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夢專訪】女記者做棟篤笑:千金難買 香港人笑得開懷

拍攝:Leo、Pan
剪輯:Leo
文字:Stacy
    
香港人對於棟篤笑的認識,大部分都來自黃子華,大部分也僅限於黃子華。在子華神強大的「光芒」下,香港也不乏有一班積極耕耘的棟篤笑演員。作為其中一份子,Mary說,「我們也要多謝黃子華」。
   
【夢專訪】女記者做棟篤笑:千金難買 香港人笑得開懷
Mary是一位全職的棟篤笑演員,接觸棟篤笑已有5、6年,踏上全職之路是近兩年的事。她做記者出身,熱愛閱讀、思考和寫作。「傳媒做了10年,什麼版面都做過做。財經、國際……做專題,也做過紀錄片 」。
  
做記者是中學時期萌芽的心願,那時Mary有「改變世界」的大志。她笑言現在覺得這樣的想法有點「on 9」,「不會再覺得我可以改變,但我是世界的一部分」,改變自己對於世界的態度和看法,亦是變相地改變世界?「所以我能做多少就多少」,相比起用筆和相機去鞭撻社會不公,她現在更願意將聽到、看到的怨氣,變成棟篤笑表演的靈感,最終化作觀眾的笑聲。
      
【夢專訪】女記者做棟篤笑:千金難買 香港人笑得開懷

【夢專訪】女記者做棟篤笑:千金難買 香港人笑得開懷
每個棟篤笑演員,多多少少有自己的「賣點」,或叫標籤。如Mary所在的棟篤笑表演團體「爆笑館的」創辦者Vivek,不少人都熟悉他的「印度人」身份,Vivek表演中源源不絕的笑話也來源於此。問Mary的標籤是什麼,她坦言自己還在摸索,「若硬說要賣點,我想應該是『I am still a man inside』」。這來自於她之前在網絡爆紅的一條片表演段,她所講的關於女校的笑話(點擊看片)。一個大大咧咧的前記者,一個有才華的女漢子,是她給人的印象。
       
與做記者不同,她認為棟篤笑不需要傳遞什麼深明大義,「我們就是想好笑」,可惜千金難逗香港人一笑。她和團隊成員去廣州、馬來西亞、澳洲表演,「那些觀眾是準備好了來笑的,好像是來吃自助餐,隨時準備去抓東西來吃」。如廚師愛好胃口的客人,棟篤笑演員也喜歡愛笑的觀眾,「他們越笑,我們就越high」,才覺得「站上台的感覺好極了」。但入場的香港觀眾,似乎被生活敗壞了胃口。「香港的觀眾笑的話,就呵呵一聲,那已經算反應很好了」。觀眾們板著臉,雙手環臂,「 他不是不想笑,而是要非常好笑笑,他才有力去笑」。如果一個笑話香港觀眾給的反應是爆笑的話,去到任何地方表演都應該是所向披靡,她笑說。
    
責編:李玥展

編輯:Stacy

編輯推薦

【夢專訪】95歲婆婆做model:去街市都要化妝

扮靚是私人小事,對於外表,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接受程度。Alice這份細水長流的堅持,背後與個人生活態度有關,她扮靚的不止是自己,而是生活,是生命。

2018-06-07 10:37

【夢專訪】她連續4年都去台灣學古法造紙 夢想是居住在田野間

4年前,彤彤在網上看見台灣仍然有人在承傳著造紙術,而且是三代的造紙匠,於是就開始了學古法造紙之途。

2018-06-01 16:43

【夢專訪】一筆一筆記錄死亡 專畫寵物遺照的肥仔

「有一些外國的追隨者找我畫他們的寵物,當中有一位的寵物已經過世,就開始替年老或者死去寵物畫畫的經歷」。Raymond 外號肥仔,是一位專畫寵物遺照的畫家,但其實並不是一早打算以此為目標去做。

2018-05-23 16:24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