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夢專訪】講故事組織「四圍講古」:只盼香港人不再孤獨

文:Wing 攝:Ming、Zita 剪:Ming

記得小時候,遇到鄰居、看更叔叔都會打照呼,亦會閒話家常;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害怕跟隔壁單位同時出門,因為怕空氣突然安靜。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香港就有個「四圍講古」的組織,希望用「講古」將人和人的關係走回從前。

(左起)「四圍講古」成員:Albert、雄仔叔叔、義工MayBo


每月一「古」 你一言我一語

每個月最後一個星期五,在油麻地咸美道的排檔,「四圍講古」都會定期舉行「開古」活動,意思即是一班人在街上排排坐,首先雄仔作分享,然後按著定下來的主題分享相關的故事和生活經驗。

所有事情都是從13年開始,當時文化自由工作者Albert一直都有與大學碩士研究班的同學聯絡,希望能一起辦對社區有貢獻的事,當時同學小西剛好與雄仔叔叔聯絡,認為專業講故事23年的雄仔叔叔與他們的想法不謀而合,於是就跟他分享理念,發現相方都非常合拍,然後「四圍講古」雛型就形成了。

不過為什麼會選擇以講故事為主呢?「最初我們都有討論過要為社區建立些什麼?起初都有點困惑,但我們都同樣覺得在街上能夠多點事情發生,就能夠讓社區中的人建立關係,所謂的『社區』就好像我坐在這個環境一樣,你看我多舒服,就好像在家一樣,跟以前在街上坐街上的伯伯一樣,唯一不一樣的就是他會拿著一碌竹,不過都是閒話家常似的。」雄仔叔叔笑著說。


講「以前」= 懷舊?

讓社區變回以前人與人溝通得特別多,經常閒話家常的年代,雄仔叔叔認為就是要講故事。也對,鄰里之間聊天,也就是分享自己的生活體驗。剛好雄仔叔叔最擅長的就是講故事,簡直就跟組織相當合拍。

在「開古」活動上,有人會講留學時,在宿舍共用廁所的經歷、接著就會有人說到60、70年代公屋是怎樣有水用,後來的人就會分享小時候的經歷。不過這會被人認為是「懷舊」嗎?雄仔叔叔搖搖頭說,「我不是故意要講以前的事情,而是當時的東西在現在擔當一個怎樣的角色。」你必需了解從前,才能夠好好的活在當下。

雖然組織名叫「四圍講古」,但並不是組織所有人都專業講故事,「事緣講故人都比較自由,很多長遠協調都未必有時間跟進,於是就有不同的分工,好像我就負責統籌協調,和團體商討合作等等。」同時亦有不少人慕雄仔叔叔的名而來,有設計師幫忙設計圖像相關的東西,亦有社工背景的組員,會為組織穿針引線。Albert笑言組織某程度上是烏合之眾,不過大家都很願意參與跟貢獻,令「四圍講古」愈做愈好。


盼「講古」到處開花

除了成員落力以外,義工如MayBo亦都經常參與活動,她笑說讓她最感到滿足的是看到以在街邊講故事的形式,認識到不同的街坊,他們都會以不同的形式參與,「曾經試過有南亞裔的街坊走過,雖然他又聽不明我們的故事,但他就覺得我們一班人一起講故事,就有食物放在中間,於是他就買了零食給我們邊食邊講。這些不同的鄰里關係是活動中讓我覺得最滿足。」每次辦「開古」活動,都是一種相遇,最有趣的是你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發生各種不同的事,就是讓雄仔叔叔最期待的。

名字叫做「四圍講故」,就是香港的十八區,他們長遠希望每個區的人都能夠體驗「開古」,不單止發生在油麻地排檔,「我們希望去不同的社區,令他們感受過一班人圍著講故事的樂趣後,可以帶動他們自己組織起來,或者是用另外一些方法做自己做的東西,做一個開故的活動令不同社區都有。」Albert續說到,始終香港人都比較孤獨,似是從團體被分割出來,但人和人不該這樣。「一個社區可能有一些很美好的發展,就因為一和人之間沒有連繫,那些美好的發展沒有出現,甚至會出現不好的發展。希望透過『四圍講古』能夠推進這件事。」

責任編輯:李玥展

編輯:Wing

編輯推薦

【夢專訪】女情色攝影師:咸濕唔係男人專利

Peggie認為當愈來愈多女生這樣去談論的時候,負面的聲音會相對減少:「為甚麼只有男人可以咸濕,男和女都是人,對性都一定有需要、有幻想」。

2017-11-29 16:43

【夢專訪】80後人妻學催眠治療:唔係古靈精怪!

「當時靈光一閃,覺得催眠可能會幫到自己,所以去認識催眠、學習催眠,看看會不會幫到自己、幫到別人」。於是Isa就踏上了成為一名催眠治療師的路。

2017-11-20 16:52

【夢話題】寵物離世 你有甚麼遺憾嗎?

大部分養過寵物的人,都難以忘卻與摯愛分別那份錐心之痛。有些人難以釋懷而不再養寵物,只因害怕再次面對生離死別;有些人卻選擇面對「挑戰」,將愛延續。

2017-11-17 09:40

熱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