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夢專訪】用專業描述性愛場面 看電影是視障人士權利

文:Dustin
攝、剪:Carson


「我們常說逛街看戲吃飯,那為何視障人士就不能夠跟男女朋友逛街之後,去看戲吃飯?」香港口述影像協會創辦人梁凱程博士Dawning認為口述影像不只是福利,其實是一種權利,但可惜在香港一直未有受到大家注意,甚至連視障人士也不知道甚麼是口述影像。

2011年時Dawning想憑著本身講師工作的專長去做義工,就在一次為視障人士服務的過程中接觸了口述影像。然後Dawning翻看文獻時,發覺有關中文的口述影像很少,於是她辭去了講師的職務,去英國修讀口述影像的博士課程,回港後更成立香港口述影像協會。

【夢專訪】用專業描述性愛場面 看電影是視障人士權利

口眼俱備就做到?

「簡單來說,口述影像就是將我們看到的東西說出來。」而事實上口述影像一點不簡單,Dawning說一套個半小時的電影,最少需要用60至80小時去做準備:「所以不是會說話、視力正常就可以做到」。而且做電影口述影像時,不能夠暫停電影,要避開對白、背景音樂、聲效等等,在空白位置加上演員表情、動作、場影轉換等等,需要一定的語文根基才可以做到文字精練。

「角色出拳,你不能只說出拳出拳出拳,可能要用橫掃、膝撞,多一點詞彙,令整個動作更加生動。」Dawning舉例說武打場面、性愛場面、感人場面已經是三種不同技巧,性愛場面尤其難拿捏,究竟要說多少、有多露骨:「有位觀眾說過,有義工向他們講戲,遇到性愛場面時,可能義工比較內歛就跳過不說,其實他不知道發生甚麼事」。

【夢專訪】用專業描述性愛場面 看電影是視障人士權利

不合邏輯就不合邏輯

「而假如電影當中有一些情節不合邏輯,而視障人士透過口述影像同樣覺得不合邏輯,這就是一個成功的口述影像。」因為口述影像重點在於客觀,口述員不能夠,是沒有責任,去將一段不合邏輯的片段描述成有邏輯。

「自從2011年接觸口述影像之後,就認識到不同的視障朋友,和他們吃飯、逛街、接觸得更多之後,就會知道他們的日常生活的需要。」最令Dawning高興的是,在看完戲之後,視障人士能夠和你討論電影,這就代表他看得明。

責編:李玥展

編輯:Dustin

編輯推薦

【夢專訪】網絡令人疏離現實 競食者Mark:從進食感受生存

Mark是一個競食愛好者,他說參與競食不是為了獎金、不是為了免費食物、也不是為了拍片呃like,而是因為在競食的過程中,才覺得自己真正活著、掌握生活。

2018-09-21 12:36

【夢專訪】成績羞恥 唯一攀爬單車代表:香港第一又如何?

23歲的葉衍蓁是攀爬單車的香港唯一代表。沒教練的他自學成才,公園及天橋底是他練習的地方。他的運動生涯非常孤獨,卻有攀上國際賽頒獎台的渴望。

2018-09-12 17:53

【夢專訪】30年拍攝香港舊茶樓 自由攝影師感歎:想告別 偏已晚

做過新聞攝影、現為自由攝影師的梁廣福先生,三十多年來堅持拍攝香港的舊茶樓。他用菲林相機拍攝,拍了至少超過兩千張:「我不是什麼茶樓都拍,只拍我心目中有特色的舊茶樓。」

2018-09-19 09:46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