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夢專訪】盲攝者郭健:「不完美」造就事物最「完美」的模樣

文:Jinny
拍攝、剪接:Ming

誰說視障人士不能愛上攝影?一般人總認為,拍攝者需要具備正常的視力,才可對準鏡頭,組成最完美的構圖。但對先天視障者郭健來說,「即使視力不如正常人,亦無法阻止我對拍攝的熱誠。」

面前30多歲的郭健,身穿一身休閑運動裝,臉上掛著一個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而每次出門前,他總不忘把最愛的相機掛在脖子上,因為隨時隨地,都可以是按下快門的好時刻。郭健患有先天性的眼睛基因病變,所以一出生便只有正常人約一成的視力,僅可看到0.8米之內的事物。


視力的阻礙為郭健帶來生活的不便,但正因如此,他總能留意到街道上被忽略的微細趣事。可能只是街上的水泥袋剛好反射到陽光的影子,但當下的感覺觸動到他,他便把一剎那拍攝下來。郭健笑言:「一條街我可以走很久,看到有趣的東西便會駐足觀察。」如果當天剛好拍得一張很滿意的作品,他的感覺猶如抽到大獎般,足以開心一整天。

一開始對攝影產生興趣,全因郭健一份對世界的好奇心,並希望把感受到的東西記錄下來的渴求。在菲林昂貴的年代,拍照可算是高級消遣,所以他的家人都不太支持他的攝影興趣。而當時的郭健就只好用畫畫的形式,把難忘的場景盡力記錄。但當他回家後拿起畫筆的時候,很多的細節都已忘記,始終無法與拍照一樣可快速記錄。直至數碼相機的推出,他終於可以拿著一台很便宜的相機,跟友人相約一起到處拍照。

如何定義一張照片的好與壞?從前的郭健很重視照片的構圖和元素,但隨著人漸長大,他覺得每張照片都有它們存在的價值。即使照片的構圖不夠好看,失焦或晃動了,這些所謂的「不完美」卻是它們當下最真實的模樣。其實人也一樣,無論正常或是有先天的缺憾,都擁有著其獨特性,完美或不完美又如何。

大眾一般都有著拍照只靠視力的錯覺,郭健分享,視障者除了依靠自己的視力,以及正常視力朋友的口述形容之外,有時也會靠觸覺、嗅覺、聽覺等其他感官輔助攝影。協助視障朋友拍攝的「盲蹤踪」組織成員Taylor分享,視障朋友對聽覺和嗅覺等特別敏感,所以成員只是旁述的角色,但最後拍照的決定與題材,皆由視障朋友自行選擇,整個拍攝過程都非常歡樂和輕鬆。

回看現代人,有些人眼盲心不盲,有些人眼睛健全但盲目過生活。但郭健堅持自己的拍攝夢,只要有夢想,每個人都不再「盲從」。

特別鳴謝:「盲蹤踪」盲攝團體

責任編輯:李玥展

編輯:Jinny Tse

編輯推薦

【夢專訪】我10歲 我愛metal

Kit自小對不同樂器都有狂熱的興趣,一次偶然聽到爸爸播的Metal音樂就一聽愛上:「那些旋律好聽,(感覺)黑色、沙啞、重型」。

2018-05-04 19:59

【夢專訪】設計師堅持手繪招牌:它是時間給文字的情書

說香港是「招牌之城」,想必有異議的人不多。大街小巷都是抬眼可見的招牌,風格各異,花樣百出。電腦印製十分普及的今天,「手繪招牌」(Sign Painting)在香港已是稀罕之物。「在電腦未有這麼普及之前,店舖若想...

2018-04-19 15:19

【發緊夢調查局】集體回憶系列 陪我成長的online game

當年教懂我們團結、捱夜及中文輸入法的那個電子遊戲,現在想起來已經只是個回憶。

2018-04-12 17:37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