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夢專訪】工作假期不似預期 想做農夫最後卻成了小型飛機師

文:Dustin
攝、剪:Zita

初初看到他的影片,會以為他是一個想當KOL的bloger或是youtuber,但這個戴著熊仔頭套的「頭大大機師」原來真的是一個機師,駕著小型飛機在西澳帶遊客包機去旅遊。誰想到,他原本是一心打算做農夫才到澳洲的。

頭大大原本在香港讀書,雖然會考成績不好,但最後找到一份產品項目管理的工作,人工算是不錯。「想跳出自己的安全位置,就嘗試去西澳工作假期,初初到西澳時就夢想在農村採摘草莓,親口吃到自己種的水果那滿足感非常好。」可惜的是,工作不似預期,當農夫又熱又辛苦,每天風吹雨打12小時,每天換來只有大約港幣120元的薪水。
理想與現實

被可怕的現實嚇怕,頭大大馬上辭去了農場的工作,之後輾轉當過搬運工人、司機、郵差,看似追夢之途將以失敗告終。但卻在當郵差時的一次送件途中,發現了西澳的一個小機場,場內有兩間航空公司在那讓設立訓練基地,也令頭大大了解到,原來西澳是很多機師的產地。

在西澳小型飛機非常普遍,擁有駕駛飛機執照的人很多。頭大大身邊就有一位女同學剛剛18歲,連車牌也未有就有一個私人機師執照,當地的機場數量甚至比停車場多:「如果可以用自己的飛機帶大家去旅行,會是一件很開心的事。」之後,頭大大就以當機師為目標。
機師與他們的產地

之後的三個月頭大大不停讀書、溫習,考了當地政府的一些航空課程,合格後就開始飛行訓練課程。「當時我是學校唯一的亞洲學生,在學的過程中,校長對我有特別對待,不時會出現一些比較差、難以接受、苛刻的言語」。頭大大覺得是和自己非本地學生的身份有關,之後就萌生了一個想法:不如用部分訓練的錢去買一架飛機,去創造自己未來的事業。

頭大大在原本的學費中,拿出一部份買了一架4座位的小型飛機,只租學校的飛行教練,用自己的飛機實習。最後順利畢業,亦幸運地遇上了現在的老闆,願意借出類似的士牌的牌照,讓頭大大可以在當地辦旅行團。「我在那邊開始了這工作4個月,平均每月有1至2團飛去羅特尼斯島」。正式開始自己的事業,並希望之後可以4人機換16人機、16人機換400人機。
機上的人

「遇過最深刻印像的不是光顧我的客人,而是一位免費的乘客。」頭大大是「天使飛行」的其中一位機師,間中會用自己的飛機,去遙遠的地方免費載一些病人到市區見醫生。「我最深刻一位病人他有末期癌症,當時我駕了4日3夜飛機接他去覆診,當中很予盾的是我很高興自己能夠當義工,但是我接載的乘客,他們的生命正在很快的倒數,或者將近完結」。

而對於香港這故鄉,頭大大一年只有機會回來一次,甚至一次都沒有:「想念香港的食物,在澳洲尤其是最孤獨的城市,有錢也找不回那種味道」。頭大大亦有打算回香港發展:「將來當然希望有機會可以回到香港,為自己家鄉的人、用同一種語言帶大家去不同地方遊玩。奈何香港的民用航空其實不發達,所以如果要回來發展,是一件很難的事」。

*部份影片及照片為Aerodemocracy 民航提供
責編:李玥展

編輯:Dustin

編輯推薦

【夢專訪】奄尖過客人的電結他工匠

在講求方便快捷的年代,追求工藝變得極為奢侈。有位電結他工匠從未退而求其次,結果打造了一支可能是全球最細小的25吋電結他。

2018-08-01 12:15

【夢專訪】退休教師打機「上癮」 68歲的電競哲學

68歲的退休教師Rosa卻打破這種對立,她的隊伍參與電競比賽得到冠軍,甚至直言:「有一點點上癮」。

2018-07-20 19:21

【夢專訪】「一半學砌車 一半學做人」 四驅車手盼傳承做人態度

小時候迷戀過玩四驅車的米高,3年前重拾舊好,除了想於世界大賽一鳴驚人,亦希望傳承他玩四驅車的態度,讓年輕車手可以「一半學砌車,一半學做人」。

2018-07-25 14:03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