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夢專訪】粵劇+日本女團 誰說只可以有一種興趣

「一般人有一個夢想,但我比較貪心有兩個,希望在我有的精力和時間中,在兩條演藝的路上有多遠走多遠」。Rika本身已經修畢一個地理學位,但為了興趣報讀了香港演藝學院的戲曲學院,現時已經是三年級生。她還有一個身份,就是一個日本女子組合《乙女新夢》的隊長。

第一次聽到Rika的雙重身份,腦中不禁冒出一個黑人問號,粵劇和日本女團好比少林功夫加唱歌跳舞,無得諗!唔好諗!。誰知道最後竟然是令人驚喜的瀨尿牛丸,雖然不是每一個人都了解接受,但是兩種東西組合起來就是現在的Rika。

一人有兩個夢想

看粵劇的百分之九十九是老人家,為何會引起年青人的興趣、甚至去學習粵劇?「因為從小到大都有看粵劇,我覺得它是廣東話的精粹,所以被它吸引住」。能夠有從小看到大的機會,是因為Rika的公公是做粵劇的燈光工作,很小的時候就會帶她去看戲,長大後Rika更會去找那套劇的相關背景,而且愈學會愈發掘到更加多新鮮的事物和挑戰性。在戲曲學院「唱、做、唸、打」都要學,而且每個學期都會有一次叫「鑼鼓響」的演出,2年級以上的同學都要擔一齣節子戲來做主角,而且要自己化妝 打片子、整頭。

除了粵劇,更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是,香港人怎樣做日本女子偶像?只是噱頭吧?但事實是Rika透過招募,經過了兩次面試,包括面談和唱歌,加入了一間日本舞台劇公司在港成立的女子偶像組合。「我本身也很喜歡日本的女子組合,由Berryz Kobo開始到Morning娘到AKB48,一直都很憧景可以好像她們一樣上舞台」。「偶像」一詞可能很多人都感到陌生,據Rika所說偶像跟歌手不同,偶像不一定一開始就是一個唱歌跳舞很好的人,反而是仍有進步空間的人,而且會透過粉絲的應援成長,兩者之間有一種互相連繫、互相成長的關係。

二流的舞台
每逢有人表明夢想是當幕前的工作,總會被認為是發明星夢,但Rika所選的粵劇和女團都不是主流,如果選這兩樣事情來「上位」未免太笨。「其實舞台沒有分高尚和低級,我自己是享受在這一件事當中,即使它是一個不太大眾化的舞台」。看過Rika兩種演出,女團表演時觀眾又叫又跳、用盡力態援;粵劇演出時台下的公公婆婆靜靜觀賞,在兩種氛圍下,唯一的共通點就是台上的表演者都是出盡力投入在其中。

「我很希望可以看偶像的人,同時可以嘗試看粵劇,曾經演出的時候我叫過我的粉絲去看我演的粵劇支持我,結果真的有很多人買了飛去看我,大家真的好好」。雖說入場的人是為了Rika而不是真的喜歡粵劇,但何又嘗不是一種把青年觀眾帶至粵劇舞台的方法?假如不能吸引年青觀眾,看粵劇的人只會愈來愈老、愈老愈少,大部分年青人是打從心底抗拒粵劇,在他們心中粵劇等同老土、沉悶,假如能夠把他們帶入場看一次,最後即使仍然不喜歡,也算是公道。

貪心是因為不想錯過

而為了不放棄機會,同時肩負兩個目標,會否不勝負荷?「有時候真的累得接近崩潰,突然會覺得真的太辛苦了,會很想放棄…很對不起我的同伴,很多時練習我要放學後或排完戲再出現;有時又會因為偶像的演出而缺席粵劇排練」。對於已經放棄玩樂的Rika來說,唯一可以犧牲的,是睡眠時間,假如同一時間兩邊都有工作,更加是連歇一歇也不被允許:「上年年尾是我學校表演的總採排,但同時日本的師姐又來了香港和我們合作拍mv,當天日間我是化時裝妝拍mv,傍晚時化大戲妝去採排,晚上9時多再卸妝化回時裝妝拍mv直到零晨」。

但事實上很多人窮一生的精力也未必能追尋到自己的夢想,Rika竟然打算同時向兩個目標進發,是不自量力?是癡人說夢?「我覺得自己貪心,但是這時勢下沒有辦法。但是我覺得我的青春沒有第二次,如果我錯過這個時間,可能我一輩子也再做不了這件事」。
鳴謝:(排名不分先後)
乙女シンドリーム - 乙女新夢
獨樂地盤 Stage Dokuran
演藝青年粵劇團
香港演藝學院戲曲學院
生輝粵劇研究中心
生命勵進基金會
高山劇場
責編:李玥展

編輯:Dustin

編輯推薦

【夢專訪】主人帶著四肢癱瘓的刺蝟 走遍香港的美好風景

「生命不是這樣。不是說幾千元買回來的一隻狗才要珍惜,其實牠們都很重要」。

2017-10-04 09:10

【夢專訪】垃圾youtube組合 8年無人識仍繼續下去的理由

在youtube的角落裡,還有無like、無views、無賺錢的一班「隱世」youtuber。

2017-09-27 13:32

【夢專訪】他辭掉了工作 用牙刷和樹葉畫出舊香港

90後Giraffe選擇了用一片片落葉,去描繪自己嚮往的七、八十年代舊香港街道,用牙刷一下一下去緬懷那片在自己出生前已經逝去的繁華。

2017-09-14 16:42

熱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