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夢專訪】夢想成立動物公立醫院的獸醫:生命不分貴賤

文:周蜻蜓
  
【夢專訪】夢想成立動物公立醫院的獸醫:生命不分貴賤
在動物義工圈裡深受歡迎與備受肯定的林健峯醫生(Dr. Ross Lam),講話慢條斯理,這跟他在診治動物,向「家屬」解釋毛孩病情時一樣,每講一句話,都是深思熟慮過才吐出來。
     
沒聽過獸醫不養動物的,問林醫生第一隻養的動物的故事,聽起來就像大雄的故事。「我第一隻養的動物是貓,某天我下課,在街上見到牠,牠跟著我,於是我把牠帶回家了。」後來小貓得了腎病,林醫生帶牠去看醫生。十幾年前,香港沒有很多獸醫,有的又多是外國人,林醫生當時不明白獸醫講的話,沒有得到詳細的建議怎樣去照顧病貓,只好自己找方法,希望為小貓做到他能做到的。林醫生說:「那隻貓病得很嚴重,但自己完全做不了任何事情。這令我體悟到醫生與動物主人之間的溝通很重要。」小貓最後離開了,卻令林醫生立志當獸醫,升讀大學時,他選擇到澳洲修讀獸醫專科,之後又留在澳洲當了兩年動物醫生。
   
回港後到過兩個組織擔任獸醫,最後決定既做醫生,又做診所主持人。林醫生對自己有要求,對員工有要求,對診所的措施有要求,他指本港大部分獸醫診所都不太願意購買較先進的儀器。「動物的醫學比人的醫學遲發展十年,不少醫治動物的理論乃借鑒人的醫學,再轉移到動物身上。如果有更先進的儀器,便可縮短找問題的時間。舉個例子,如果診所沒有內窺鏡,照不到動物的眼耳口鼻,醫生只能轉介主人到有內窺鏡的診所,這樣動物得到治療的時間便延遲了,主人亦要舟車勞頓帶著動物到處走。作為獸醫,要有盡力拓展環境這種想法,包括提供較好的環境予動物和診所員工。沒有『空間』這個客觀條件,改變不了甚麼,如果因為這些硬件而幫不到動物,我覺得很可惜。」
  
正正抱有這種想法,林醫生把原本小小的診所,擴展成有獨立留院病房的醫療中心。貓與狗的休息房間拉遠了,每個病房的空間變寬了,放置照顧牠們的器材的地方變大了。「之前診所規模比較細,能放的儀器不多,員工數量也不多,可做的很有限。很多時候我們會接到大隻的『浪浪』,住院地方若大一點,牠們休息的空間寬一點,也可在籠外走動,而不是長時間被困在籠內。空間大了,也意味著我們可投放的資源會多一點。」這不只對「病友」好,對診所員工和探望毛孩的「家屬」更是福音,因為他們不用蹲著去換水換糧,也不用蜷縮自己的身體和毛孩輕聲細語。
  
對待浪浪技術與耐心並重
   
對於動物,林醫生很有耐性,對於「浪浪」,他更有耐性,再兇再野的貓狗,他絕不退縮,但非以勇武之法對待,而是以柔制剛。對於「浪浪難搞」這說法,林醫生很能理解:「動物對人有戒心,總是有原因的。很多街頭動物都是營營役役地過日子,牠們要生存,就要自衛,就要保持戒心。義工難得把這些動物帶到診所就醫生,我們人類應釋出善意,解除牠們的戒心。如果連我們獸醫也因為這些動物看似『難搞』而置之不理,甚至戴有色眼鏡去看牠們,我想沒多少人理會牠們了。」
  
【夢專訪】夢想成立動物公立醫院的獸醫:生命不分貴賤
相信能做到這樣不只靠經驗,更重要的是心態。再乖巧的動物,到了診所也難免有脾氣,雖然說醫生的主要責任是醫治,但安撫、教育(包括對動物、對動物「家屬」),也是非常重要的。這並非放不放下身段的問題,而是對待動物是否有耐性和包容的心態問題。
  
