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您當前的位置:三點三 > Alman Li 正文

Alman Li

攝影師、運動發燒友,最愛遊走於山野大自然中。常獨自上山下海,拍攝不一樣的香港。

【型男攝影師 | 行山記 】探訪長洲 揭開著名「鬼屋」之謎

掃描QR Code 分享到WeChat ×

    
圖、文 | Alman Li
   
今期走遠一點,到長洲走一轉。
       
記憶裏我每隔幾年才會到長洲一次,最遙遠的是中學時代。也許大家和一樣,每年總會有一兩次到離島宿營露營的例牌節目,當中當然不少得長洲。如果大家年紀「有番咁上下」,一定會聽過長洲東堤這地方 。若東堤是香港人的集體回憶,那麼,土生土長的長洲人又有怎樣的集體回憶呢?
      
我經朋友的介紹認識了一對長洲土生土長的爺孫。這個晴朗的早上,我和他們坐在距離張保仔洞不遠的士多,一邊飲汽水、一邊聽老爺爺娓娓道出另一處陰沉恐怖的地方 ——長洲西園。
    
「我小時候已經有西園這地方了,」這位六十多歲的老爺爺對我說:「小時候,我經常和一大班小朋友跑到墳場玩,墳場不遠處是一間佔地很大的大宅。我從鐵絲網偷偷望進去,裏面是廣闊的農地和豬欄,入夜後黑沉沉……」
  
然後老爺爺的孫女小君接着說:「從小到大,可能我是女仔關係,屋企人從來不准我到墳場那邊玩!後來我搬到市區,每個月總會回到長洲一兩次,西園仍是重門深鎖。」
     
老爺爺說:「這地方很大,從門口的小山一直伸展至海邊,看上去有幾千呎地。不記得又過了多久,裏面沒有養豬種菜了,唉,這麼大的地方,沒有理由任由它空置吧?」
     
至於我,為甚麼會和這對爺孫談起來呢?事緣是自中學東堤宿營後,上一次來長洲是為了探尋著名的長洲界石。
    
【型男攝影師 | 行山記 】探訪長洲 揭開著名「鬼屋」之謎
西園正門和幾十年前沒有分別,只是重新髹上漆油,古樸風味絲毫不減。
       
【型男攝影師 | 行山記 】探訪長洲 揭開著名「鬼屋」之謎
入園後轉身一望,是古色古香的庭園。
      
【型男攝影師 | 行山記 】探訪長洲 揭開著名「鬼屋」之謎
長洲一號界石,上面清楚刻上 B.S.、No1、ORDCE、No. 14、1919。    
    
長洲界石一共有 15 塊,分散在島上不同地點。在 1919 年,香港政府發出法令「Ordinance No.14 of 1919」,在長洲島上規劃界線及豎立了 15 塊界石,規定在界石南面建屋時必須向政府申請。
      
雖然 15 塊界石為首的一號界石有文獻清楚記載位置,但歷年來都尋獲不果。至大約兩年前尋獲一號界石的消息傳出後,我和小君聯絡,這位地道長洲人立刻告訴我:「那界石在西園翻新工程時發現了。」托長洲界石的緣,我有幸「深入」了西園,揭露了這幢大宅的秘密!
    
這天我站在西園門外,大木門髹上鮮紅,兩旁是青綠瓦磚,散發很濃厚的中國民間大宅色彩。一踏進大宅,看不見老爺爺所說的農地和豬欄,而是佔地廣闊的翠綠草地,樹木整齊排列在石板路兩旁,路一直通往樹林,隱約看到一群羊在走動。
       
從大門旁邊山崗走下來的是園主後人羅先生。和他談起別人對西園的印象,他風趣地說:「每個人都說這裏是鬼屋,叫孩子千萬不要走近,鬧鬼的傳聞越傳越廣。其實這裏是我家的祖屋,長年有人居住呢!」
       
羅先生的一家本來在上海營商,日本侵華時從國內逃難到香港。當時羅父在香港得到一班朋友幫助,漸漸建立事業。後來,當年曾經幫助過羅氏一家的朋友告訴羅父,在長洲有一戶人家,戶主出海後失蹤,遺下孤兒寡婦和一片田地。於是,羅父為報答恩德,就把那片田地買下,把錢接濟了那對母子。
      
「祖父喜愛耕種,就把那片田命名西園。當時我年幼,對那時候的記憶頗模糊,但知道那是長洲的一樁大事,政府甚至把西園外面的路以我祖父的名字命名!」
       
【型男攝影師 | 行山記 】探訪長洲 揭開著名「鬼屋」之謎
西園正門外是贊端路,以園主羅先生祖父命名。
       
後來,羅父忙於九龍的生意,只是間中到長洲度假。「可能鄉下人習慣入黑就睡,沒時開燈的習慣,所以本地人就以為這裏是鬼屋,哈哈!」
        
 [1] [2] 下一頁

你可能喜歡

熱門評論

為橙新聞OrangeNews「讚好」 ×
橙新聞 每日發現新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