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egin Hotmob JS SDK Tag -->

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專訪】蔣敦豪:衝破民謠的殼,我是個搖滾的核

攝、剪:Leo Lau
文:Stacy
【專訪】蔣敦豪:衝破民謠的殼,我是個搖滾的核
新疆長大的蔣敦豪,氣質乾淨得如同那裡的藍天。謙和有禮、清秀斯文的他,吃飯時拿出一包很多港女都熟悉的「飯前消脂素」,笑得特別「萌」:「我沒有很多時間做運動,可最近又被他們(粉絲和經理人)嫌胖了。」
    
大部分人是通過「中國新歌聲」這個節目認識了他。這位第一季總冠軍參加節目前,還在新疆讀大學,學聲樂演唱。他做過live house的舞台助理,甚至還曾試過在火鍋店裡駐唱。
     
【專訪】蔣敦豪:衝破民謠的殼,我是個搖滾的核

【專訪】蔣敦豪:衝破民謠的殼,我是個搖滾的核
「從第一集盲選播出後,我的生活就已經有改變,關注和評價我的人變多了。」從現身到最後奪冠,他一直在爭議聲中步步成長。蔣敦豪以民謠歌手的形象「出道」,但內地的民謠歌手,多少都有點滄桑范兒,甚至有點年紀。「我才21歲,這是可能是我的一個缺陷。因為很多人都認為,對民謠的表達,需要一定的生活歷練和理解。」壓力當然難免,他說,「對我好的壞的評價都有,我會留意客觀的、和音樂專業相關的意見」。 
    
民謠已成為蔣敦豪揮之不去的標籤,不過他更有自己的打算。他說民謠只是讓更多人認識自己的「外殼」,「為了節目效果,要有人物設定,我需要去表現民謠的氣質,讓觀眾通過民謠認識到我」。但他自己摯愛的卻是搖滾和電子音樂(沒錯,不要被他斯文秀麗的外表欺騙):「我希望自己以後的作品,可以結合搖滾和電子音樂。」
  
【專訪】蔣敦豪:衝破民謠的殼,我是個搖滾的核
第二次來香港的蔣敦豪,「很喜歡這裡,覺得很好」。新疆是盆地地形,又是內陸地區,「我從新疆飛到深圳要7個小時,從深圳再到這裡要2個小時」。內陸孩子到海邊,當然感覺很新鮮:「第一次來香港的時候,在海邊坐了很久,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海。」 
   
想讓蔣敦豪透露一些「奪冠」秘訣,例如怎樣從海選中脫穎而出,如何討導師「歡心」。他腼腆地表示沒有特別的竅門,「埋頭做好自己demo」。不過他想了想,又很真誠地補充道:「我只想說,我在實現夢想的這條路上,是走了捷徑的。通過節目,讓更多觀眾認識我、聽到我的聲音。但不是所有人都有這麼幸運。所以我想對那些人說,請繼續做你愛的音樂,千萬不要放棄,總有一天會有人聽到你的聲音,你的努力。我很相信這一點。」 
   
【專訪】蔣敦豪:衝破民謠的殼,我是個搖滾的核

編輯:Stacy

編輯推薦

【夢專訪】Live House執笠 80後蝕錢為教育香港聽眾

Vincent是樂隊主音,開設了這Live House兩年,而在這兩年間,每一個月都在蝕錢。原來的五位老闆,在開店不久後已經剩下兩個,旁人眼中這種苦苦堅持,一點意思都沒有,開店創業不是為了賺錢嗎?耗盡了畢生積蓄,是...

2017-02-17 17:58

【夢專訪】獨立唱作人陳蕾:放棄安穩,尋找自由

陳蕾:「我用安穩換來了自由,或許聽起來是多麼的傻。但又因為這樣的傻勁,讓我認識到一幫肯陪我傻的傻朋友。才發現,原來傻的不止我一個,身邊還有很多人跟我一樣就是傻得不肯向現實低頭。」

2017-02-10 18:49

【夢專訪】香港的聲音 90後配音員:抵不住廣東話的魅力

失去廣東話,感覺就好像被褫奪了文化、像被人支配一樣,有一種不被尊重的感覺。說到底始終是一個地方的特色,沒有了廣東話就不像生活在自己的地方,失去了身份的認同。

2017-03-24 17:05

熱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