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夢話題】寵物離世 你有甚麼遺憾嗎?

文:周蜻蜓
    
大部分養過寵物的人,都難以忘卻與摯愛分別那份錐心之痛。有些人難以釋懷而不再養寵物,只因害怕再次面對生離死別;有些人卻選擇面對「挑戰」,將愛延續。Edwin、Zero和Iris都經歷過毛孩患病至離開一段猶如坐過山車的難熬日子,卻也令他們別有體會,而這都是曾經相處過的毛孩子帶給他們的。
   
Edwin和Micheal

在Edwin讀幼稚園時,他人生中第一隻貓出現了,叫做Michael。愛貓的男兒,性情應較溫和。Edwin笑言小時候不懂得與動物相處,視牠們為玩具,後來才慢慢知道與貓共處之道。「Michael是陪我長大的、最好的朋友,牠在我心裡仍然佔有最重要的位置。」十八年,Edwin從男孩長成男人,Michael則從掌心大的小貓變成年邁的貓爺爺。Edwin訴說與Michael十年前離別時的情形面帶微笑,他說可能已事隔十年,不會有太大觸動。十年後,他領養了一隻與Michael毛色和眼神皆相像的叫做林雪的貓,林雪便成了Edwin熟男階段的朋友。他說:「時間會沖淡很多難過的回憶,我能記住Michael就夠了。在我有能力時把愛延續到後來的毛孩,不是很好嗎?」
   
Iris

看起來剛強的Iris,一提到愛犬鈴鈴昔日的種種便掉淚。當日知道鈴鈴患上骨癌,Iris沒有特別驚訝,因她已有心理準備,反而能坦然接受。在鈴鈴治療的日子裡,Iris堅強面對,盡量多陪鈴鈴,煮牠愛吃的食物。「鈴鈴離開時很平靜,伸一下懶腰就走了。」Iris哭著說,但鈴鈴能在家人陪伴下離開,她還是感到欣慰的。鈴鈴不在,Iris還得照樣過日子,還要繼續照顧家裡幾個毛孩子,她對動物的愛,沒有因鈴鈴不在而中斷,反而使她關愛動物的信念更堅實:「離開是難過的,但在整個過程中,開心的回憶一定比不開心的回憶多很多,如果因為害怕悲傷而不再與動物相處,不給自己和其他動物一個機會去愛對方,不是很可惜嗎?」
   
Zero

Zero「接德仔回家一個月後,我已知道牠很可能養不大。」Zero口中的德仔,是她和貓友從公園裡救回來的小貓。Zero最初以為德仔的吸收能力比其他貓差,但見牠胃口好又很活潑,故沒有帶牠做特別檢查。後來德仔吃少了,大便不正常,Zero立刻帶牠去醫院。換了幾個醫生,結果都是德仔的胃天生有個洞,沒辦法根治。嘗試過各種方法,仍然救不了德仔,Zero不無遺憾:「就在我回家休息五六個小時後,醫院打電話來。我最難以釋懷的不是救不了牠,而是牠離開時我沒有在牠身邊。」這遺憾無法挽救,Zero卻沒有因此而變得意志消沉,與Edwin和Iris一樣,她選擇把對德仔的愛延續到其他動物身上。除了她本身喜歡動物,更因她知道德仔非常樂意看到自己繼續照顧其他毛孩子。
   
時間可以沖淡一切?並不盡然,有些回憶,是永遠洗刷不掉的,不是當事人刻意保留,而是一旦曾經,就植根於心了。然而,選擇記存於心,並不等於讓自己沉溺在思念中。選擇一邊懷念已去的摯愛,一邊把這份愛施予其他等著愛的動物,你會發現,得到愛的、被治癒的,往往不只是毛孩子。
  
責編:李玥展

編輯:Dustin

編輯推薦

【夢專訪】主人帶著四肢癱瘓的刺蝟 走遍香港的美好風景

「生命不是這樣。不是說幾千元買回來的一隻狗才要珍惜,其實牠們都很重要」。

2017-10-04 09:10

【夢專訪】夢想成立動物公立醫院的獸醫:生命不分貴賤

「香港的動物醫療體系沒有政府補貼,所以人與動物得到同一種病,人可以用公立醫院的服務而得到治療,收費不會太貴,但動物看醫生就不一樣了,收費比人貴好幾倍。這是每個做獸醫的痛點,如果我們得到補貼,動物醫...

2017-08-10 09:27

【夢專訪】八鄉中心小學的貓老師 讓學生關注社區動物

學校附近有個廢置的工場,工場主人養了幾隻貓,但沒有帶貓絕育,後來工場撤走了,主人卻沒有將貓帶走,貓愈生愈多,不時走到學校覓食。一天,老師發現這些來自廢墟的貓,隻隻骨瘦如柴,其中一隻還翻學校的垃圾桶...

2017-06-15 11:25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