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夢專訪】演員/主音/評判/直播主 90後Slash:我想做到樣樣都精

文:Dustin 攝、剪:Leo
眼前這個文青少女Bonbon有時會出現在電視、有時又會在餐廳廣告見到她、原來還是一個唱歌老師和音樂比賽評判…到底她的正職是甚麼,為何老是常出現?「我覺得我最主要的身份是一個演員,人們常說貴精不貴多,我自己的想法是在這麼多範籌裡 盡量都要求做到精」。Bonbon有主要身份,卻沒有「正職」,因為每一份職業加起來才組成一個黃雪燁。

沒有正職的Slash世代

有人說現在是Slash世代,年青人都不滿足於單一工種,喜歡多樣興趣同時發展。Bonbon於演藝學院畢業兩年,目前的工作包括演員、唱歌老師、歌唱比賽評判、live主播、樂隊主音。而其實這些身份,都是一路走一路儲回來:「有契機的話就拍攝不同東西,剛好遇上網絡世界興起的時期,我在youtube、instagram上載自己的翻唱,多數人對我的印像,都是那個彈結他唱歌的女生」。

試過向長輩解釋自己的工作,但似乎老一輩未懂得這個概念:「他們的概念就是,你要在冷氣房坐著,打打文件準時上班下班」。而為了避開親戚對工作的追問,Bonbon畢業後的兩年都缺席團年飯:「爸爸那邊的親戚不太支持我讀戲劇,想逃避他們問我人工是多少、找到甚麼工作、又或者你給多少錢家裡」。

省了一百塊

Bonbon曾經做過印刷,亦因此明白自己不能「坐定定」做規律性的工作,目前的工作可以挑戰自己發掘可以發展的地方。而這種性格,從中學時已經可以見到:「我中學時很喜歡課外活動,田徑、朗誦、戲劇節、吹笛子、合唱團一些表演性的活動」。但多樣興趣之中卻可惜不包括讀書,於是在中六的家長日時,老師提出多一種可能性,叫Bonbon報考演藝學院。

聽完老師的建議,Bonbon竟然大膽到連大學聯招都沒有報名:「省掉了四百元,用三百元報了香港演藝學院,很開心,因為我能夠選我真正喜歡的科目」。而有其女必有其母,媽媽亦沒有異議:「媽媽是只要我健健康康、開心,做甚麼都沒所謂」。也許這種「大膽」也可翻譯成「目標明確」吧。

責編:李玥展

編輯:Dustin

編輯推薦

【夢專訪】90後假髮設計師 令癌病人活得像常人

從學生兼職,做到畢業開店;由手縫一片片的髮片,到現時主力為癌病人製作醫療假髮:「專稱的話就叫做假髮設計師」。

2018-06-29 18:37

【夢專訪】20歲前生命只有讀書 原測量師6年追回夢想做音樂人

Hinry跟大部分香港的學生一樣,都覺得讀書就是一切,每天用16小時溫習。當其他同學打機,他溫習;當其他同學看電影,他溫習;當其他同學逛街,他溫習。

2018-06-25 17:06

【夢專訪】港超聯唯一執法國際女主裁判:我不需要男仔遷就

當然也有女生比一班男性球迷更加懂球例,因為她就是在球場中告訴你甚麼是球例的人──球證。

2018-06-22 14:52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