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發緊夢

生活不易,發夢才是正經事。一班發緊夢的年輕人講故事。

【夢專訪】Live House執笠 80後蝕錢為教育香港聽眾

文:Dustin 攝、剪:Ming
Vincent是樂隊主音,開設了這Live House兩年,而在這兩年間,每一個月都在蝕錢。原來的五位老闆,在開店不久後已經剩下兩個,旁人眼中這種苦苦堅持,一點意思都沒有,開店創業不是為了賺錢嗎?耗盡了畢生積蓄,是任性?是不服輸?
音樂人不是乞丐

自小喜歡音樂的Vincent,去到不同地方旅遊時,都會留意當地的一些酒廊或是Live House,即使是台灣亦有不少這類型的地方。「我就諗,可唔可以自己都擁有一間呢?可唔可以有一間咁嘅舖比我打理呢?」開店的想法自小刻印在Vincent腦中。

2013年起,Vincent組成樂隊在街上表演,閒時就到尖沙咀碼頭Busking,除了得到一班觀眾之外,同時亦認識到一大班表演者,亦是令到Vincent確立開求想法的一個觸發點。「我哋係有啲不忿,我成日覺得,呢班音樂人deserve better,唔只係成日喺街比人話乞衣。」他認為假如在旺區如銅鑼灣,有一些表演平台予表演者,能夠令大眾知道香港除了陳奕迅、何韻詩、容祖兒之外,還有很多人在創作很好的音樂而沒有人認識。而這想法得到不少音樂人支持,在這兩年間甚至免費來到演出。
香港人不懂得做好觀眾

「大部分嘅香港人都唔係好觀眾,佢哋習慣睇Show時玩手機、傾偈」Vincent直認他們會趕客,在每次演出之前,他都會向觀眾作出提醒,要將手機調教至靜音,通話時要到露台。但如果遇上一些沒有禮貌的客人,高聲談話不斷示意都不理會,如此不尊重音樂人,唯有請他們離開,為此Vincent得失了不少客人。

Vincent認為這種趕客正是他們的存在價值,他們教育觀眾,適當時候要給掌聲不要發呆。「笑多啲唔好掛住玩手機,俾多啲表情、多啲愛心」即使不是正式演出,日常的Open mic開放給客人隨意上台唱歌,Vincent亦堅持要尊重台上的人,有時更會表達一些音樂以來的訊息,每每令觀眾放下拘謹,兩年來撮合了不少朋友和情人。
到了該放棄的時候了嗎?

在去年的11月,其實已經沒有錢交租,Vincent在當晚最後一場表演宣佈結業,那料到有一名女士提出要籌錢替我們交租,就在當晚,30多位客人籌了近3萬元。「真係好感動,我以為香港人都係自私,其實冇人需要拎錢去幫一間唔係親生仔開嘅舖」。能夠報答客人的就是努力經營下去,但可惜,雖然虧蝕一路收窄,但一年多來仍然未有盈利。所以這間Live House只會營業到3月中,因為在3月尾合約完時,就要交回單位。

「魯莽我係承認嘅,但是後悔就冇。我諗如果我第日會結婚生仔,呢個係一個好美好嘅故事去講比小朋友聽:爸爸係一個Dreamer嚟架!所以我唔會後悔。」Vincent認為玩音樂的人好少會後悔,而夢想是要很頑固的人才可以繼續走下去,他就是那個很頑固的肥仔。
回歸平淡?

驚!當然驚!我已經27歲即將28歲,呢個決定好重大,要再睹兩年黃金時間,係唔容易嘅決定,但係我會再博一次,堅信音樂嘅力量。係驚,但係仍然會去。」很多人都說男人30歲前要站穩陣腳,Vincent希望在30歲前「博多舖」,而即將清拆的這舖頭,陪伴Vincent及客人不少難忘的夜晚,未開始拆他已在擔心,「我暫時唔敢去幻想,因為我係呢度嘅船長,我係唔可以瞓低,到拆哂所有嘅時候應該會痛哭返24小時」。

用了兩年青春,耗盡了積蓄,試過、失敗過,夠了吧?但是Vincent卻仍打算再試一次,即使失去了地方,不代表連精神也失去,因他相信曾經來過的人,都會想悍衛這裡的價值觀。目前他們已經沒有資金,但仍在尋找合伙人,希望可以在另一個地點,延續這裡的一切。

編輯:Dustin

編輯推薦

【夢專訪】獨立唱作人陳蕾:放棄安穩,尋找自由

陳蕾:「我用安穩換來了自由,或許聽起來是多麼的傻。但又因為這樣的傻勁,讓我認識到一幫肯陪我傻的傻朋友。才發現,原來傻的不止我一個,身邊還有很多人跟我一樣就是傻得不肯向現實低頭。」

2017-02-10 18:49

【專訪】從酒精上癮到非跑不可 鄭素素:身為跑者的幸福

見到跑者鄭素素之前,已拜讀過她的文字,樂觀、直率又晴朗,以為是高大健壯的運動型女仔。見面才發現她身形單薄嬌小,但肌肉結實、神采飛揚。讀過她的文字和專欄的人可能知道,素素曾有 「酒精上癮 」的問題,但...

2017-02-08 13:33

【專訪】芬蘭Blogger:姨媽姑姐並不重要 只有你才知道自己的想法

新年剛過去,與姨媽、姑姐、親戚拜年的時候,各位年青的朋友應該都被他們「關心一番」。到底他們所問的「返緊咩工」、「搵幾多」,還是做想做的事更為重要?「寄居芬蘭」專頁的Jessica就說:「只有你才知道自己的...

2017-02-02 12:12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