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夢專訪】30年拍攝香港舊茶樓 自由攝影師感歎:想告別 偏已晚

拍攝\剪輯:Soniel Pan
編輯\文:Stacy Li
     
年輕一輩彼此約會、食飯,很少將茶樓、酒樓當做最優選項。茶樓在大眾的記憶中漸漸淡去,淡得讓人記不起在香港經濟騰飛的年代,它也曾蓬勃興旺過。
     
做過新聞攝影、現為自由攝影師的梁廣福先生,三十多年來堅持拍攝香港的舊茶樓。他用菲林相機拍攝,拍了至少超過兩千張:「我不是什麼茶樓都拍,只拍我心目中有特色的舊茶樓。」
   
茶樓童工的情意結
   
【夢專訪】30年拍攝香港舊茶樓 自由攝影師感歎:想告別 偏已晚
梁廣福從事新聞攝影多年,偏偏對舊式茶樓有情意結。原來投身傳媒行業前,他曾在茶樓打工。「由童工做起」,第一間打工的茶樓位於深水埗蘇屋邨,之後「跳槽」到了旺角瓊華酒樓。8年的茶樓「生涯」,「什麼崗位都做過,點心學徒、賣點心、樓面」,茶樓的裡裡外外他都熟悉。
   
那時茶樓打工的工資四百元一個月,包三餐和住宿,吸引了不少年青人。不同於現在所見的侍應,多數都是長者,當年茶樓不乏青春氣息。不過工作相當辛苦,「做學徒要由凌晨三點開工至下午五點,工時很長」。
   
梁廣福說,自己開始拍攝茶樓時,舊式茶樓已是「買少見少了」。帶有香港舊色彩的人、事、物,一向是他喜愛的題材,茶樓更因自身經歷,被寄託了感情與留戀。
  
【夢專訪】30年拍攝香港舊茶樓 自由攝影師感歎:想告別 偏已晚

位於油麻地上海街的得如酒樓(圖:《再會茶樓歲月》,梁廣福著)

以前的食肆選擇不多,茶樓是普羅大眾最尋常的聚會之地。人生大事在這裡舉行,喜宴、壽宴、滿月酒;事業和生意也借這裡展開,見工、打探行情、講數、升職加薪、春茗;甚至年輕人約會拍拖、相睇見面,都悄悄相約上茶樓……茶樓成了職場、情場、戰場,成了家庭、工廈和寫字樓的「延伸」。「說茶樓見證了香港人的起起伏伏、流金歲月,也不為過」,梁廣福感歎。
   
不同於如今看似光鮮靚麗、實則千篇一律的豪華酒樓,舊茶樓的裝修風格古樸又講究,間間都有自己特色。「那時候人經營茶樓,一做就想做一輩子」,所以裝修上不惜下重本,用料講究。如為人熟知的高檔茶樓陸羽茶室,細看門框、屏風、櫃檯、家具,多用酸枝花梨木,名貴又經典。陸羽墻上的山水字畫,出自眾多名家,分量和數量不亞於一間美術館。
   
陸羽走高端路線,也有茶樓更具大眾色彩。梁廣福最喜歡的多男大茶樓,原址位於皇后大道西,裝修得中西合璧,似足香港華洋混處的特色,「傳統得來又有點現代化」。多男獨佔一個整棟建築,二樓墻上的鳳凰木雕格外顯眼,樓道裝飾是天使圖案,卡座區又見幾何圖形和粗框線條。這四層高的建築裡,各類中西元素相處和諧,自成一格。
  
【夢專訪】30年拍攝香港舊茶樓 自由攝影師感歎:想告別 偏已晚

新蒲崗的百樂酒樓(圖:《再會茶樓歲月》,梁廣福著)

也許在更多人記憶中,龍鳳、祥雲、麒麟……這些隆重的中式裝潢,更能代表茶樓的形象。年輕一輩或覺得老土,但想想,團年飯、婚宴、壽宴,都正正是人生最濃墨重彩的時刻,正正需要大紅大金相伴,襯映樂融融的氛圍與人心。梁廣福說,那些囍字、壽字可不是隨隨便便刻製的,雕工十分講究 。「你看那龍鳳雕塑」,他指著照片,「雙眼是做工精巧的紅色燈泡製成,絕非現在那些粗疏的手工可比」。
   
「一盅兩件」的慢時光
   
【夢專訪】30年拍攝香港舊茶樓 自由攝影師感歎:想告別 偏已晚
當然無論龍鳳如何精美,茶樓的主角仍然是食物。舊茶樓不會以「自家製」為賣點,因為「用料新鮮、手工製作」是那年頭的常識。當時不少茶樓都會設計自家的「星期美點」,每週新推出八至十精緻點心,吸引一班饞嘴食客。
     
「許多款式的傳統點心,現在的酒樓都不會賣了,太費手工」。梁廣福說,以前淮山雞扎「真的是用淮山,現在都很少了」。聽說三十年前的馬拉糕都可不一樣,「顏色更深、更靚、更香」。
   
