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您當前的位置:生活 > Alman Li 正文

Alman Li

攝影師、運動發燒友,最愛遊走於山野大自然中。常獨自上山下海,拍攝不一樣的香港。

【型男攝影師 | 行山記】尋覓屯門「香港之心」 遊覽隔世灌溉水塘

掃描QR Code 分享到WeChat ×

圖、文 | Alman Li
    
幾個月前帶大家遊走新界華山,山下有一個隱世灌溉水塘山雞湖,大家記得嗎?提起山雞湖,大家應該記得,這名字的出處是我的畫家朋友 Kay Wong。而今天我們一起踏足屯門,遊覽另一個隱世灌溉水塘……
      
「很多人想知道『山雞湖』的原名是甚麼,但舊地圖或舊報章也沒有記載,我後來從當地老村民口中才知道,但只不過是當地人的叫法,沒法證實是確實的名稱。後來,我和一些行山前輩談起這事,發覺香港很多地方名稱在不同時代有不同叫法,例如先前介紹過的麻雀嶺,現在變成紅花嶺。此外,屯門曾經改名『青山』,然後若干年後又改名『屯門』。若沒有尋根探源的精神,很多有趣事都會被忽略了。」
       
另一例子,就是今天我們遊覽的灌溉水塘,幾十年前的名字讀音一樣,寫法不同,大家能夠猜到嗎?
        
「等等!我們今次的目的地並非灌溉水塘,而是我幾天前發現的新景點!」吓,屯門也有新景點?我只想到近期打卡大熱的屯門大峽谷!
      
「當然不是,近期大峽谷已經不斷重複又重複出現在各大傳媒,大家應該看厭了!我們再介紹大峽谷的話,讀者們應該輕則抱怨,重則罷看你的專欄!說回今次的目的地吧,幾天前我乘搭交通工具時,無意間看見遠處山腰隱約有一個細小的心形,令我立刻想起著名的『香港之心』。」
  
幾星期前的一期,我和毅行界的「神人」神秘人一起操山,曾經介紹過「香港之心」。我說:「『香港之心』早有聽聞了,但⋯⋯ 大家說的『香港之心』不是在西貢嗎?」
      
「和西貢那一個不同,這個『香港之心』並非以光影構成,而是依靠攀附在岩壁上的植物,形成『心』形狀,所以幾個月後,當植物的形態不同時,這顆心就會消失。」
      
因此我們二話不說,就找一個空閒和晴朗的下午,在山野裏尋找屯門「香港之心」。要近觀這個「心」,先要走走一個頗隱世的灌溉水塘!對了,剛才問大家的問題,哪個灌溉水塘的舊名字與新名字讀音一樣但寫法不同?
      
【型男攝影師 | 行山記】尋覓屯門「香港之心」 遊覽隔世灌溉水塘
 洪水坑灌溉水塘下游水壩。
      
答案是「洪水坑灌溉水塘」。當我翻查舊報紙和舊地圖時,發現七十年代以前,洪水坑的「洪」是寫作「紅」,而七十年代時寫作「虹」,八十年代才稱作「洪」。至洪水坑下游的洪水橋,同樣是寫作「紅水橋」或「虹水橋」。
      

【型男攝影師 | 行山記】尋覓屯門「香港之心」 遊覽隔世灌溉水塘
洪水坑水塘的特色是沿塘畔興建的引水管。
 
【型男攝影師 | 行山記】尋覓屯門「香港之心」 遊覽隔世灌溉水塘
引水管從上游把山水引到山下,懸空跨過曲折的下游河床。
     
很少人聽過洪水坑灌溉水塘,但咫尺之外的藍地灌溉水塘卻非常熱門,因為藍地水塘有郊遊設施,也有幾條郊遊徑接駁,所以吸引不少遊人。反觀洪水坑水塘被石礦場阻隔,又沒有正式郊遊徑前往,所以遊人相對較少,可謂「同人唔同命」!兩個水塘都是在 1956 年興建。如果大家年紀「有番咁上下」,可曾記起小學社會科課本提到,元朗是全港最大的平原,盛產稻米嗎?當時的元朗稻米甚至進貢至朝廷的。
    
我翻查當時興建洪水坑和藍地水塘的報章報導,記述了上世紀五十年代,元朗的耕地面積佔全香港的七成,不過當時水資源不足,不但農田,連元朗居民也沒有足夠食水,因此,在 1956 年,港英政府在洪水橋上游興建了這兩個灌溉水塘。
    
【型男攝影師 | 行山記】尋覓屯門「香港之心」 遊覽隔世灌溉水塘
雖然名字隨時間改變,但當我們到達洪水坑水壩時,水塘呈美麗的藍綠色,似乎水塘的景色沒有隨時間變遷。
    
【型男攝影師 | 行山記】尋覓屯門「香港之心」 遊覽隔世灌溉水塘
假如大家環湖一周,就會看見小小的瀑布,潺潺流水,格外幽靜。
      
不講不知,洪水坑水壩只是花了一年時間就竣工,相比今時今日區區一個小形工程也要花幾年時間去完成,簡直不言而喻,大概因為過去不用層層審批,也不用理會地區人士及反對聲音。而且工程目的更加不會引起「官商勾結」、「盲搶地」的嫌疑。
      
 [1] [2] 下一頁

你可能喜歡

熱門評論

為橙新聞OrangeNews「讚好」 ×
橙新聞 每日發現新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