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夢專訪】在蘭桂坊街頭 遇見吹爵士樂的「啲打佬」

文:Dustin
攝、剪:Sonial


「一件樂器的價值,不是刻版印像賦予,而應該是由演奏者賦予,樂器只是一項工具去表達人的感情。」手中拿著「啲打」、吹著爵士名曲《Careless Whisper》的馬瑋謙Him不認同嗩吶是一件不祥樂器。他的爸爸是一名業餘中樂手,懂得笛子、嗩吶、管等樂器,小學到初中時Him就以口傳心授的方式在爸爸身上學習中樂。也跟爸爸去過不同地方作演出,父子二人以比較自由的方法組合中西樂,會合奏一些串燒歌,Him就在爸爸身上學習處理樂曲、音樂感、舖排,尊下自由創作的基礎,與刻板的彈奏樂譜不同。

Him並沒有被中樂定形,也曾經學了8年單簧管:「中、西樂平行的一起玩。」最後因為在樂團中玩久了,愛上嗩吶獨奏時的獨特個性,從而鎖定嗩吶為自己的本命樂器。也在家人的鼓勵下,到了演藝學院讀文憑、學士、碩士,現在已經是香港中樂團的嗩吶首席。

「啲打佬」

香港人對中樂的認識一定比不上西樂,但縱然不認識嗩吶,都必定會懂得「啲打」,但附帶的印像會是「殯儀館的啲打」。「古時候在農村,發生紅白二事要通知所有人,所以會用嗩吶,這是很傳統且基本的功能,但現代社會嗩吶會獨奏、合奏,甚至像我一樣玩一些流行曲,玩樂隊也可以。」Him表示嗩吶玩流行曲其實很多年前已經有,像張衛健《真真假假》就有現在Him的一位同事作嗩吶伴奏。

而在殯儀館中俗稱的啲打佬,演奏的技術含量也很高:「我一定不能夠馬上做到, 起碼要學習幾個月或者一兩年。」Him解釋這些演奏的即興成份很高,需要跟著敲擊的樂師去追腔,可能敲擊的有些提示就要跟著去變,樂手本身要很熟悉曲牌,應變能力要很高。

「死人音樂」

Him除了在香港中樂團當樂手,也和不同的朋友組成不同的陣形玩音樂,當中有更不乏中西樂的合作演出:「我本身演奏的目的是著重人多於樂器,樂器只是一樣工具去表達自己的音樂,不覺得有中西樂之分。」在網上發佈一些流行曲的重新演繹後,更得到更多人的回應,令更多人注意到嗔吶這樂器。

一次在台灣演出時Him遇到一位觀眾,跟他說小時候聽老師說過,嗩吶給人的印像就是不吉利、死人音樂的樂器:「但是他在看完我在樂隊的表現後,才再一次肯定一件樂器的價值,甚至引申至做人,喜歡的、正確的事,就不用理會其他人的看法 勇往直前。」Him對此很大感觸,覺得自己玩音樂除了影響別人對音樂的看法,原來還可以思考人生。

鳴謝:
香港中樂團
結他手 Ricky Wu
(部分影片由受訪者提供)

責編:李玥展

編輯:Dustin

編輯推薦

【夢專訪】背紋死神 花式足球員:趁死神未出手 先做喜歡的事

表演時受傷韌帶撕裂,令施寶盛幾乎不能再玩花式足球。因為這次意外,他明白人生無常,於是背上刺上死神紋身,時刻警惕自己,要趁死神出手前做自己喜歡的事。

2018-10-31 10:41

【夢專訪】你愈驚我愈爽 特技化妝師:見人嚇到彈開最開心

化妝是一門專業,特技化妝更是一門學問。把一個正常人化成恐怖喪屍,特技化妝師阿茄最愛見到人們被嚇倒的樣子。

2018-10-24 17:34

【夢專訪|狂人說夢】數學系小鮮肉立志拗手瓜:這不是小玩意

在香港,大眾對拗手瓜的認識,目前仍離不開「小玩意」的印象。不過這正正造就Tommy推廣這項運動的決心,「運動不分高低,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元素」。他想洗刷人們的刻板印象,「拗手瓜不是一群彪形大漢的醉酒活動,...

2018-10-26 13:51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