【夢專訪】30年拍攝香港舊茶樓 自由攝影師感歎:想告別 偏已晚
現在蓮香樓推車叫賣點心,已讓不少年輕人和遊客感到新鮮。從前除了推車,茶樓的夥計還會揹背帶,背著點心盤叫賣,「這樣的點心員也是舊式茶樓獨有,現在幾乎看不到了」。茶客可以等點心員走到自己面前再叫點心,也可以主動出擊,遇到人氣點心,大家搶得熱熱鬧鬧。
   
而茶樓的另一大主角「茶」,也是集萬千寵愛。茶樓自豪於自家的茶葉素質,陸羽有新茶上市,還會貼告示通知茶客。「現在用茶包居多,就算不是茶包,也不會像沒有當年,一進茶樓便聞到茶香」。梁廣福說,早上上茶樓,若聞到這香味,「很是醒神」。在那個大街小巷沒有連鎖café的年代,泡一壺「色香味俱全」的茶,是種享受。許多茶樓的茶葉、茶具、水都自助開放,茶客可根據自己的口吻沖泡,淡又得,濃又得。
   
【夢專訪】30年拍攝香港舊茶樓 自由攝影師感歎:想告別 偏已晚
「一個大包、一籠點心、一壺茶,再加一份報紙,所謂『一盅兩件』就能消磨一個下午」。茶客一邊吃點心,一邊聽老夥計講故事。時間是怎麼溜走的,大家都渾然不覺。那時候茶樓熟客居多,客人與夥計關係融洽,茶博士深知食客的喜好,「他們記憶力很強,記得什麼客人愛喝什麼茶」。夥計同時充當溫情閒聊的夥伴,「哪怕是單身寡佬上茶樓,茶博士都會主動和你搭訕,在那個氛圍,你不會覺得寂寞」。 
   
梁廣福拍攝的照片裡,有許多茶客和夥計入鏡。所有人神色自若,各有各忙。「我不會干擾他們,也不會特意打招呼說要拍照,我只想捕捉他們忙碌時最自然的一刻。」也沒有人嫌他妨礙,大家任影不嬲,「他們有時間會同我傾兩句,忙的話就算了」。
   
想告別 偏已晚
   
【夢專訪】30年拍攝香港舊茶樓 自由攝影師感歎:想告別 偏已晚

彩虹茶廳的夥計(圖:《再會茶樓歲月》,梁廣福著)

茶樓結業,媒體雖近年有報道,但真正戀戀不捨的還是街訪和茶客。老闆會擔心手下人的出路,為員工的前途發愁。「在這樣人浮於事的社會,那樣的情誼讓人覺得溫暖」,梁廣福說。
   
梁廣福將三十年來拍攝的照片集結出版,書名便叫《再會茶樓歲月》。「再會」另有一層意思,便是「再見」。書裡面大部分的茶樓都不在了,如今全香港可稱得上是傳統茶樓的,大約只有3、4間。
   
許多人將土地問題掛在嘴邊,梁廣福則說,地產太蓬勃,很多茶樓寄居在唐樓、舊樓裡,一旦要拆除重建就無以為繼。有產權的茶樓,下一代也未必想經營。「老一輩的人去世,新一代沒有那麼能吃苦,不願意賺茶樓這辛苦錢,賣給別人起樓可以換好多億」。很難說這誰的錯,要怪就怪這紙醉金迷的時代吧?當我們想好好告別時,往往一切都晚了。大家捨不得,可這時代,「捨不得」又值多少錢呢?
  
     
【夢專訪】30年拍攝香港舊茶樓 自由攝影師感歎:想告別 偏已晚
更多舊茶樓的攝影作品,請見梁廣福所著《再會茶樓歲月》
出版社:中華書局
ISBN:978-988-8513-67-3
  
責編:李玥展

編輯:Stacy

編輯推薦

【夢專訪】女情色攝影師:咸濕唔係男人專利

Peggie認為當愈來愈多女生這樣去談論的時候,負面的聲音會相對減少:「為甚麼只有男人可以咸濕,男和女都是人,對性都一定有需要、有幻想」。

2017-11-29 16:43

【專訪】攝影師拍基層「小人物」:每個人都是自己生命的大主角

攝影師Ivan Wong的「小人物」相片展在這個工廈裡展出。展場是Ivan自己的工作室,佈置得低調樸素的,如果你只是路過,甚至可能不會留意到它。照片以市井小人物為拍攝對象,擺檔阿叔,舊書店老闆,劇團雜工……看到...

2016-08-26 18:09

【夢專訪】菲林攝影師Tony:菲林自己沖 相機自己整

當科技變得愈來愈簡單的時候,Megatoni Production店主之一的Tony偏偏走回頭路,選擇了步驟較複雜的菲林攝影,發展他的事業。

2018-06-13 17:20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