所謂「醫者父母心」,這句話套在林醫生身上一點也不錯。曾有人帶了一隻狗狗來看林醫生,主人指狗狗抽搐得很辛苦,想讓林醫生為狗狗安樂死,但他堅持醫治,再三檢查後,認為狗狗的病情可挽救,決定把牠留在診所持續治療,最後更為牠尋找到合適的領養者。除了這隻幸運的小狗,診所還曾經收留過幾隻從死裡逃生的毛孩,有的是主人要求安樂死,有的是被帶來看醫生,主人卻一去無回頭,最高峰時「寄居」的毛孩多達六隻。
  
能幫義工多少就多少
    
真有不少動物義工(包括區內和區外)都知道林醫生,這跟他特別尊重義工有關。林醫生說:「拯救動物的義工應受到尊重,他們都是熱心人,而且是最有心的人。義工跟大家一樣,都有工作,都有自己的生活,但他們用自己的時間、精力和金錢去盡力拯救那些看起來跟我們不相干的動物,他們所做的是無私的奉獻。我身為獸醫,知道有這麼一批有心人,我會問自己能做些甚麼?我能做到的就是提供專業知識和技術,去幫助這班義工和他們帶來的動物,盡力提供資源支持他們的善舉。」
   
【夢專訪】夢想成立動物公立醫院的獸醫:生命不分貴賤
林醫生口中的支援,包括曾有義工救了一隻流浪狗,需等待醫治,但沒有地方安置,林醫生便讓狗狗暫住。診所也會提供場地給義工舉辦義賣和領養活動。「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待在診所裡醫治動物,不能像義工這樣出去救貓救狗,但我可以提供一些現有的資源,能幫多少是多少。」
  
夢想成立動物公立醫院
     
「街頭動物是比較難處理的,但這是我最想做的。」林醫生的心願是開設一間動物福利診所或動物公立醫院,那裡有先進的儀器,收費合理。他認為醫療不應分貴賤,生命應受到一視同仁的對待。如果你沒錢,就無法接受治療;你有錢,就可享有優越過人的資源,這是不應該出現的。「香港的動物醫療體系沒有政府補貼,所以人與動物得到同一種病,人可以用公立醫院的服務而得到治療,收費不會太貴,但動物看醫生就不一樣了,收費比人貴好幾倍。這是每個做獸醫的痛點,如果我們得到補貼,動物醫療費就可以低很多了。」
   
【夢專訪】夢想成立動物公立醫院的獸醫:生命不分貴賤
目前看來成立動物公立醫院這個理想有點遙遠,林醫生可做些甚麼?「現在我們可以做的,就是盡力協助義工,能做多少就做多少。隨著人們動保意識的加強,希望這個理想能有實現的一天。其實做醫生最重要的是獲得成功感,我們最開心是看到動物健健康康地與主人一起步出診所,我想這是很多獸醫以此作為終身事業的原動力。」
   

編輯:Stacy

編輯推薦

【夢專訪】照顧26隻殘疾貓貓的女孩:我會陪伴牠們到老!

在整個訪問中,琦琦談家裡的貓時,一直稱自己是「媽媽」,看她注視貓孩子的眼神,我想到「視如己出」這句話,那種對貓的一往情深,一點不假。

2017-03-17 11:00

【夢專訪】八鄉中心小學的貓老師 讓學生關注社區動物

學校附近有個廢置的工場,工場主人養了幾隻貓,但沒有帶貓絕育,後來工場撤走了,主人卻沒有將貓帶走,貓愈生愈多,不時走到學校覓食。一天,老師發現這些來自廢墟的貓,隻隻骨瘦如柴,其中一隻還翻學校的垃圾桶...

2017-06-15 11:25

【港人貓事】年輕情侶開貓舍照顧流浪貓:希望幫牠們找到合適的家

Monkey和Jennifer都非常年輕,難得的是他們對於困在一隅像父母一樣的照顧貓咪甘之如飴。「我們也有娛樂,而且可以有很多娛樂選擇,但這些貓沒有選擇,牠們在街上沒得選,被人遺棄也沒得選。我們可以幫到牠們,算...

2016-12-02 18:05

熱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