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您當前的位置:三點三 > 旅者誌 正文

旅者誌

愛旅行的人很多,但他們才是世界的探索者。

【專訪】澳洲Blogger:工作假期好寫意?短短一年如經歷一生

掃描QR Code 分享到WeChat ×

圖文|Wing(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這個年頭,聽到別人去Working Holiday好像已經不是新鮮事,最常去的大概就是澳洲,「去農場打工,挺寫意吧?」,如果你還對澳洲工作假期存有幻想,你就要聽一聽「有故事的旅人」專頁的Jacky分享。

說起Jacky去澳洲Working Holiday,已經是5年前的事,當時是他畢業後進入職場「在修讀大學是讀酒店的,那時候已經想去Working Holiday,但想著要工作一年,儲點工作經驗才去。」後來他找到一份物業管理的工作,漸漸有一種不知道自己工作了為了什麼的感覺,於是就決心要起行。

為什麼選擇澳洲?因為最容易申請!

Jacky說到在澳洲裡最享受的時間,就是在Fraser Island上的一間Resort工作,因為可以免費到水質清澈的湖玩樂,沒有人的時候完全是私家泳池。

「申請澳洲工作假期一定會批,因為好像日本等等的地方都有名額,要寫文等等,當時的選擇又不多,於是就選擇了這裡。」Jacky說那時候,是先到澳洲再找工作,因為需要有當地的身份證明文件與及地址證明,僱主才會請人,「好難在香港先找工作,否則那些多數都是黑工。」

到了當地三個星期,到處尋覓的他就找到第一份工作就是在農場挑蘋果,所說的就是在蘋果樹的每個莖上面都會幾個蘋果,如果繼續這個情況下去,它們就會搶養分,加上重量又未必支撐到莖,所以就要在五至六個中選剩一至兩個較好的。看起來挺容易啊!的確不用花太多精神,一棵樹,幾分鐘便能完事。


在與世隔絕的National Park 的Resort工作,能欣賞靚景,寓工作於娛樂。

的確挺寫意的,這樣的大概生活就過了兩日半。第二天,同行的兩三個台灣人已經被「炒魷魚」,到第三日,負責人就讓他們快點完成手頭上的工作,再到第二個農場工作,在這個時候,就有事情發生了,「到午飯時,負責人就跟我們講,其實沒有第二個農場,做完的話就可以走,叫我們做得快點的原因,其實就是不想多付一點工資。」

當時就只剩一排的蘋果樹,十多二十個打工的朋友仔就決定來一次「另類報復」,就是將所有蘋果都拔出來,不幸之中的大幸,大概是能收到工資吧。

種族歧視嚴重 無理要求多多

在澳洲,Jacky總共打過12份工,有時甚至是一天做夠3份工,包括有House Keeping、在澳洲嘉年華會Royal Show當「Head Chef」、在餐廳洗碗等等,「皆因小鎮或者較荒蕪的地方,你根本就無事可以做,有人請就會做。」雖則工種很不同,但只要亞洲人在澳洲工作都會遇上同樣的事,就是被歧視。

所說的「Head Chef」就只是炸薯條、炸冬甩,但Jacky覺得是很有趣的體驗。

亞洲人的時薪是15澳幣,外國人就17澳幣,為什麼,不能問為什麼,不做就算。

有冷氣的工作地方,站的都是外國人,一個亞洲人都沒有。

Jacky在Fraser Island一間Resort裡頭工作,就曾經遇過這樣的事。「有亞洲同事就這種遭遇投訴過,得到的回應是『你不想做就走吧,無任歡迎!』你就知道發生什麼事了。」無論是在公司還是街上,都會被罵作「Fuxking Asian」,雖則Jacky說經過那段時間之後,已經習慣性了,沒有感覺了,歧視確是比他想像中更為嚴重。令他覺得最難捱的,是擔當一間Apartment的House Keeping,初時都還能應付到一間屋裡三四間房的工作,「因為在當地有不明文規定,普通酒店房一定要兩個人一起做,大套房就四、五個人做。」

平時在澳洲一個人生活,能遇到同路人當然就最開心,這班就是與Jacky一起生活得最長時間的夥伴,一班人從Fraser Island玩到Gold Coast,是他最快樂的日子。

後來公司來了一個嚴重種族歧視的經理,惡夢就開始了,除了讓他與另一個韓國人做多於負荷的工作之餘,更愛在雞蛋裡挑骨頭,「我以前都讀過酒店,知道有些水痕乾了,會變成『萬年污濁』,是要一年大掃除才可以清走,但經理要我即日清走它,否則又被罵。」之後發生什麼事,大約都估到,就是做了一個月左右被「炒魷魚」。

 [1] [2] 下一頁

你可能喜歡

熱門評論

為橙新聞OrangeNews「讚好」 ×
橙新聞 每日發現新鮮!