客人的要求才一定的設計,做了2年客製師的Kiu亦遇過不少客人提出的奇怪要求,「曾經有客人想我把他女朋友的樣子畫在鞋上,我覺得不會有人喜歡自己的鞋上有自己,或是男女朋友、家人的樣子,然後再穿著上街吧」,雖然幾經爭論,但Kiu因畫不出人像的真實感,和覺得這要求過於奇怪,過不了心理關口的她決定拒絕客人要求。而從她的表情中可以知道,不論事件過了多久,她仍然無法理解這客人的要求。

「身為客製師,技巧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風格」雖然客製師畫的大多都不是原創角色和圖案,而且創作上會受到客人的需求而有所限制,亦曾被指抄襲,但Kiu笑稱比起一些更有名的客製師所受到的批評,自己遇到的都「很小事」。她不諱言,有時要建立自己的風格就先要模仿別人的作品,除了從中學習,亦可以找到自己喜歡和不喜歡的創作元素,慢慢建立出具個人特色的風格。

現實或會令人低頭,「我總不能強逼客人接受我的設計、我所喜歡的東西」,希望建立自家品牌,甚至組織自己的團隊的Kiu直言,現時這目標有點難實現,但要成就一件事就要作出犧牲,所以Kiu不時都「有生意都不做」,寧願選擇接下一些設計較複雜、所需的製作時間較長、但創作空間較大的單,務求在生活和創作中先取一個平衡。
責編:李玥展

編輯:OrangeNews Editor

編輯推薦

【夢專訪】香港都有馬戲團? 沒有獅子老虎 卻有令港人共鳴的故事

原來香港都有個馬戲團。雖然沒有獅子老師,但故事因為香港人而萌生,帶出的訊息為港人帶來共鳴,「這就是香港馬戲團,叫作『香港』、馬戲團的原因。」

2018-11-27 16:21

【夢專訪】「致命牙齒」熱力600度 火刀舞者:火就是我的舞伴

因為工作關係接觸到來自薩摩亞的傳統技藝火刀舞,Chris自此不能自拔,經過多年練習後成為火刀舞表演者,「跳舞有舞伴,火就是我們的舞伴。」

2018-11-23 15:13

【夢專訪】亞殘運奪一金一銅 何宛淇做輪椅上的吃貨

何宛淇患有先天脊髓肌肉萎縮症,一生在輪椅上渡過,但仍為港人在剛過去的亞殘運奪得一金一銅,而且她還設立fb專頁,為輪椅人士介紹餐廳,推動社會共融。

2018-11-20 16:05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