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夢專訪】港超聯唯一執法國際女主裁判:我不需要男仔遷就

文:Dustin 攝:Ming 剪:Leo
世界杯一到,全世界又開始揶揄女生不知道越位是甚麼,但其實男生也有對足球沒興趣的…當然也有女生比一班男性球迷更加懂球例,因為她就是在球場中告訴你甚麼是球例的人──球證。

「球證有很多好玩的地方,雖然大家未必明白好玩的地方,又要被人罵、又要日曬雨淋。」羅碧芝Gigi當了球證12年,現時已經是國際足球裁判員,於本地頂級組別賽事擔任主球證。而說到為何對足球產生興趣,就可能跟萬人迷碧咸有關:「小時候哥哥會買足球雜誌,有一次見到封面是碧咸覺得他很帥,那雜誌現在還在我床下」。Gigi日常甚至會追看《足球小將》動畫,與其說受到球星或卡通啟發,倒不如說對足球的熱愛一早濳藏在骨子裡,時機一到就被誘發出來。

踢而優則判?

「我也不知道為何我會對此有興趣,假如我把例書給朋友看 應該看一頁就會睡著,但我就會不斷鑽研」。她更覺得每次做球證都像在考試,一場球賽90分鐘你都不停在解決困難。「就像你喜歡一個男生你也會想多了解他一些。同樣地,我就去了讀球例,去學這運動的玩法」。

甚至乎,Gigi覺得不懂得踢足球也可以做裁判:「當然你有足球底子 你分䀿一個動作會比較快、學得更快,但我足球真的不太強,會稍為玩玩」。同時更鼓勵完全不懂足球的新人加入。

女球證有特別待遇?

「我試過被一名丙組球員用波射中我心口。」那時候Gigi剛做了球證幾年,遇到不服判決的球員。「我生氣,生氣在為何你要這樣對人,我覺得這是不尊重人、不尊重球證這角色」。Gigi立即發出了紅牌,並沒有因為自己是女生而覺得應該被遷就,因為她己經有覺悟,覺得自己站在場上身份就是球證,而和球員有爭拗己經是球證的「份內事」。

足球裁判的在職時間不長,很多時四十二、三歲就開始陸陸續續的退下來,因為對體能需求真的很大,例行的體能測試要求一點也不低,Gigi目前是以男生的標準在操練,十多年的球證生涯也換來不少傷患在身,坦言每次休季就要「入廠維修」。未來的時間Gigi希望可以做好每一個判決,盡量多做幾年,到真的要退下來的時候,就會選擇當考核員或者導師,培育新人。


《足球芝道──我是女裁判Gigi!》
出版社:非凡出版
作者:羅碧芝
ISBN:978-988-8512-77-5

責編:李玥展

編輯:Dustin

編輯推薦

【夢專訪】女記者做棟篤笑:千金難買 香港人笑得開懷

與做記者不同,Mary認為棟篤笑不需要傳遞什麼深明大義,「我們就是想好笑」,可惜千金難逗香港人一笑。

2018-06-15 15:51

【夢專訪】95歲婆婆做model:去街市都要化妝

扮靚是私人小事,對於外表,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接受程度。Alice這份細水長流的堅持,背後與個人生活態度有關,她扮靚的不止是自己,而是生活,是生命。

2018-06-07 10:37

【夢專訪】90後巴士司機:從小志願是做車長

周健榮自幼稚園開始,因覺得車長能駕駛著這麼龐大的車,將乘客送往各處,充滿著使命感和極具威嚴,從此便與巴士結下不解之緣。風趣幽默,說話又帶點成熟的他,雖然可能不如常人眼中的有大志,但志氣高,以及堅定...

2018-06-06 17:10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