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夢專訪】拯救不一樣的毛孩 隨處可見不代表命賤

文:Dustin 攝、剪:Soniel

香港的土地問題不只存在於人與人之間,野豬、猴子、牛等等時不時會「闖入」民居。而其實每時每刻還有不同的雀鳥在我們四周,可能是數量太多太常見,令到大家對牠們視如無物,習慣牠們在身邊飛來飛去、習慣眼睜睜看著牠們死亡。

「為甚麼會聚焦在斑鳩、白鴿上呢,是因為當牠們受傷或有問題時,很多時候都沒有人懂得處理。」Gian是一個救援雀鳥群組的管理員之一,和一班曾經有救雀經驗的戰友,分享救雀知識,每天用6-7小時去處理拯救不同雀鳥的事務。其實不止是鳥,Gian救過的動物包括兔、倉鼠、狗,有些成為了她的寵物。

那一次很傷心

Gian第一次救的一隻鴿是在街上發現,當時白鴿因為撞玻璃傷了翅膀,而且被途人踩傷,當時未有經驗的Gian只想到馬上要找獸醫:「找了很多間,哭著的去求診,終於找到一個肯醫牠,但最後醫生跟我說可能有禽流感,不要碰牠,提議我人道毀滅,那一次很傷心」。之後Gian就開始做資料搜集,慢慢發現斑鳩、白鴿身上是沒有這個病,這只是大眾對牠們的誤解。

Gian覺得香港的動物法例是相對的落後和苛刻,一般人假如把斑鳩、白鴿帶回家是犯法的。「下雨天或學飛時跌在地上的雀鳥,只要吹乾身上的羽毛、餵牠吃一點東西,很快已經可以重返大自然,但那一刻如果你不去救,牠就會在雨中死去。」Gian曾經參考不少外國的資料,像美國就有很多救助雀鳥的組職,而且有合法的領養途徑。

一人救不如一起救

「當一個人發現有生病的動物在路邊,最傳統的做法就是拍照放到網上,看看有誰可以去救」。Gian有一段時間每逢看見這些圖片就馬出動去營救,因為知道沒有人去救的話,小動物一定會死,但長久下來,體力、心力都到了極限。「我想將自己定位,到底我是一個24小時隨傳隨到的崗位,還是希望多些人認識、一起去拯救的崗位。」當有人去問如何拯救,Gian絕對會支持並且提供所需的知識、物資,因為一個人的力量有限,最重要的是喚起更多人幫助的心:「我希望的是一起去救」。

Gian明白很多人不喜歡野生雀鳥是因為嘈音、糞便等環境問題,但其實雀也好其他動物也好,和人一樣都在努力去生存,欠缺的是合適安置的地方:「是共融的問題,有很多人反對我們去干涉大自然,但反過來,其實是我們在破壞牠們的地方」。

雀鳥急救小知識:

Q:甚麼鳥需要救?
A:如果看見雀鳥不太郁動,可以行近觀察,假如稍為用力就可以捉到牠的,就證明失去生存能力,需要救援。

Q:發現嬰兒雀鳥怎辦?
A:最好的方法是看看附近有沒有巢,放回巢上給父母。

Q:見到不會飛的雀鳥呢?
A:大部分學飛的雀小孩雖然不會飛但牠們跑得很快,不用刻意去捕捉,慢慢牠們就會學會飛。

Q:如何急救受傷的雀鳥?
A:先用紙盒裝著,第一要注意保溫,如果雀鳥身體濕透,可以先用風筒吹乾,或用毛巾抹乾,用衣物、毛巾捲著牠。第二要注意保水,可以買電解質飲料混和水給牠喝,或者葡萄糖水,可以短時間補充體力。

重要提示:不要急著餵食
雀鳥缺水會很快死,但只要有水即使不夠食物短時間內也不會有事,你可以想像是人,在虛弱的時候也不會吃飯,不要硬塞食物給牠們。

責編:李玥展

編輯:Dustin

編輯推薦

【夢專訪】演員/主音/評判/直播主 90後Slash:我想做到樣樣都精

Bonbon於演藝學院畢業兩年,目前的工作包括演員、唱歌老師、歌唱比賽評判、live主播、樂隊主音。有主要身份,卻沒有「正職」,因為每一份職業加起來才組成一個黃雪燁。

2018-07-06 12:04

【夢專訪】90後假髮設計師 令癌病人活得像常人

從學生兼職,做到畢業開店;由手縫一片片的髮片,到現時主力為癌病人製作醫療假髮:「專稱的話就叫做假髮設計師」。

2018-06-29 18:37

【夢專訪】20歲前生命只有讀書 原測量師6年追回夢想做音樂人

Hinry跟大部分香港的學生一樣,都覺得讀書就是一切,每天用16小時溫習。當其他同學打機,他溫習;當其他同學看電影,他溫習;當其他同學逛街,他溫習。

2018-06-25 17:06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