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夢專訪】主人帶著四肢癱瘓的刺蝟 走遍香港的美好風景

「刺蝟搖擺症」(WHS),是一種退行性的慢性神經系統疾病,類似於人類的多發性硬化症。發病的刺蝟會像日劇《一公升的眼淚》主角亞也一樣,漸漸失去活動能力直至死去。而「菠蘿釘」所經歷的,就仿如這故事的刺蝟版。

「上年的12月29日 7時多媽媽叫醒了我,說菠蘿釘睡了在籠外,反不了起身,那時候牠已經打側了身,手和鼻都受了傷,就是起不了身,到了今年的年頭 就肯定了牠有搖擺症」。現時4歲的菠蘿釘是主人Ruth從網上領養的,以家養刺蝟3-5歲的壽命來說,已經不年輕,除了搖擺症外,背部和手指也確診了癌症。
我的病是無法治癒的,似乎沒有任何的治癒方法。
醫生對我說有一天我會變得不能走路、站立和說話。
-《一公升的眼淚》

剛發病時,菠蘿釘還可以靠著東西慢慢的企和行走;再過了個多月後,開始沒有力要站起來就要用手抱才行:「多走幾步後腳已經屈曲起來,走不動,開始不能自行進食,牠看得見糧食,但舌頭沒有力把食物頂入口,要餵進牠口中才吃得到東西」。4個月後,菠蘿釘已經完全沒有辦法站立,連大小便也要主人替牠按出來。各種方法Ruth都試過,西藥、針灸、按摩和靈氣治療,有好轉過,但始終治標難治本。

雖然菠蘿釘已經不能走動,但是牠所看的一定比其他刺蝟多,因為Ruth經常會帶牠外出,遊山玩水看日落,相比大部分一生只看過籠子的刺蝟,這又何償不是一種諷刺?「出事前可能會約朋友一起放狗,牠會和狗一起跑,但是現在我多數會獨自帶牠外出,靜靜看風景。有時候會約其他刺蝟外出,牠就看著別人玩,說真的牠現在應該很悶,一天有20個小時只得躺著,不管醒著還是睡著」。郵輪碼頭踏青、龍鼓灘看日落,這讓從前喜歡跑來跑去的牠,最起碼不感到太悶。
媽媽,我心中有永遠信任我的媽媽,以後也要多承蒙你的照顧了,
讓你擔心了,對不起
-《一公升的眼淚》

現在Ruth每天早上會用45分鐘幫牠清潔、餵牠飲水,晚上再用4個小時 餵食、按摩、靈氣治療,最後再陪牠聊天「一直以來每一晚牠都會陪著我,陪伴著我很多日子,開心的、不開心的都會和牠分享,雖然牠沒辦法給我反應」。為了菠蘿釘,Ruth每天休息的時間只有五、六個小時,累嗎?她說這一年來已經習慣了。

買一隻刺蝟只要幾百元,隨便一個學生也能夠負擔,但是Ruth花在菠蘿釘身上的醫藥費最少也有十倍了,時間更加是不計其數,這樣做值得嗎?「生命不是這樣。不是說幾千元買回來的一隻狗才要珍惜,其實牠們都很重要」。但是對於Ruth的行動,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理解:「有一些新同事不太熟的都會問為甚麼不安樂死,也有其他的刺友問過,覺得這樣會舒服一點,不是對我而是對菠蘿釘,不用再受苦和悶,但是我又覺得,有些安排不是我們能決定。」菠蘿釘在Ruth的照顧下,體重不跌反升,雖然命運難以扭轉,但在這旅途上遇到一個不離不棄的主人,也算是一種福氣。
將手貼近胸口,聽見撲通撲通的心跳聲。好開心,因爲我還活著!
-《一公升的眼淚》

Facebook:菠蘿釘
(部分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責編:李玥展

編輯:Dustin

編輯推薦

【夢專訪】垃圾youtube組合 8年無人識仍繼續下去的理由

在youtube的角落裡,還有無like、無views、無賺錢的一班「隱世」youtuber。

2017-09-27 13:32

【夢專訪】RickyKAZAF:愛上化妝的男人

無論香港或海外,談論男生化妝的KOL現在仍寥寥可數,「如果沒人做,我不介意來開創先河」。Ricky說。

2017-09-22 12:11

【夢專訪】他辭掉了工作 用牙刷和樹葉畫出舊香港

90後Giraffe選擇了用一片片落葉,去描繪自己嚮往的七、八十年代舊香港街道,用牙刷一下一下去緬懷那片在自己出生前已經逝去的繁華。

2017-09-14 16:42

熱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