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夢專訪】小丑女拳王 為理想戰至最後一秒

拍攝/ 剪接:劉智恒

文:黃展豪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因工作歡樂入行做小丑

「小丑一出場還未表演,觀眾已經很開心,我想帶給他人歡樂,亦想工作充滿歡樂,所以選擇做小丑。」全因「歡樂」二字,鄧朴晴於2005年毅然辭去船艙服務員的全職工作,到主題公園做小丑實習生,短時間內學會拋球、拋樽、轉碟、扯鈴、踏高蹺等,日曬雨淋為客人表演。遺傳自媽媽的少許俄羅斯血統,鄧朴晴樣貌「鬼鬼哋」,「小丑鬼鬼」成為她的暱稱。

辭去全職去做小丑,月薪由萬多元一下子跌至數千元,鄧朴晴思想傳統的媽媽覺得女兒的決定不可理喻,自此囉嗦女兒小丑只不過是嗜好,找一份朝九晚六有冷氣涼的白領工作才是正路。但鄧朴晴沒有唯命是從,反而於2013年自立門戶接小丑活動的工作,惟守業初期月入曾經跌至一千幾百元,未能給予家用,媽媽埋怨的聲音更大:「你正正經經找一份工作,日日躲在家不知道做甚麼?」這句話成為愛女心切的媽媽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夢專訪】小丑女拳王 為理想戰至最後一秒

【夢專訪】小丑女拳王 為理想戰至最後一秒

鄧朴晴在雜耍上並沒天份,往往隨要比一般人多下幾倍苦工,才學會扯鈴及拋樽。

現月入可達十萬八萬

不少思想傳統的父母覺得收入和舒適度是選擇工作的關鍵,工作能否帶來樂趣根本不值一提,然而鄧朴晴的想法正好相反,「每日二十四小時中,我們可能花了十多小時工作,若每天工作得不開心,過這樣的生活有何意義?每日十多時小丑工作都令我很開心,我想這才是適合我的職業。」現在鄧朴晴小丑工作的收入已經翻了幾翻,淡季月入五位數起跳,聖誕、暑假旺季可月入可達十萬八萬元。看見女兒今日小丑工作的成績不錯,媽媽反對的態度逐漸軟化。

【夢專訪】小丑女拳王 為理想戰至最後一秒

於主題公園巡遊表演,是她現時的兼職工作。

【夢專訪】小丑女拳王 為理想戰至最後一秒

每逢聖誕節都是小丑工作的旺季,鄧朴晴在旺季月入可達十萬八萬元。

兩奪世界泰拳冠軍

卸下小丑妝顏,放下笑容,同時身為搏擊運動員的鄧朴晴亦可以穿上拳擊手套,掛上一副嚴肅的面孔,在擂台上與對手纏鬥。2009年因為減肥而接觸拳擊,上幾堂拳擊課發現拳擊是一項不斷挑戰身體極限的運動,她舉例指,今日出盡全力只能做到五十下掌上壓,但勤力練習,下星期可能做到六十下,七十下。從練習中進步,從進步中突破是她最享受拳擊運動的地方。

有一次上課,鄧朴晴雙腳脛骨位置已經踢成瘀黑色,但仍然繼續踢沙包,教練見她不怕痛,便建議學習拳擊幾個月的她參加本地的散打比賽,結果奪冠,其後在擂台上亦獲獎無數,2016及2017年更分別贏得48公斤級別泰拳世界錦標賽冠軍,以業餘運動員身分登上世界級拳王的寶座。

雖然勇奪多項殊榮,但鄧朴晴從來不視獎項為值得炫耀的東西。她認為拳擊是訓練她意志力的運動,教導她為了目標,要排除萬難向前衝,「上到擂台我就抱着一個心態:我不打你,你就會打死我,我不想被你打去,所以戰至最後一秒我都是向前進攻。」

無論雜耍抑或拳擊,鄧朴晴其實沒甚麼天資,她優勝的地方是勤於練習和擁有鐵一般的意志。有志者事竟成,只要肯努力,成功隨時咫尺可及。

【夢專訪】小丑女拳王 為理想戰至最後一秒

鄧朴晴多次代表香港出戰世界的拳擊比賽,成績亮麗。

【夢專訪】小丑女拳王 為理想戰至最後一秒

【夢專訪】小丑女拳王 為理想戰至最後一秒

【夢專訪】小丑女拳王 為理想戰至最後一秒

堅毅的意志是鄧朴晴勝出多項拳擊比賽的關鍵。

責編:李玥展

編輯:Wong Chin Ho

編輯推薦

【夢專訪】香港女生1年9次北韓深度遊:「離開時因不捨而哭」

北韓「鎖國」至今,令人想入非非,北韓遊女領隊Katherine竟然能夠在這真假難分的國度,建立了真摯的友誼。

2018-08-09 10:46

【夢專訪】回想首次穿女裝 「偽娘」Miyu:這才是靈魂想穿的衣著

說起第一次穿起女裝,Miyu用「靈魂的衣著」去形容:「那一刻望著鏡子就覺得自己一直穿的衣著,都不是自己靈魂想要的衣著」。

2018-08-13 11:58

【夢專訪】奄尖過客人的電結他工匠

在講求方便快捷的年代,追求工藝變得極為奢侈。有位電結他工匠從未退而求其次,結果打造了一支可能是全球最細小的25吋電結他。

2018-08-01 12:15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