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夢專訪】把餵食用蝌蚪、老鼠都養大 乜都養的女生

文:Dustin
攝、剪:Leo

「養寵物是沒有分牠是不是食物,或者牠是不是主流、多人養的寵物,我覺得是一條生命,我就會去嘗試養牠們。」在雪兒的社交媒體上,你會見到很多獵奇的寵物:馬陸(千足蟲)、蟑螂、飛蛾、蝸牛通通都和這位女孩親密互動,是為了收視?為了讚好?為了刷存在感嗎?雪兒的回應很簡單:「牠們都很可愛呀!」

雪兒的家中養了很多不同種類的寵物,牠從4歲開始養貓,之後陸續養了草龜、長頸龜、粟米蛇、蝸牛、蛙、蟻、蜥蜴、老鼠、螳螂、發聲蟑螂、飛蛾、倉鼠、馬陸、麻雀、紅耳鵯、白頭翁、達摩鸚鵡,仿如一個動物園,而當中很多更有捕食者與獵物的關係。當你親眼看見過雪兒把玩馬陸、蟑螂時,你就不會懷疑她是為了其他原因而養牠們,因為不是真心愛的話,相信難以做出這種行徑。

強悍媽媽的女兒

雪兒形容媽媽是個比較強悍的人,覺得不需要害怕:「她會覺得害怕的人沒有用,所以我在被她取笑的環境下變得大膽」。而媽媽同時熱愛養不同寵物,所以雪兒自小就有接觸不同動物的機會。「大老爺、藍眼、雪花、檸檬都是青蛙的名字,蜥蜴叫johnny仔。」說到要介紹寵物的名字,雪兒眉飛色舞,因為大多數都是她親自改名,靈感多是來自牠們的身體特徵。

但是不是每一個人的接受能力也如此巨大,雪兒的寵物曾嚇怕了身邊的朋友:「我有朋友很害怕飛蛾,那次我上載了飛蛾的照片後,他發訊息罵我,而且說不再追蹤我動態。」除了女性朋友,有些甚至連身邊的異性都嚇怕了:「有男生跟我說不喜歡青蛙,問我喜歡青蛙的甚麼地方,其實很難回答,因為一整隻就是覺得很漂亮」。

寵物本來是食物

「開頭養蛇時要餵活體老鼠是最大衝擊,那時候我還小,加上覺得老鼠很可愛,餵完覺得很不舒服。」到最後蛇死了,鼠還未餵完,雪兒就一直養下去,開始了養「食物」。同樣,飛蛾本身是用作餵蜥蜴或者變色龍的蛹,雪兒用試一試的心態去養,由孵化到死亡只得一個星期:「過程很短,應該很少人會這樣養,其他人應該會覺得是很蠢的做法」。還有水魚,雪兒是在水族店外的溝渠,救起在換水時被沖走、店員懶得撿回的不值錢飼料。

當然不是每次養寵物都處理得很好,雪兒乜都養的性格曾經帶來了一些災難,試過在路旁撿蝸牛回家養,沒想到蝸牛繁殖能力如此驚人:「突然有一堆白色一粒粒的東西黏在缸的一角,上網查才知道是蝸牛產卵了。」最高峰時期雪兒家中起碼有200多隻蝸牛,有嘗試問朋友要不要,但只被領走了3、4隻,好不容易才把牠們都養到壽終正寢。

開頭養馬陸時,雪兒連牠的名稱也不知道,雖然不怕牠的「獨特」外表,但原來牠喜歡吃腐爛的食物,不單會惹來蚊子,也發酵出蛆虫和臭味。而草龜龜龜是雪兒初期養的寵物之一,經歷了不少事故,墮樓、走失、脫肛,但慶幸至今仍健在,是雪兒養寵物的啟蒙老師。

蟑螂的感情

可能有部分飼主著重如何繁殖出漂亮的品種,怎樣叫做成功、怎樣叫做漂亮、怎樣叫做有價值,絕對是有明確的界定。但在連路邊蝸牛都養個不亦樂乎的雪兒眼中,生命就是生命:「最怕牠們生病、最怕牠們離去時太痛苦,這是最不想的事,在熊仔鼠死時很傷心,那天回家抱起牠發覺牠辛苦得在叫,那一刻心很痛」。當時雪兒能做的就只在陪著牠,直到牠的生命完結,希望牠不要太寂寞

但別以為養寵物經驗豐富的雪兒就見慣生死:「我自己養活每一種動物都會投放感情,就算是蟑螂,每個人都覺得隨街會拍死一隻,但是都會有感情,你幫牠換窩、抱牠、花時間在牠身上,在死的時候會在腦中重播,會很不捨。」

*影片內部分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責編:李玥展

編輯:Dustin

編輯推薦

【夢專訪】難忘清理屍油屍蟲 27歲殯儀策劃師:頂得住陰氣先入行

經常出入殮房和殯儀館,殯儀策劃師Hades的工作「陰氣非常重」。他大談行業禁忌,講述難忘經歷,還細說部分老行尊是如何「鋸人錢」。

2018-08-24 09:51

【夢專訪】小丑女拳王 為理想戰至最後一秒

鄧朴晴本身是一名嬌小玲瓏的小丑,搖身一變,她變成一名的搏擊運動員,贏盡獎項。堅毅的意志和勤勉,造就她今日各種小成就。

2018-08-21 09:42

【夢專訪】香港女生1年9次北韓深度遊:「離開時因不捨而哭」

北韓「鎖國」至今,令人想入非非,北韓遊女領隊Katherine竟然能夠在這真假難分的國度,建立了真摯的友誼。

2018-08-09 10:46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