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夢專訪】「旗袍男」袁建偉:好多人對我仲喺呢行生存感到驚訝

文:Wing 攝、剪:Zita   特別鳴謝:Daisy Lee

講起旗袍,大家會想起什麼?「老土、古舊、不喜歡」或者會是多數人的答案,每逢聽到這樣的回答時,旗袍收藏家袁建偉(Helius)就都不認為是真實的,「因為你還未了解什麼是旗袍。」

Helius和旗袍的緣份打從小學就開始,當時他經常到嫲嫲的家玩,留意到在嫲嫲的床頭掛住一張黑白照片,相中人穿著旗袍,看起來優雅、大方,像是個明星似的,竟然是擔當「馬姐」的嫲嫲,「才發現一件衣服的改變原來可以是如此大,於是就開始探索旗袍,」甚至慢慢對旗袍著迷。

一個門外漢,對旗袍要從何入手?學校的老師、校長都沒有相關的知識,就唯有詢問身邊的朋友與長輩,又會依靠圖書館,亦都嘗試到處尋找旗袍收藏,不過遇到最大的難題是:「我是一個男人」他苦笑著說,「當時那個年紀,很多人都以為我有制服癖。」因此到十九歲出來工作,才繼續這個興趣。

在未接觸旗袍之前,Helius都認為是有錢的人才會穿旗袍,豈料身邊的人都提議他到酒樓門前參考知客的穿著。


投入旗袍行業 處處碰壁

他在摩羅街買了人生第一件旗袍收藏,當實現了一個願望的時候,又怎會輕易滿足?「結識到不同的用家,他們都會話,現在沒有教授做旗袍的人,做旗袍的人只有10個人內,沒有人入行,斷層的情況非常嚴重。」在文化消失的同時,作為愛好者的他就下定決心,要修讀時裝設計,希望能夠用自己的方式將旗袍復興。

事情並非一帆風順,在開課後的三個月,已經有幾位師傅相繼離世或退隱,令他下定決心輟學,向旗袍拜師,不過好多時候都吃閉門羹,「師傅多數都年事已高,做事要花上一整天的時間,他又如何花更多時間教你呢?他又應該怎樣計算薪金給你呢?」Helius甚至嘗試過到內地製衣廠學習,可是始終於製法與旗袍度身訂造的上海派別製法有所出入,於是最後也無功而回。偶然的機會下,他獲邀接一個電台訪問,在節目中抱怨三年也拜不了師,剛好封有才師傅在聽電台節目,於是主動聯絡電台,促成這段師徒關係,令他能夠學習正統的旗袍。

除了自己找尋旗袍之外,Helius亦收到不少有心人士捐贈。因為不相信迷你倉的關係,Helius都將自己收藏上千件的旗袍放在家中,確保它們能夠安全的放置。(圖源:旗袍男專頁)


如何延續夕陽餘暉?

這個時候,小編不禁向Helius問道:「那你如何維持收入?」Helius自言師傅曾勸募過他,別把這當成正職,而他多年來,一邊學習旗袍,同時做過的工作包括廚房、跟車、會展木工等等的散工與Freelance,讓他能夠維持生活並繼續學習,大概花了一年時間,以像「興趣班」的形式,做出一件他和師傅都滿意的旗袍。

當自己拜師都如此的困難,師傅亦開始變得年老,到底要怎樣傳承下去?Helius機緣巧合,遇上一間中學的老師,而他同樣是旗袍愛好者,於是就向他提議設立旗袍班,等新一代能夠接觸到旗袍,讓這群他認為最有機會入行的受眾,跟著師傅學習製作旗袍的相關知識,「現在我去學校很多同學都答很『老土』,但當他理解之後,他再回答,我覺得那個答案才是真實。」

Helius覺得不能獨佔師傅的時間,要讓他走出來,將更多的旗袍知識帶給學生,「告訴他們什麼是旗袍,機會讓他們製作自己的旗袍,幫他找師傅學習,當他產生了興趣後,可以繼續做旗袍的工作。」(圖源:旗袍男專頁)

經朋友的介紹,他現在在電影公司工作,從服裝指導,變成現在的電影策劃,同時繼續向師傅學習,他很希望人們在未真正認識旗袍之前,不要對它作出評論。「每一天有的工作都盡量做好它,希望能夠透過不同的媒介,將它推動推廣給更多人認識,真正理解什麼是旗袍。」


不久之前,Helius就獲邀參加香港國際機場的「藝術、文化與音樂巡禮在機場2017」之《香港「漫」遊:尋找長衫藝術美感旅程》活動,分享有關旗袍的潮流。參加活動的還有《老夫子》第二代作者王澤與及《十三點》的作者李惠珍,令他感到非常榮幸。(圖源:旗袍男專頁)



旗袍男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heliusyuenkinwai/

責任編輯:李玥展

編輯:Wing

編輯推薦

【夢專訪】插畫師兼手作人LLH:就算喺呢行失敗,都唔會有咩損失

在香港向來都是「搵食」大過天,想有一份穩定收入,就只有安安份份做個打工仔。做自己想做的事,就要作犧牲?插畫家兼手作人MR. LLH就話,「就算做這行失敗都不會有什麼損失。」

2017-10-12 15:03

鋼管舞者Nârlton Tsang:做我熱愛的事 無論你們是否接受

「只要你有一顆夠開放的心,願意去嘗試跳鋼管舞。想在這裡找到自己,盡情釋放自己,你就已是一個成功的鋼管舞者。」是男是女,又有什麼所謂呢?女人可以在鋼管上有陽剛的動作,男人也可妖嬈得艷麗動人。

2017-10-26 13:55

【夢專訪】粵劇+日本女團 誰說只可以有一種興趣

Rika本身已經修畢一個地理學位,但為了興趣報讀了香港演藝學院的戲曲學院,現時已經是三年級生。她還有一個身份,就是一個日本女子組合《乙女新夢》的隊長。

2017-10-19 11:46

熱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