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夢專訪】花式跳繩教練:運動員生涯嘅完結 係另一個開始

文:Wing 攝:Leo、Jacky 剪:Leo

在香港,即使運動員有多擅長一個項目,到最後也被迫放棄這個身份,似是一條方程式。可是,前香港花式跳繩隊成員柏麒就決心將運動變成他的事業,「希望喜歡運動的人,都會以他的運動作為職業。」

曾經是一個港隊運動員的柏麒,現在是一名全職花式跳繩教練,成立了「Jumper繩舞館」,主要教授小學、初中同學,雖然他看起來善良又仁慈,可是面對學生的時候,他可是個嚴厲的教練,在比賽的時候,都讓學生專注、集中在比賽上。


挑機挑出愛火花

他首次接觸跳繩的年紀,大概與他的學生差不多,不過並不是因為興趣,「當時如果想不參加課後功課班,就必需參加一項課外活動,當時就想著跳繩好像不錯,於是就選擇作課外活動。」當時跳繩隊沒有專業教練,就只有負責老師,而老師又經常外出開會,於是他參加了兩次活動就不了了之,直至一次被同學「挑機」才令他愛上跳繩,「最感謝我的中學老師,如果他不讓我偷偷練習跳繩,也不會有現在的我。」

經過柏麒的一番努力,他在中三的時候就被挑選成為港隊代表,以花式跳繩為自己的家爭光。他自言從來沒有想過會能進到港隊,因為以前的他是會很安靜的人,「不太敢跟別人講話,讀書的時候成績不是很標青,是跳繩令我找到自己的方向。」

以學生成就自己

進港隊後的兩年,都有代表港隊出國,後來他曾經在10和12年的世界青少年跳繩錦標賽中,贏得18歲以上組別男子組合全場總冠軍與及個人花式冠軍等多個獎項等等。在香港做一個運動員,未免會經常被潑冷水,「曾經有老師擔心我的學業,跟我說『花如此多時間去跳繩,難道你到4、50歲都在做跳繩運動員?不如多讀書』」。

在他中五的時候,突然產生一個念頭,「在那個時候,覺得我要成為一個跳繩教練。」柏麒說曾經被人問,做一個運動員到底為了什麼,頂多是在頒獎台上拿獎牌,不如想一下想發展什麼領域,找一份好工,「在香港做運動員,會被覺得不會成功,我很想證明給其他人看,曾經我是一個不懂跳繩的小朋友,可以有現在的成就,是因為我的教練或者是領隊很用心的教導我,為什麼我不可以做當日他們做的事,將我的知識傳授給小朋友,變成我的成就?」

於是在2012年,他就正式成立「Jumper繩舞館」,除了希望可以以Jumper的名義在比賽報名、找一個地方讓同學可以練習跳繩之餘,亦以自己作為「成功嘅例子」,鼓勵各位運動員不要放棄運動,「希望日後大眾又或者喜歡運動的人,都會嘗試以運動作為他們的職業,辦Jumper的原因是希望喜歡這項運動的人,可以延續下去,不是眼巴巴看著運動員表現得很出色,後來投身社會做其他領域的事。」

責任編輯:李玥展

編輯:Wing

編輯推薦

【專訪】插畫師、媽媽、幼稚園老師VVinnie :作為媽媽 想做自己

好多人都覺得,做了媽媽之後,就要將自己的時間精力,都交給懷胎十月的心肝寶貝,不能發夢定需作出取捨,到底是否要這樣?身兼幼稚園老師、插畫師以及媽媽三職的VVinnie就話,「夢想是做回自己,不為女兒。」

2017-12-28 15:56

【夢專訪】情侶檔高難度街頭健身:佢平時冇做開運動

世界上不知多少人要在愛情和興趣之間做取捨,杏珊的體諒不單給予阿龍空間,更加是一種動力。

2018-01-05 09:15

【夢專訪】開古著店的情侶:我的客廳,我的店

有人可能會覺得,自家開店零成本,不難實現。但自我空間的犧牲怎能不算做成本?不過Nick和Christy就認為,接納陌生人來到家裡不成問題。兩人笑言,「我們這樣的人,隱私不值錢」。反而是認識到來自不同行業和地方...

2017-12-22 14:04

熱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