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夢專訪】90後假髮設計師 令癌病人活得像常人

文:Dustin 攝、剪:Pan

90後Zoe在讀書時剪短了頭髮,因為貪靚想盡辦法加長自己的頭髮,於是就開始了10年假髮之路。從學生兼職,做到畢業開店;由手縫一片片的髮片,到現時主力為癌病人製作醫療假髮:「專稱的話就叫做假髮設計師」。

從貪靚到醫療

一說到假髮,大家會想到年紀大而脫髮的人,其實Zoe的客人還有正接受因癌症治療的人、因情緒問題而扯掉自己頭髮的人、更有易服癖好的客人。「其實最初的客人都是為外觀為主,直到大學時有一位師妹有醫療上的需要,她就問我有沒有醫療假髮賣,就開始研究醫療假髮如何幫病人」。

因為Zoe每天能夠照顧的客人有限,排在首位的當然會是有醫療需要的人,但不同的病人也有不同需要:「有些客人不介意被人知道有癌症,可以造一個比較漂亮的髮型;有些客人就想瞞過家人,只想自然一點不想誇張,要像本身的髮型」。在與客人傾談之後,Zoe就幫客人量度頭部,根據長度、顏色、髮質等去設計假髮。

善意的謊言

「很多人都不知道真髮是從何而來,有些沒有認識的人甚至會覺得恐佈,因為的確有一些地方會賣一些死人的頭髮、死囚的頭髮。」真髮的來源往往是人搶心的一點,而Zoe選擇去和山區的女孩交易,她們漂亮的頭髮可以換取讀書生活的金錢。另一邊廂,Zoe也曾經呼籲人來捐頭髮,反應很不錯,收到的頭髮就製作成假髮,送去癌協中心。

最讓Zoe印象深刻的,是一位30歲左右患乳癌的女生:「巧合的是她媽媽也同期在進行化療,她不想讓媽媽和親人知道自己有事」。Zoe重複幫她測試、處理了好幾次,最後終於造到一個很適合她的假髮:「她戴上後超級高興,後來也成功瞞過所有家人」。努力製作出一個連親生媽媽都分辦不出的假髮後,最幸運的是,最後知道她跟媽媽兩人都康復了。

責編:李玥展

編輯:Dustin

編輯推薦

【夢專訪】20歲前生命只有讀書 原測量師6年追回夢想做音樂人

Hinry跟大部分香港的學生一樣,都覺得讀書就是一切,每天用16小時溫習。當其他同學打機,他溫習;當其他同學看電影,他溫習;當其他同學逛街,他溫習。

2018-06-25 17:06

【夢專訪】港超聯唯一執法國際女主裁判:我不需要男仔遷就

當然也有女生比一班男性球迷更加懂球例,因為她就是在球場中告訴你甚麼是球例的人──球證。

2018-06-22 14:52

【夢專訪】女記者做棟篤笑:千金難買 香港人笑得開懷

與做記者不同,Mary認為棟篤笑不需要傳遞什麼深明大義,「我們就是想好笑」,可惜千金難逗香港人一笑。

2018-06-15 15:51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