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旅者誌

愛旅行的人很多,但他們才是世界的探索者。

【專訪】芬蘭Blogger:姨媽姑姐並不重要 只有你才知道自己的想法

圖文:Wing(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新年剛過去,與姨媽、姑姐、親戚拜年的時候,各位年青的朋友應該都被他們「關心一番」。到底他們所問的「返緊咩工」、「搵幾多」,還是做想做的事更為重要?「寄居芬蘭」專頁的Jessica就說:「只有你才知道自己的想法。」

【專訪】芬蘭Blogger:姨媽姑姐並不重要 只有你才知道自己的想法

在2017年的今日,社會看似開放了很多,會接納很多新事物,年輕人可以走出固有的框框,自由地做自己喜歡的事,可是到頭來卻會被人貼上標籤,被當作是個怪胎,去了芬蘭定居兩年的Jessica大概就是一個例子吧。

在訪問開始前,Jessica從袋子拿了一條巧克力送給小編,說是芬蘭最有名的巧克力,在去年年尾發現它在便利店有售,笑言當作是見面禮,讓小編嘗嘗味道。

【專訪】芬蘭Blogger:姨媽姑姐並不重要 只有你才知道自己的想法雖然在便利店只售20款中的其中3種味道,不過它們的味道也足夠讓人回憶在芬蘭的點點滴滴。

幾年前,Jessica剛剛學士畢業,「本來不喜歡這一科,只是考完A-Level,成績分數不高只能夠選擇這科而已。當覺得讀完4年的課程之後,不做相關的工作好像好浪費,於是別人做,我就跟著做,做了半年到一年左右,覺得不適合自己,於是就想轉行。」

畢業生當中亦有相反例子,Jessica的同學在畢業後就馬上到芬蘭讀書,除了證實了到芬蘭讀書是免費之外(小編溫馨提示,早前當地通過法案,從2017年秋季開始會向歐盟及歐洲國以外的外國留學生,徵收最低為1500歐元的學費),看到她的Facebook經常更新靚相,多數都是陽光、草地,空間感非常足夠,於是她就決定要飛往這本樂土。

很多人與小編有相同的疑問,就是到底如何申請呢?Jessica就話其實非常簡單,只要在搜尋網站打「Study in Finland」就可以,所以她對好多人的詢問表示不解。

只要打開搜尋頁面,就看到其中一項寫著「Where to Study」,你就會看到芬蘭的各個城市的大學,並會告知申請需要準備的文件以及截止日期,多數都是12月至2月。

【專訪】芬蘭Blogger:姨媽姑姐並不重要 只有你才知道自己的想法這個網站包含不少芬蘭的留學資訊,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上去看看!

從職場人變成芬蘭大學學生

誰不知道香港有碩士讀?選擇離開香港,到芬蘭讀書,亦因為想要逃出香港的教育制度。「香港的課程需時一年,時間緊絀,學費較昂貴,在這段時間內必需完成課程和論文。感覺就好像在讀中、大學,同樣只是著重結果,所有東西都是以目標為本,要用最短的時間完成。」Jessica說到這些不是她想要的東西,她想要的,是感受從小到大都沒有享受過的學習過程,那一年都不是學習新的知識,一年做如此多事,就好像罐頭一樣,用最短的時間換回來的學位,要幫你找到一份找到好多錢的工作,否則好像文科、藝術科是沒有用的,一定要做一些找到錢的工作。

正所謂「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兒女出社會工作一年後,就說要到芬蘭讀書,父母當然就非常擔心,不過這並不是一個困難,「與家人最重要的是溝通,「為什麼他們會覺得不OK?」、「他們有什麼心理障礙?」,可能他們只是擔心你沒有自立的能力、怕你回來找不到工作、沒有足夠的錢」Jessica認為有時當事人是礙於香港傳統的思想,好像假如不給家用,就會覺得對不起家人。

【專訪】芬蘭Blogger:姨媽姑姐並不重要 只有你才知道自己的想法芬蘭無論哪一處,只要輕拍一張,就像畫一樣。

家人只要好好的溝通,就能通過議案,之但係,朋友、姨媽、姑姐、三姑、六婆當然就不會輕易放過你。多數他們都會因為「為你好」,而將他們的想法加諸於你身上,「他們多數一輩子沒有長時間離開過香港,會覺得你無故辭工,去讀兩年書,很『離地』,他們會問一些很實際的問題,好像『你不是讀專科,回來做普通的工作,為什麼要去讀書?』,或者會說『父母多年供養你讀書,不如將錢留來供養他們。』」

面對這些說話,Jessica就認為可以聽完就算,無需介懷,「因為只有你才會知道自己想怎樣,可能你會覺得出社會工作一年很辛苦,想Take一個Break,但是其他人不會理解,只會覺得『一年就受不了,要去玩?』」只有你清楚自己的想法,好像想到哪裡、想去多久。

當時20多歲的Jessica沒有供養父母與及供樓的重擔,想到芬蘭留學的她就決定以漁翁撒網式行事,向三間還未截止的大學報名,「由於芬蘭不是一個很大城市的地方,所以我當時選擇了算是較接近首都Helsinki的Vaasa其中一家大學,Vaasa往首都的車程需時約4個小時。」芬蘭很大但人口很少,一個如此大的國家有550萬人,多個城市,每個城市的設施和結構都很簡單。

【專訪】芬蘭Blogger:姨媽姑姐並不重要 只有你才知道自己的想法這家就是Jessica就讀的大學,她留學的城市內國際學生多數來自中國、台灣、馬來西亞及中東國家,沒有在這遇見過香港人。
 [1] [2] 下一頁

編輯:Wing

編輯推薦

【專訪】90後紐西蘭Blogger:剛畢業反正是白紙 唔怕回港搵唔到工

早前在社交平台上,看到不少黑袍與四方帽,才想起來到畢業的季節。歌有唱過「畢業變成失業」,聽起來就覺得灰,不過畢業是否代表要馬上投入求職潮?「小朋友們打工去‧紐西蘭歷險記」專頁的Suki和Yoyo的冒險故事...

2016-12-14 14:51

【專訪】德國Blogger:工作假期解執著 大談德國打工見聞

在啤酒節期間,不少香港人大飲特飲,大口大口食肉腸!你覺得「慕尼黑啤酒節」會看到很多德國人?That’s nono!不如就等「~瘋人鋒語-德國工作假期後的世界流浪~」專頁的阿鋒說說他眼中的德國。

2016-11-01 18:18

【專訪】80後韓國Blogger: 逃出忙碌香港 體驗韓式工作假期

近年韓風盛行,哈韓一族數目大增,甚至有不少年輕人都決心到當工作假期和留學,香港人到泡菜國生活會是怎樣?不如就聽「Korean Round Table旅韓記-韓國窮風流」專頁的Joyce談談她的韓式生活體驗。

2016-09-23 18:26

熱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