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夢專訪】90後龍獅教練 教足6年小朋友:「影響他們做個好人」

拍攝:Ming Chan、Zita Li 剪輯:Ming Chan
文:Stacy Li
   
這應該是我做小編以來,最心動的一次訪問。
   
在這個「小鮮肉」橫行肆虐的年代,早已習慣了男生為了帥氣形象裝腔作勢。突然間,有個不一樣的站在你面前——前一秒,還是帶著梨渦淺笑的羞澀小夥子;鼓樂響起的下一秒,即刻變身為英氣勃勃的龍獅少年郎。
    
從千百年來的表演藝術,到大時大節不可缺的市井熱鬧,舞龍舞獅無論如何流傳、演變,有一點應該沒變——動作、武術、鼓陣、著裝……這一切都賦予表演者一種猛壯的精氣神,令觀看者目不轉睛。
  
身為香港為數不多的90後全職龍獅藝人兼教練,花生(陳育生)已有15年的表演經驗。受坊間印象和歷史傳聞影響,我以為龍獅藝人多少都有點特別「背景」,約他訪問,暗盼著能見到左青龍右白虎,誰知他像一個大學生,笑盈盈地出現在你面前。
  
或許是見我搜尋青龍白虎無果,花生笑著解釋,從前大眾有刻板印象,以為舞龍獅人多數都有「社團」背景,或「讀唔到書、。「為了這一行的形象,我會特意避免去紋身、打耳洞,也不會將頭髮染得好誇張。」作為因喜愛而投身的年輕一代,他願意潔身自好。
  
「喜愛龍獅,第一眼還是在於外形,表演有型、好看」,不過他越學越愛,才漸漸體會到傳統文化的魅力,「有象征,有神秘,有避忌」。喧鬧的街頭舞台,亦讓他性格變的外向,「小時候比較怕醜,內向一點。舞龍舞獅都需要前後配合,要傾要講。例如舞龍,大家舉著杆,如果彼此不合作,一個向東,一個向西,龍就動不了」。
  
龍獅藝人(已被大眾承認為龍獅運動員),是他的第一個身份。「香港人在現實生活中接觸傳統機會不多,我希望通過表演將傳統文化,哪怕是一星半點,傳遞給大眾」。而龍獅教練,是他另一個責任更重的身份,「在街坊會和中小學教小朋友,從2011年到現在」。採訪當日,正遇上他在旺角街坊會每週五晚的龍獅班。
  
課堂上的花生教練,被小朋友尊稱為「師叔」。師叔比私底下更嚴厲一點,一招一式,一板一眼,絕不馬虎。教學內容不複雜,包括舞龍舞獅的基本功,馬步、翻騰、鼓樂。小朋友學得很投入,個個爭著要試做。嘻哈笑鬧之餘,不忘尊師有序,下課時乖乖敬禮,速速整理道具。
      
「現在物質豐富,他們可學的東西太多了」,看著小朋友如此認真,花生也自認感動。「我問他們為何想來學,好多都說見到大角咀廟會的舞龍舞獅,被吸引,覺得好型」,「 和我當年一樣」,他笑。
       
他向我們這些外行人解釋,在他眼中意義和情義都十分重大的「師徒制」,「這是龍獅有別於其他運動的特點」。徒弟與師傅,不僅僅是教與學、傳與授的關係,「師公師傅教文化、教傳統,教做人態度、處世方法」。上一代不只是口講,更是身教,「有句話怎麼說來著?這應該就叫,用生命影響生命」。
     
對於小朋友,他自稱是他們的師兄或師叔,「還沒到師傅的level,我是帶領和幫助他們學習」。雖不是師徒關係,但會將「在師傅、師公那裡學到的技術、精神、道理,傳給小朋友」。他不奢望小朋友一定會和他一樣,投身此行,「只希望可透過龍獅,影響小朋友做一個好人」。
      
採訪結束時,花生送給我們一本小冊子,是龍獅學員人手一本的學習手冊。除了知識講解和學習日程,上面還有這麼一段話:克服困難,從獅頭獅尾巴及鼓樂,合作無間的過程,建立自信、堅毅、勇於面對挑戰的人生態度,而成為自我的處事之道,此為教導獅藝的最終宏願也。
     
  

編輯:Stacy

編輯推薦

【夢專訪】永續設計師十年沒買過手機:很多東西沒想像中必要

Kay不是對抗消費主意的極端環保份子,她只是覺得:「既然能繼續用,為甚麼要丟掉?」

2018-02-07 17:58

【夢專訪】當媽後更覺時間可貴 小豎琴治癒親子心靈

豎琴給人的感覺一向是神話中女神的樂器,因為日常生活中實在是太難見到一部真正的豎琴了。但豎琴家Florence就將這種樂器帶來了現實,將小豎琴推廣給小朋友以及他們的媽媽。

2018-01-22 10:19

【夢專訪】情侶檔高難度街頭健身:佢平時冇做開運動

世界上不知多少人要在愛情和興趣之間做取捨,杏珊的體諒不單給予阿龍空間,更加是一種動力。

2018-01-05 09:15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