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夢專訪】香港的聲音 90後配音員:抵不住廣東話的魅力

「小學時睇卡通片會去模仿,會留意到同一個配音員喺唔劇出現、或者同一套劇演唔同角色,嗰時開始覺得做一啲同『講嘢』有關嘅工作會好有趣」。入行3年的90後配音員Ant外表文靜、感覺怕怕醜醜,沒想到已經為接近40部作品配音,而且演出動畫時的活潑、旅遊節目的認真,完全沒法聯繫在這女孩身上。

神秘的幕後聲音

配音員一向予人神秘之感,到底要上甚麼學科、具備甚麼天賦才可以勝任?「我覺得係後天,因為我係鐘意留意人哋講嘢,睇電視都會去聽啲角色點講嘢,可能因為留意得多,容易啲知道咩發音先係正確。」Ant認為後天比先天重要,她也沒有特別去學,只是喜歡朗讀,小時候會聽老師話向父母朗讀課文,即使媽媽在煮飯,也會走進廚房讀給她聽。

會考之後,不想當侍應、推銷員,想找一些可以「講嘢」的工作,突然想到不如去報導交通消息,就去了一家電台工作,做了兩年parttime。之後曾經做過一份有關本科的工作,做設計的人工不錯,但當興趣變成工作之後,每天要不停畫畫畫,感覺又失去了趣味。當時,有朋友知道Ant喜歡「講嘢」,就告訴她電視台的配音員訓練班正在招生,通過面試之後,還有為期兩至三個月的訓練班,最後班中只有約一半人合格,正式成為配音員。

香港的是配音員 不是聲優

「名都唔同啦,人哋叫『聲優』我哋就叫『配音員』,感覺上呢『聲優』有種perform(表演)嘅意思,但係『配音員』個名似係純粹voice dubbing(配音)dub啲聲上去嘅感覺咯」。Ant覺得坊間要求不算高:「好多時佢哋都唔識得分辨懶音。佢哋聽落幾順耳咁就OK 架喇。」有些人甚至會覺得不是啞巴就可以做到,「聽得明咪得囉」是很多香港人的想法,追求字正腔圓的很多時只得配音員本身。

雖然配音工作不及日本受重視的,但是香港亦有一班愛好者會留意配音員,會研究角色是誰配的、亦會寄小禮物到公司。「我自己都收過一封信,連同佢畫咗我曾經配過角色嘅畫,話鐘意我配嘅角色,都好開心,因為我唔係做咗好耐架咋,有人留意已經好好」。Ant仍然在努力,因為她也是一個卡通迷,所以希望自己能夠配到一個家傳戶曉的卡通人物,就像小丸子那樣。

追求發音咬字是撟枉過正?

做了配音員後聽得最多的問題是:「你聽下我把聲做唔做得配音員?」除了身邊的朋友、連的士司機知道她職業後都會這樣問,但是令人失望的答案又難以宣之於口,只能勉強回應一句「OK 啦…」。其實聲音好聽的人不少,但同時要有清晰的咬字和發音的人實在不多,最大原因是在一般課程中,從來沒有仔細教大家發音、咬字、分辨懶音。所以Ant亦不會要求太多,底線就是不能讀錯自己的名字,因為這是基本尊重。

早幾十年,廣東話經常會混入一些潮洲、客家的口音或用字,現在則是會夾雜很多英文。其實廣東話很能代表香港,它很容易和其他語言混合,就像香港具備不同地方文化一樣,不同時代的廣東話亦展現出當時的社會。但可能因為廣當話始終不是國際語言,只得少數人用,正式課程中最多只有幾堂教講廣東話,大家熟普通話、英文拼音更多,明顯這種母語被輕視了。

Ant亦直認對廣東話有情意結:「無論幾熟普通話、英文都好,配廣東話一定會更加有感情,因為始終係母語,語氣用字一定會更傳神。」如果失去廣東話,感覺就好像被褫奪了文化、像被人支配一樣,有一種不被尊重的感覺。說到底始終是一個地方的特色,沒有了廣東話就不像生活在自己的地方,失去了身份的認同。

編輯:Dustin

編輯推薦

【夢專訪】照顧26隻殘疾貓貓的女孩:我會陪伴牠們到老!

在整個訪問中,琦琦談家裡的貓時,一直稱自己是「媽媽」,看她注視貓孩子的眼神,我想到「視如己出」這句話,那種對貓的一往情深,一點不假。

2017-03-17 11:00

【夢專訪】遲起步跆拳道孖妹 一星期操五日 自費國外比賽

二人在星期一、三、四、六、日都會練習,星期日更會練兩節。「所有嘢都係用時間交換,如果想喺一個範疇裡做得好,唔想普普通通,就要付出時間」。

2017-03-10 20:06

【夢專訪】天文攝影師Mew:香港是全世界最適合拍攝星星的城市!

“喜歡它的安靜,有足夠空間令我思索。”阿Mew如此解釋尋覓星空的原因,“我算是創作者,面對星空時思緒格外活躍。”當然,那份美更是無人能擋的,正如Mew在Facebook上寫到:“我在星下遊歷,站於天地之間,為的...

2017-03-02 10:55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